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山寨牛肉面
    ,!

    一道好菜做出来,关键无非在于两点,选择最好的食材以及做这道菜的大厨的技艺。

    杨怀仁对自己的技艺很自负,就像一千年后未来的人开着能在天空中飞行的各色盘子,十分好奇的藏在云彩里,偷看我们因为开上了四个轮子的小汽车就沾沾自喜。

    而食材,大宋已经算是丰富,我们的祖先一向以天朝上国自居,自秦汉开始,来自八方的蛮族四夷就不远万里的拿着自家的宝贝来到我们的地界,换取真命天子们的封给他们各色的头衔,即使他们受了封也没弄懂这名头到底是什么。

    然后我们就开始自诩我们生长的这片土地是多么地大物博,无论什么东西来了都能在这片土地上发芽,扎根,生长,并不断地繁衍。

    但是杨怀仁所拥有的,眼下是这些自负里所不能拥有的,比如他自己的身体**后养育的这几株植物,大多来自地球另一端的美洲。

    杨怀仁的愿望里,自己能拥有一个农场,去让这些蔬菜和作物去繁衍,好让自己的厨艺能有更广阔的发挥空间。

    南阳郡王卷着铺盖,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让他无限眷恋的东京城里的繁华。

    王府里堆积如山的金银被自己的侄孙打劫一空,为了在瘴气横流的山林里生存,不得不变卖兄弟赏给他的田产,这些是小皇帝不能也不敢去抢的。

    京西南涡河沿岸的这座庄子,占地超百顷。听上去好像很大,但其实能用于种植粮食的农田不过一千三四百亩而已。

    另外七八百亩河滩虽说也可以耕种,但遇上涡河丰水之年,会被淹没成一片汪洋。庄子上的庄户宅子只不过占去四五百亩,庄子后边六七千亩的荒山只生长了些稀疏的乔木。

    被赶走的郡王急着变卖,本来三四万贯的农庄折了半价两万贯出售,却还是没有人出手。

    清贵的人不愿意跟这位贪财王爷扯上关系,有钱无势的人还在观望,最想买下这块土地的杨怀仁却暂时没有这么多钱。

    新来的几个伙计都是老实人,也接触不到厨房的秘密,杨怀仁给他们开的工钱比那些大酒店和名楼还高出三成,他们自然也更卖力工作。

    厨房里新来的四个厨子开始也算小心,每个人把自己的十几道拿手菜写进了菜单,供应那些腰包丰腴的顾客,这些人总满足不了每天一碗的牛肉面,总要上二楼再吃喝一番。

    只是四人对肉汤特别感兴趣,甚至拿来当水喝。肉汤本来就是给面条加卤的,喝多了自然齁得慌,齁得慌了就再喝水,水喝多了就总跑茅房。

    杨怀仁就一副关心员工的样子出来问,“哥几个是不是那个啥有点虚,是不是去找惠民堂的郎中瞧瞧,据说孙郎中是专治不孕不育的行家。”

    叫曹安的麻子脸是四个人中年纪最大的,十余年厨行里摸爬滚打的经验,让他对自己的味觉绝对的有自信。

    后来归雁楼也推出了牛肉面,几天后,又有三家大食肆陆续推出了自家特制的牛肉面。

    羊乐天配置调料包和熬老汤都是和自己人一同完成的,从来没有给那四个小偷任何机会,这一点杨怀仁对他很放心,这些店出品的牛肉面只不过东施效颦罢了。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不过有一点杨怀仁必须服,人家比随园卖的便宜,便宜的也不多,一碗四十文,就比你便宜十文。

    同行业竞争,某些时候价格差异是会抹平一些质量上的差距的,后世各种“山寨机就是牛”的事情更是印证了这一点。

    于是东京城里出现了一群“跑酷”一族。

    第一站自然是随园,每天天不亮烟牛哥哥就去门口发竹签子,他还很享受这个差事,也许是以前总克扣他工钱的工头如今也好这一口,虾米一样点头哈腰求着李烟牛给他留个号。

    见天早上乌压压一片人,九成都拿不到号,看到分号的烟大个转身回店里,人群就转头跑归雁楼,归雁楼没座了,才跑另外三个地方。

    杨怀仁这才意识到真正的马拉松比赛其实开始于大宋,这帮天天奔跑的人群成了东京城最近的一景。

    杨家的仆子们就觉得人家也卖牛肉面,早晚影响自家的买卖,要不劝少爷把限量提一提?

    杨家大少爷听罢一笑,伸个懒腰,打个哈欠,才缓缓说道:“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哥就是个传说。”

    有时候,男人的自信更容易吸引异性,蔡河街上不知多少黄花闺女就喜欢这个调调,何之韵这时候就很自然的站到杨大少爷身前宣誓主权。

    羊乐天石头一块,绝对不会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无论曹安暗示了多少次,许诺了多少金银,自家女儿都舍出来了,还是不见那小子有一丝动摇。

    这里撕不开口子,曹麻子又开始打李烟牛的注意,心想这烟厮傻不愣登的,从他口里套出来买了什么香料总该不难。

    李烟牛就因此气得不行,难道我天生长得就像傻子吗?

    照烟牛哥哥的爆脾气,早就想动手了,肋骨起码给这老小子打断三根,因为姓曹的老是在他面前伸着三根手指头,暗示给三根银条子。

    杨怀仁就跟他说不急,肋条子打断了还会再长上,不如打断点别的,但不是现在。

    李烟牛就开始抓着脑袋琢磨该打断点啥,杨怀仁就再一旁看着,不知道烟牛哥哥的脑洞够不够大。

    大宋虽然没有保护知识产权的律法,但是行业里规矩的效力一点不比律法差多少。

    平民百姓的意识里也是很尊重这样的规矩,偷学武功这样的事在任何行当里都被不齿,偷了人家吃饭的手艺,往往跟挖了人家祖坟一样可恨。

    其实杨怀仁觉得这样的规矩有利有弊,虽然保护了自己眼前的利益,但是对这门手艺的传承却是一种故步自封的做法。

    我们祖先的智慧不仅仅是我们现在能见到的这么多,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种孤芳自赏,导致许多富有创造力的东西在历史的洪流中被遗忘了。

    杨怀仁本也没打算自己藏着牛肉面的方子,但是这种蝇营狗苟之辈为了利益来背地里下绊子,他必须“涌泉相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