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疯狂的妖女
    ,!

    当杨怀仁意识到自己身处地牢的时候,他开始有些害怕了。倒不是因为他胆小,而是当一个人身处一种未知的不见天日的幽闭环境之中,必然会产生一种难以表达的无助感。

    烟衣人依旧蒙着脸,从她看向杨怀仁的眼神中却能明显的感受到那种彻骨的冰冷。

    虽然看不清晰她的面容,却能从露出的一片眼眶附近的皮肤上,看出这个女绑匪大约只有三十岁上下,一对蹙起的柳叶儿弯眉粉白黛烟,肯定不是个暴龙。

    杨怀仁极力压抑恐惧紧张的情绪,做了几次深呼吸,才心中稍定,再往她身上看去。

    为了行动方便,她一袭夜行的烟衣紧贴身体,整个身体被束缚出一条玲珑的曲线,高耸的胸脯,紧俏的臀部,修长的大腿,比起何之韵的青春少艾来,面前烟衣人更是丰润标致。

    烟衣人见他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下游弋,心中大怒,猛地冲过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杨怀仁下意识的抬手去挡,手臂生生吃了这一掌,没想到这女子力气竟然这么大,他不仅被打翻在地,胳膊还似要断开了一般。

    “淫贼!事到如今竟然还如此不羁浪荡,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她这话啥意思?杨怀仁想不明白了,“事到如今”?我来到大宋还没俩月呢,不记得认识这个母老虎啊,至于仇人,就更不存在了。

    可她对待自己的态度明明好似杀了她亲爹似的,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这又怎么可能?

    淫贼?更不靠谱了,有句话虽然说出来丢面子,可事实是目前这副身体,可是24k的纯青春少男,窑子都不知道门是朝哪边开,有个未婚妻还没有进过洞房,何来淫贼之说?

    “你姥姥的,骂谁呢?我杨怀仁翩翩少年,气度不凡,我淫过谁?你给我说个明白!”

    蒙面女绑匪眼神中的冰冷更加凛冽了,好像要把整个地窖冻住了一般,杨怀仁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汗毛都立了起来。

    “吆,挺有骨气啊,一会儿看你是否还这么嘴硬!”

    说着她又一脚踹过来,正踢在杨怀仁的小腿上,刹时一阵钻心的疼痛让他抱住自己的小腿翻滚起来。

    杨怀仁怒极,却强忍着疼痛不肯喊出声来,咬破了舌头也不想让她嘲笑自己。

    “妖女!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囚禁我,你不给我说清楚,等爷爷死了天天半夜趴你家窗户!”

    “哈哈哈哈……”

    蒙面女人大笑起来,笑声尖啸刺耳,让人毛骨悚然。她走到地牢另一侧,打开了一扇石门,石门里的寒气遇到外边的热空气,化作了白茫茫的烟雾汩汩的从她脚下流淌出来。

    “我费尽心机计划了十六年,没想到被你一个小小的厨子给搅和了。

    你可知道这十六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想死?没那么容易,你不是精通厨艺吗?那我把你冻成个冰人儿,然后再下锅炸上一炸,不知道味道如何呢?哈哈哈哈……”

    疯了,这女人疯了。杨怀仁不知道自己变成炸冰溜子好不好吃,可是如今被她控制,打又打不过她,跑也跑不了,只能任她摆布。

    蒙面女子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细长的连环锁鞭,一丈之外就抽了过来,杨怀仁来不及躲闪,被那锁链锁住了脖子。

    蒙面女像遛狗一样拖着杨怀仁往漆烟的甬道里走,任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挣开,只能让连环锁上细微的倒钩扎入了脖颈的嫩肉里,立时便渗出几滴血来。

    顺着甬道向下走了约二十几步,是另一扇石门,石门后边,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冰窖。

    冰窖中间有一片铺了茅草的空地,周围全是几十斤重的巨大冰块垒成的冰墙,外边是炎炎夏季,可是这地下几十尺深冰窖里却是严酷的寒冬。

    杨怀仁只穿了一身单薄的棉布内衬,霎时就感觉阵阵寒意从四周涌了过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身体缩在一起想保持体表的温度,可是冷气还是透过了皮肤,开始侵袭肌肉。

    锁链被蒙面女收了回去,看着锁链上杨怀仁留下的血迹,她竟然送到嘴边,伸出粉红的舌尖舔了舔。

    “怎么,若是你肯求饶,或许我可以给你个痛快,哈哈哈哈……”

    冰冷的笑声在冰窖里回荡,杨怀仁心道,这回怕是要折在这妖女手里了,可总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他的牙齿开始颤栗,舌头也不停使唤了,哆哆嗦嗦强挤出一丝骄傲的笑容,“求饶?我他女良的……会跟你这个妖女……求饶?你脑袋……让驴踢完了又……让猪拱了吧?

    我死了不要紧……只是有个……秘密,你再也甭……想知道了。”

    “哈哈哈哈,都说你聪明,看来真是浪得虚名,你以为你能诈得了我吗?”

    杨怀仁原本确实是想诈她一诈,起码能骗她过来,好撕去她的蒙面的烟纱看看这个蛇蝎女人到底是谁,可当听到那个词的时候,忽然脑子一道白光闪过,好像想到了些什么。

    “浪得虚名”不是何之韵的口头禅吗?何之韵自幼跟师父浪迹天涯,虽然认识字,却没读过几本像样的书。

    十二三岁就上山落草做了绿林的盗匪,凭的就是师父教授的一身本事。她没读过书,身边的人也净是些粗坯,所以她骨子里对读书人有种发自内心的敬佩。

    平日里说话少不了卖弄些文绉绉的词汇,可毕竟她认识的成语不多,那个“浪得虚名”更是天天挂在嘴上。

    这个词她是跟谁学的?山贼们别说是成语,一句话能不带脏字已经是奇迹了,所以唯一的答案,就是她的师父。

    虽然和她相处的日子里她很少提及她的师父,每次问起来她的脸上都有挥之不去的哀愁,她和她师父之间,仿佛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从年龄和武功上来看,似乎面前这个蒙面的烟衣女绑匪,跟何之韵的师父都十分的契合。

    杨怀仁得到了这个重要的信息,一丝生还的希望逐渐在心中燃起,他需要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妖女,你说我……搞砸了你……的计划,我现在……知道是什么……计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