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性格决定命运
    ,!

    钱送来的很快,也很早,见过堵着门要账的,没见过堵着门送钱的。

    嘉王府的内侍们送了三大车书画来,堵在胡同口就走不动了,任凭他们怎么叱喝,嘉王的名头拿出来也没见多么好使。

    杨府的仆子们吓坏了,不知道外边什么情况,面对护送银车的彪形大汉,却并没有退缩,扫把木棍,甚至锅铲菜刀都紧紧的握在手里,神色庄重的誓死守卫家主的安全。

    杨怀仁哈欠连篇的从后院里走出来,痛骂着送钱的人群。

    “你们这帮泼厮,就不能天亮了再来吗?”

    来送钱的人挨了骂,杨家仆子们脸上就有光了,天底下谁能像咱家少爷这么霸道,人家巴巴的来送钱还落了不是。

    “排队排队!”

    杨怀仁亲自维持秩序,看到后边送书画的大车,才换了一副笑脸,“送钱的靠边站,送书画的先进!”

    嘉王府的内侍们这下觉得自己有了面子,你们送的钱是臭的,我们送的书画是香的。

    昂头挺胸扒拉开身前运送银车的高壮汉子,内侍们带着骄傲走进了杨府。

    这钱要用来买庄子建设食材基地,是杨怀仁早有的打算,既然留不住,趁着还能烧包,就烧包一把。

    十几个打开的大箱子堆在大堂里,摆成一个圆圈,杨怀仁往中间一站,吩咐仆子们把门户全打开,就等着第一束阳光照进来的时候熠熠生辉的场面。

    此时的杨怀仁眯着眼睛享受着一刻,大有梦想照进现实的味道,既然今天不能睡觉睡到自然醒,那就让我数钱数到手抽筋吧!

    事实证明,银饼子都太重,杨怀仁只不过才数完了两个大箱子,手还没有抽筋,腰就坚持不了了。

    杨母从后堂里走出来的时候还十分端庄,可见了这画面,就又不淡定了,撒开牵着二丫的手就冲进银子圆圈里开始跟儿子一起数。

    何之韵虽然早知道人家来送钱,可对她来说昨天只是个数字,今天可是实打实的银子堆满了一屋,忍不住也扑进来跟未来婆婆和老公一起对着一片银光闪闪顶礼膜拜。

    莲儿指挥着丫鬟们开始封门,烟牛哥哥不知道哪里弄来一把关刀,带领着仆役们站在大堂前边列开了阵势,好似门外排着队的飞贼强盗已经跃跃欲试。

    烧包过了,也爽过了,也抽筋过了,下面的该办正经事了。

    签订牛肉面连锁经营协议的十三家酒楼,都派了各家的子侄亲自来学习,从老汤的熬制到面团的制作,杨怀仁都安排羊乐天去教,而且要教得仔细。

    即使小徒弟还不理解师父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也没有违拗。忍不住想问,可当师父带着自信的笑容拍拍他的肩膀时,他就懂了。

    拜师才一个多月,他从师父身上见识到了太多,从爆肚丝到牛肉面,师父肚子里的做菜的手艺可不仅仅是这些。

    原来带着任务来随园卧底的那几个厨子,这会儿也终于见了天日,虽然在羊乐天面前依旧陪着笑脸,但喘气是明显的轻松愉悦了。

    随园里的人都很快乐,不论是来吃面的还是来学艺的,当然,除了一个人。

    麻子脸曹安愁坏了,自从王爷痛斥了范二娘,归雁楼是回不去了。

    现在无论见了随园的人还是见了杨府上的仆子,扑倒在地就痛哭流涕,挨个的数落自己的不是,只求能留下来有口饭吃。

    烟牛哥哥不愿意搭理他,看见他那张麻子脸就来气。可杨怀仁反倒同意他留下来了。

    “曹安,按说你厨艺不错,没必要看别人脸色做些偷鸡摸狗的事,以后在随园凭本事吃饭,自然不会亏待你。”

    曹麻子听了感动得鼻涕眼泪甩了一袖子,连磕了几十个头,才晕乎乎的去厨房开工。

    烟牛哥哥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杨怀仁,“就这么原谅他了?”

    杨怀仁苦笑。原谅他?谈不上,本来就没恨过他,只不过不喜欢他这种性格的人。

    但是世上的人多了,有的人为人正直,自然就有人阴险狡诈,有的人处事洒脱,自然就有人斤斤计较。

    好人不可能完美无瑕,坏人也不可能一无是处。性格往往在冥冥之中决定了我们的命运。

    曹安这个人以前在归雁楼那种环境中虚与委蛇惯了,哭一场就能改变?反正杨怀仁不可能相信。

    但是杨怀仁总觉得应该给他一次机会,或许随园的新环境能够改变他。因为他毕竟是有父母有家庭的,好多人等着他养活,那些人并没有错,这一点不能不考虑。

    曹安这副尊容长得已经足够抽象足够有想象力了,注定了他不能放出去靠脸吃饭,不如把他留下来维护社会安定。

    涡河边的庄子买下来,名字也从南阳郡王的皇庄变成了杨家庄子,杨怀仁要趁着天气暖和的时候早点规划早点建设,这需要大量的人手。

    小花和闹腾也回来了,伏牛山烟风寨的那帮子人,除了两家猎户留下来,其他都带到了杨家。

    这帮人确实如何之韵之前所说,都是些老弱病残,当年呼啸山林的大盗们,如今像是没了牙的老虎,都成了素食动物。

    这样也好,省的他们以后惹祸。一半人是没法从事种地这种体力劳动的,就让他们看家,剩下一小半年纪小的送到随园里学厨艺,算是给他们一门将来吃饭的本事。

    人刚接到府上,见了何之韵就哇啦哇啦的哭,撕心裂肺的怪瘆人的。

    来学艺的厨子们拉的其貌不扬的面条,浇了肉汤端上来,一帮人又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几个孩子脑袋直接埋到大海碗里狂吸着那一条条的美味。

    杨怀仁看着他们的样子就心酸,心里就骂何之韵不是当领导的料,跟着她都混成这样子了,可不就是胸大无脑。

    吩咐又上了一轮牛肉面,杨怀仁才说话,“慢点吃别噎着,咱家别的没有,吃的多得是!”

    一群吃得正欢畅的人停下嘴巴,抬起头来先看了看二当家的何之韵,接着转向杨怀仁行注目礼,齐声喊了句让杨怀仁的头立即就大了话:“大当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