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鸿门宴
    ,!

    天下所有自以为聪明的人,其实都是蠢人,真正的聪明人反而喜欢默默的把收敛起自己的智慧来,在自以为聪明的人面前越加的装傻。

    老爹就告诉杨怀仁很多次,作为一个厨子,做人要低调,做菜要高调。

    杨怀仁起初觉得自己老爹纯粹是糊弄自己,他还不是一辈子窝在胡同饭馆里做厨子,低调是做的非常到位,没见过他高调过。

    如今他有点明白了,有种事,说的文雅点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说通俗点就是枪打出头鸟。

    随园这种实力的小食庐,弄出的饭食偏偏比那些大酒楼好,这不就是那只翅膀还没长齐,就想飞的更高的小小鸟吗?

    随园卖牛肉面,归雁楼也卖牛肉面,更多的馆子开始卖牛肉面,但是无论这些馆子怎么做,味道总是比起随园的牛肉面差上三分。

    当妒忌积攒到一定程度,就容易产生妒火,天干物燥的时候,就容易燎原。

    这天一大早,归雁楼老板范二娘就领着一帮同行请杨怀仁吃饭,拜帖都下了。

    杨怀仁笑嘻嘻的跟来送帖子的小厮说一定准时赴宴,何之韵就不干了。

    “这是鸿门宴,仁郎不用理会。”

    说话的时候粉拳紧握,仿佛范二娘变成了小人儿就再她手心里被攥的挣扎求饶:“我再也不打你家俏郎君的主意了!”

    杨怀仁就感叹,千万不要惹女人,特别是会功夫的女人。

    好一阵安抚,才跟她说明白一个道理,输人不能输阵,若是不去赴宴,反而教人家小瞧了自己。

    何之韵这种江湖侠女,怎么会不懂得这个道理?好比两个侠客比武,且不管修炼上的造诣差了几万几千里,缩头乌龟是做不得的。

    于是她就说她要跟着去,还说万一人家跟你玩十面埋伏,她也能替杨怀仁抵挡上三五个时辰。

    “我在你心里就那么弱鸡吗?哥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不需要女人来保护。还用你抵挡个三五时辰?其实半柱香功夫就够哥们跑路了……”

    杨怀仁组织万千语言准备证明自己是多么有男子汉气概的功夫,何之韵已经换好了一身男装,一个白衣飘飘的俊俏小书生已经站在他面前。

    女要俏,一身孝。

    单看脸的话,换了男装的何之韵简直就是一个帅气美少年,杨怀仁站在她身边无法不觉得自惭形愧。

    但是你把两只兔子藏怀里,还藏的那么明显,就太掩耳盗铃了,所以,杨怀仁决定安抚一下两只小兔子,然后额头上就挨了个大爆栗。

    捂着生疼的脑门,鼻血又流出来了。杨怀仁心里就暗暗发誓,“迟早让这两只兔子做我爪下亡魂!”

    归雁楼在崇政门内,宝镜湖畔风景如画,五层的飞檐巨厦矗立在一片葱郁之中,在湖面上留下了美丽的倒影。

    燕来楼的管事认出了杨怀仁,裹着腰上来引路。三人移步至五楼之上,宝镜湖的美景便尽收眼底了。

    杨怀仁欣赏着美景,就觉得何之韵说这是鸿门宴有些紧张过头了,这诗情画意的景色里,不吟一首诗太对不起自己这身行头了。

    只见他走到窗边,闭上眼睛一副陶醉的样子,仰头深嗅了一下湖面上吹来的清风,缓缓的把手臂仰了起来。

    派头倒是做到十足,可惜无奈胸中羞涩,并没有多少可以用的墨水。唐诗三百首里搜寻了半天,也没找出合适的句子来。

    杨怀仁偷瞄了一眼堂中坐着的众位掌柜,总不好什么也不说失了面子,于是大声唱到:“归雁楼上景色好,碧水玉树云中鸟。”

    众人侧目,没想到随园的老板这么年轻还如此有文采,强忍着心中嫉妒的火焰,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等待他念出后两句。

    杨怀仁自己知道,他就是瞎扯,前边两句韵律格调只能说凑合,意境是一点儿没有,既然是人家归雁楼老板范二娘做东,下面两句奉承两句也不算失礼。

    “仙人沽酒不归去,停鹤摇琴乐逍遥。”

    “好诗好诗,好一个停鹤摇琴乐逍遥,怀仁兄真是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厨艺就有如此造诣,还作的如此行云流水之诗文,真可谓才高八斗!”

    说话的是一位年纪二十五六岁的华袍男子,手里一把真腊国产的象牙折扇极其精致,头上的束发金冠煜煜闪光。

    “敢问阁下是?”

    杨怀仁脸上堆着笑,心里却偷偷问候了他父母,谁让你长得比哥帅那么多?

    “在下便是这归雁楼的东主,赵頵。”

    赵俊?你姥姥个屯,长得好看也没必要写名字里天天显摆吧?杨怀仁心里有气,这熊孩子,应该叫赵丑,对!就叫找抽!

    何之韵见他脸上变换着各种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偷偷凑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赵頵就是嘉王,这归雁楼是嘉王府的产业,这会怕真是鸿门宴了。”

    这小子是个王爷?杨怀仁心里有点打鼓,按照原来的计划,这帮酒楼掌柜的无非要他分享牛肉面的配方,到时候捞上一笔,好买下那个庄子好发展自己的食材基地。

    但是如果是个王爷,人家有钱又有势,小皇帝都得喊他一声皇叔,这个嘛……不狠狠的宰他一笔都对不起他这么大顶帽子不是。

    “原来是人称大宋第一贤王的嘉王爷啊,您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在下对您的景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既然要忽悠人家,那么就事先把他哄高兴一点,到时候掏钱掏的也爽快,自己拿钱也拿的心安理得,一举两得,各取所需。

    何之韵在他背后听到他把马屁拍的这么又韵律,皱起了眉头,心里怎么都搞不明白这人是怎么回事,正经的时候满身的男人魅力,不正经的时候比那些街头无赖泼皮还要让人讨厌。

    “你脸皮真厚,那么酸的话不知道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面对何之韵的不屑,杨怀仁就来气,做这么多事还不是为了她山上那几十张嘴?这女人咋就不理解我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