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连锁巨头
    ,!

    如果你觉得杨怀仁把牛肉面的配方只卖一家的做法是杀鸡取卵,那么你就错了。

    今天归雁楼上总共来了十三家东京城里的餐饮业大佬,谁不是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了多年的老油子了?

    杨怀仁口口声声说方子只能卖给最有实力的一家,可十三位掌柜的心里都明镜儿似的,这只不过是他一招二桃杀三士的招数罢了。

    如果只有一个能拿到配方的名额,十三家掌柜自然会抢破了头,不断的提升购买价格,最终得利的还是他随园的老板杨怀仁。

    “只卖一家,这怎么可以?杨掌柜不要这么吝啬嘛,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如果在这里为了竞价撕破了脸,伤了和气不是?”

    明月楼的张老板不乐意了,他的声音得到了大家的赞成。

    杨怀仁装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捋着并不存在的胡须说道:“张老掌柜说的在理,还是您老想的周全,若是只卖一家,也不利于这牛肉面的推广。

    但是如果今天在座的诸位人人有份,又怎么保证这份食谱不外传?”

    众人一听人人有份,顿觉不虚此行。

    大家都觉得人家杨怀仁弄出一种新的食物,断不能让人家白送方子,于是纷纷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家可以签协议,杨掌柜的提供食谱,我们一起出一笔钱算是赠仪。”

    “我家今后愿意拿出牛肉面贩售纯利的一成的红利给随园!”

    “对,我也愿意,若是谁走漏了方子砸了大家饭碗,人神共灭之。”

    看着众人群情激昂,杨怀仁长线获利的目的已经达到,站出来说道:“好,就按诸位说的规矩立章程。

    第一,加入这个协议的人,要保证方子不外传,只有今天在座的诸位自家的生意上使用;

    第二,每家一次性缴纳给小弟五千贯的使用费,算是入伙了;

    第三,在座的各位在各州县都有分店,只要是贩售用小弟给的方子制作的牛肉面,牛肉,以及肉汤卤制的卤菜等衍生食品所产生的利润,小弟要拿一成的份子,每年一结算;

    第四,为了保证牛肉面的质量,年底大家一起对各家的牛肉面进行评估,如果有粗制滥造或者偷工减料影响到牛肉面声誉的,或者弄虚作假拿假账糊弄小弟的,取消其下一年使用配方的资格。

    第五,谁要是违反了今日的约定,另外十二家群起而攻之。

    各位掌柜,意下如何?如果不愿意签这份协议的,小弟绝对不勉强,现在就可以走了。”

    都这时候了谁还舍得走?别说五千贯,一万贯也照给不误。一成的份子钱,反正也不多,自己不是还拿了九成的利润嘛。

    至于泄漏配方,那就更不可能了,没有人会砸自己的买卖。

    做假账?不用你查,官府干别的不行,收起商税查起账来,绝对的有效率。

    再说了,你杨怀仁才一成的份子,还值当的跟你扣扣索索那一点儿钱?

    整个宴席上就嘉王赵頵地位最高,自然是他做了保人,大家笑呵呵的立了字据,一人一口气把墨吹干了放到怀里这才算放心。

    事情进行的无比顺利,一个连锁巨头即将诞生。酒席的菜肴还没上全,众人也顾不得礼数了,都要回家给杨怀仁准备那五千贯钱。

    各家有各家的算盘,东京城里大小食肆近万家,能脱颖而出的,谁家不是有几个拿手的绝活,如今能再加上一碗最近火热的牛肉面,那就是锦上添花,画龙点睛。

    各家的买卖,除了京城里的总店,谁家不是在大宋各州县有几十家的分店,听说小小随园一天就卖三百碗,一个月都有近二百贯的纯利,自家生意规模比随园大了十几甚至几十倍,算下来一年至少几万甚至十几万贯的利润。

    给他一成份子,算不得什么,倒是他这么随便就把自己看家的宝贝方子这么卖了,真是天下第一败家子,发誓自己要是摊上这么个败家儿子,头给他拧下来。

    杨怀仁不知道别人把他数落成什么样,还热情的招呼大家明天开始派信得过的人去随园,亲身去学牛肉面整个的制作过程,连写方子的力气都省了,反正他写的字跟狗刨的似的。

    赵頵想劝,可是转念又觉得仁哥儿这是心胸豁达,心中的敬佩又多加了几分。

    降阶相送,礼数做到周全,杨怀仁临走还没忘让赵頵记得早点给他送去那几车画卷和医书。

    看来人家是真的喜欢,赵頵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了才湿润这眼睛感叹道:“相见恨晚啊……”

    何之韵疑惑了一晚上,见身边没人,这才问道:“仁郎,虽说一下赚了他们六万五千贯钱,可是我怎么觉得咱吃亏了呢?”

    杨怀仁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这牛肉面的方子,若是他们想要我们不给,自然处处给我们下套,任凭你我再聪明绝顶,也是日防夜防,防不胜防啊。

    再说我从来没打算把方子藏起来孤芳自赏,让大宋更多的人吃到我做出来的美味,本就是我的梦想。

    你说今天这宴会是鸿门宴,我都没反驳你,因为它确实是鸿门宴,不过最终赚便宜的是咱们!”

    “什么?咱们赚了便宜?方子给了人家,咱家将来的买卖可咋办?”

    看着何之韵替自己着急上火的样子,杨怀仁开始觉得,她终于把她当杨家人了。

    “随园现在规模就这么一点,能做到多大?一个月二百来贯钱,一年也不才两千多贯的盈利。

    就算只卖给一家,你觉得他们最多能出多少,也不会超过六万五千贯的。

    这十三家家底厚实的程度,几代人的积累,不是我们能想象的,有他们去扩展牛肉面的销售渠道,大宋各州县算是能大概覆盖个遍,市场立即就饱和了。

    什么东西都是物以稀为贵,普及了就不那么值钱了,牛肉面的价格会逐渐降下来,利润也会稳定在一个相对固定的低位上。

    他们要做这个生意,我们就逐渐让出来中低端市场来,我们继续做高端精致路线,不还是我们名声最大?

    而且他们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资源,费心费力的一家一年赚个几万贯,但咱们呢?回家种种花赏赏月,不照样一年赚这些钱,而且啥心都不用操,你说谁赚了便宜?”

    何之韵恍然大悟,盯着杨怀仁的小脑袋瓜子,恨不得撬开看看里边到底装的什么东西。

    如果她知道这会儿杨怀仁又在想她那一对小兔子的话,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