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摊牌
    ,!

    何之韵发现小花和闹腾变了。不是变坏,而是变好了。这还是那俩笨的要命的家伙吗?

    这俩货以前什么德行她是最清楚不过了,闹腾啥时候说话这么有条理了,小花啥时候变的沉稳了,来到杨家才几天的功夫,俩人身上的混子气息少了,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开始形成。

    她不相信这些好的改变是那个登徒子大坏人的影响,可想到自己身上发生的事,就更想不通了。

    她应该恨那个坏人,恨到想一刀子抹了这小子,可为什么想象里都下不了手了?

    连日里做梦,不是噩梦,是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的大坏人骑着高头大马,披了红绸子来迎亲,自己不但不恼他,反而满心欢喜的藏在盖头里痴痴的笑了。

    心安理得的拜天地,然后就被送进了洞房。洞房里所有东西都红彤彤的,龙凤大蜡烛烧的正旺,噼噼啪啪的声音都听的真切。

    大坏人走进来,就开始给她吟诗,句子记不住了,但是记得那些诗词让她听的心里痒痒。

    金枝子掀了盖头,四目相对柔情脉脉,后边……每次梦到这里她就羞臊的身子发热,转醒过来。

    何之韵的娘亲走的早,是师父带大的。师父总说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都是该杀千刀的,可是日落的时候,师父总是看着天边烧红的云彩发呆。

    不知道那一抹火红让师父想起了什么,总是会流泪,总说是风吹进眼睛才迷了眼。

    她十三岁的时候师父就一个人走了,把她送到了山寨里磨练本事。

    寨子里的男人,确实像师父说的一样,又脏又臭,粗陋无状,都是臭男人。

    以前总觉得读过圣贤书的男人斯斯文文的,一定是好的,要不然读书的人怎么那么少?

    后来就认识了姓杨的这个大坏人,跟她以前见过的读书人都不一样,跟山上那些臭男人也不一样,他是好的还是臭的?

    小花见二当家的抬着眼珠子在想事情,想的入了迷了,一碗加了酱油葱花的拌豆腐在她眼前晃了晃,才给她招回神来。

    “二当家的,尝尝俺做的豆腐,可香呢。”

    何之韵收回了思绪,看着碗里那块晶莹白嫩的豆腐,这是小花做出来的,按照那个坏人的法子,小花这样的粗汉都能做出这么细致的豆腐了。

    唉,怎么又想起那个坏人了?何之韵望着眼巴巴等着她回应的小花和闹腾,缓缓的说道:“我们三个可以留下来,大不了我把实话去给姓杨的说,他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可是山上的那些人怎么办?管咱们三个吃饭也许他不会在意,可是四十几张嘴就不一样了,他能管的了吗?他又愿意为了我去管吗?”

    小花和闹腾对视了一眼,也是犹豫,他们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没说出来。现在困难摆在面前,他们俩是没有那个智慧能想出解决办法的。

    夏日里天长,一更三刻,太阳才渐渐躲进了天边的群山里。天依旧明亮着,一天里积攒的热气开始渐渐散去,几只红色的蜻蜓拍打着翅膀在花园里飞来飞去。

    知了还没有歇息的意思,断断续续迎着丝丝微风抱怨它们来得稍晚了一些。

    吃过了晚饭,杨怀仁就被何之韵约到了后院小谈,就在辣椒苗圃的前边。

    看着杨怀仁仔细的察看着辣椒苗,脸上还挂着欣慰的笑容,何之韵才开始觉得这些小苗苗确实对他来说很重要,但是跟她要找的那件东西无关。

    要坦白自己欺瞒别人的事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内心难免有些愧疚,对他知道之后的态度难以猜测,于是就开始欲言又止的踟蹰。

    可没等她开口,杨怀仁先说话了。

    “住的还习惯吗?前几天的事,是我鲁莽了,今天正式向你道歉。”

    何之韵听完了这话觉得更难以开口了,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古井无波,正经的时候还是有些儒雅之气的。

    杨怀仁从背后掏出一本书来,递到她面前,“你是找这样东西吧?”

    “我……原来你知道了。”

    被人家识破了,何之韵面色尴尬,原来这些天他都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背后里一定笑话自己蠢了吧。

    “我知道啥?我啥也不知道。有些事,不是我这样的普通人能知道的,我也不想知道。”

    杨怀仁笑的很苦涩,“其实我真的希望你就是我那个未过门的妻子,何之韵。”

    何之韵一惊,像弄明白他这话的含义,难道他……

    想到这里,心里小鹿就不安分了,胸膛里被搅的燥热难耐,呼吸变的困难起来,但是,为什么还有一丝欣喜?

    “那八百坛酒对别人来说也许是好东西,对你我来说,就是祸根,是悬在脑袋上的一把利刃。

    我买下随园的第一天,就知道这里边的利害了,还多亏徒弟告诉了我那些酒的缘由。

    知道之后我就睡不着觉,我怕,我怕我因为那些不该出现的东西死的不明不白。

    于是第二天我就把那些酒倒进了随园的鱼池里,酒坛子都砸的粉碎,铺了地,抹了墙,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来搅扰我的精神。

    也是我运气好,接下来就下了大雨,鱼池子里些许的酒味也没有了。

    有一个酒坛里倒出一卷油纸包裹的书,就是你手里这本。我看了三天才弄明白这是一本官职买卖的账本,要不然差点就进了茅房。

    记录的什么我不清楚,但知道一定不是好事。你就是为了这本书而来吧?”

    何之韵愧疚的点点头,“有人出一千贯让我来取这件东西。”

    “一千贯?呵呵,没想到一千贯就差点让你我没命。

    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一定是迫不得已,背后一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但是这一千贯钱是催命的,你拿不起。我劝你把东西给那个真正想要的人,钱就别拿了,你需要钱做什么我不清楚,但这钱我可以给你,区区一千贯,我还不放在眼里。”

    视钱财如粪土的男人,总是那么有魅力,何之韵眼里的杨怀仁忽然高大了几分,落日的余辉里仿佛周身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祝我生日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