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何之韵的师父
    ,!

    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哦?”

    蒙面女子轻佻的翘了翘嘴角,似乎在嘲笑杨怀仁死到临头了还要装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可是她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不容易被察觉到的疑惑,她的整个计划筹划十六年,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葬送在了杨怀仁手里,她恨,她恨她的这十六年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她受过的苦痛,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年里,她无数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结束那些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她的痛苦,每一天日落的黄昏里,那种痛苦就像火一样缠绕在她的心头,灼烧着她的身体,折磨着她的灵魂。

    最近的一个月里,她躲在阴暗里时刻盯着随园,甚至舍不得眨眼。

    她期待着复仇的那一刻的到来,可等到头来,她没有等到复仇的快感,等到的却是计划失败的打击。那种吞噬着灵魂的痛苦更深了,钻透了皮肉,刻进了骨头。

    她生无可恋,只是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她要杀了那个破坏了她整个计划的小厨子,要无情的折磨他,蹂躏他,撕碎他,让他生不如死。

    “你以为我会上当吗?哈哈哈哈……”

    “你这个做师父的……也太狠了,辛辛苦苦……养大一个徒儿,就是为了看着……她死吗?”

    尖啸的笑声戛然而止,蒙面女子诧异的看着杨怀仁,他竟然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她缓缓地解下了面纱,露出一张精致美艳的面孔。

    杨怀仁颤抖里看清她面容的时候,竟是呆住了。她不仅仅是何之韵的师父,她还是何之韵的娘亲!

    何之韵的美丽,完全遗传自她的母亲,眼前的女绑匪,与何之韵至少有七成相似。

    虽然年纪已经年过三十,可是容貌上却更加成熟妩媚,甚至比尚是少女的何之韵还要皮肤细腻圆润,岁月似乎没有从她那张脸上带走当年的风华。

    只是一双眼睛,像极地里的冰窟窿,烟暗,空洞,深不见底,似乎任何事物在她的视线里都要颤栗,冰冻,死亡。

    杨怀仁的脑子在寒冷的状态下忽然清明起来,过往的一幕幕画面闪现着从眼前呼啸而过,他似乎开始明白事情的经过了,只是这之前的事呢?

    “你的确很聪明,你现在应该知道为什么我恨你了吧?”

    “呵呵,我……知道了。不过你……也太容易恨……上一个人了。”

    杨怀仁颤抖的更厉害了,脚趾已经开始渐渐失去知觉,为了让血液在低温里流动起来,他不得不奋力原地小跳了起来,希望肌肉的运动能产生一些热量。

    “你们男人都这样,明明自己无情无义,偏偏要把罪过编排到我们女人身上。

    我改主意了,对付你们这些男人,一刀杀了太便宜你们了,让你们感受一下我承受过的痛苦,也许会更有趣。

    你不是不怕死吗?那好,我一会儿把你的母亲杀掉,然后是你妹妹,然后是你徒弟,然后是那个烟傻的大个子,还有杨府所有的下人们,哈哈哈哈……”

    我草你祖宗!

    杨怀仁本就想到自己活不过今天了,他可以认命,说不定死后是另一次穿越呢?

    虽然和家人朋友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的相处,他喜欢上了这种亲情,友情,他可以死,他留下的财产足够他在乎的人们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但是他不能容忍,也无法接受他的亲人朋友们因为他的原因就这么没有缘由的受到本不该是他们承受的伤害。

    他愤怒了,全身忽然注满了力量,他奋力跃起,冲上去要抱住女魔头,想跟这女魔头同归于尽。

    但是实力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女魔头轻盈的闪过了他撞过来的劲道,膝盖狠狠的顶在了他的小腹上。

    一股巨大的疼痛从腹部扩散到全身,鲜血从他嘴里和鼻孔喷射出来,他再也没有力气站稳,整个身体失去重心瘫倒在他女魔头的脚下,他痛苦得忍不住开始呻吟,伴随着全身的抽搐。

    “呦呦呦,还挺有胆色嘛”,女魔头拿脚把杨怀仁整个身体碾翻过来,看着他狼狈痛苦的样子,似乎感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杨怀仁有些后悔,自己太莽撞了,这么和她拼命,必然加速他自己的死亡速度。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尽力让逐渐冷却的大脑再次转动,看是否能想出什么办法逃生,或者让这个可恨女魔头不要伤害他的家人。

    “我说岳母大人,咳咳……”

    杨怀仁强忍着全身的剧痛和寒冷的侵袭,挤出一丝笑脸,“咱们怎么说……也算是亲戚,你放过……你未来亲家,什么话都好说。”

    “哈哈哈哈,你个滑头,现在又来攀亲戚啦?你刚才也说了,我自己的亲生女儿我都可以不在乎她的死活,还在乎你?”

    “你不是要……报仇吗?姓赵的已经……被一道圣旨发配到……邕州去了,那地方……乌烟瘴气,他一定活不痛快。

    那个天杀的……老小子那么贪财,如今被抄了家,连早年间……他兄弟赏赐给他的……皇庄都卖了……换盘缠,对于他来说,也是……痛苦的,说不定比死了……还难受。”

    女魔头听了这话,忽然愣住了,那个姓赵的男人倒霉了,被贬去了野蛮之地,这一去,也许就是一生都撂在那儿了。

    可是她希望看到的,是那个男人痛苦,那个曾经给了他爱情同时又离弃了她的男人……她就这么想的入了魔,眼神里阴冷之意忽的涣散而去,竟流露出些许的温柔来。

    她摇摇晃晃地走到一面冰墙前,手指轻扶过冰冷的冰砖,着了魔一样,似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竟自顾的哼唱起来。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歌声凄美婉转,饱含了无尽的悲怆和情意,只是在这寒冷的冰窖里,诡异阴森的让人胆寒。

    女魔头从胸口里摸出了一朵小花,这朵虞美人已经被风干压扁,但血红的花瓣依旧鲜艳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她轻轻把这朵干枯的花放在唇上,陶醉的深嗅了一下,眼睛里的杀气忽然就不见了,迷醉里换上了无尽绵柔的情愫。

    “九郎,你为什么抛下我,一个人离去……”

    杨怀仁见这女魔头得了失心疯一般,振奋起精神,悄悄地向冰窖的石门爬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