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真情
    ,!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何之韵今天经历的事,让她怎么也睡不着了。睡在她身边的莲儿虽说已经十六了,只比自己小一岁,可无论样子还是身体都还是个孩子。

    一床纤花的薄被又被她踢掉了,一对小屁股俏皮的探出头来。

    何之韵不禁莞尔,轻轻的替她掩上,自己披上了衣服站到了窗前,窗外的夜温柔而静谧,月亮只露出半张脸,偷偷俯视着人间百态。

    千般思绪就这么在月光里涌上心头,她向来不是贪财的人,可今天早上竟也失态了。难道是因为这些天跟杨怀仁走的太近了,受了他的影响?

    她不知道答案,只是知道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像这一个月来这么快乐过,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那个小冤家。

    小冤家明明不学无术,一屋子书他从来不看,却天天掖在裤腰带里,一页一页的都送到茅房里去了。

    他小小年纪,却是以一个书生的身份,做出了那么多神仙都做不出来的美味,从面条到豆腐,最简单朴实的食材,到了他的手里都能好吃的夺人命。

    他喜欢的人,无论身份地位多么低贱,他都当亲人朋友那么看待,像自己这种打他主意的外人,如今他都舍了脸去讨些钱财来,养活了那几十口子老弱病残,可不全都是为了自己吗?

    反倒是那些王爷啊,富贵的人们啊,他却都统统不放在眼里,骗他们的钱财一点心理负担没有,堂堂王爷当宝贝的墨宝论车的拿来擦屁股照样擦得心安理得。

    以前心目中那种侠义心肠的大人物们,原来也比不过他这么上德若谷。

    只是,也是这个小冤家,总是喜欢色眯眯的偷看自己,看得人家面红耳赤了也不愿意放过,看得人家心里好痛,好喜欢这种扑通扑通的痛。

    可是师父说过,这世上的男人都是魔鬼,先骗得你百依百顺,然后突然就挖走了你的真心,让你肝肠寸断,黯然**……

    何之韵正沉浸在怀春的思绪里不能自拔,忽然月光里一道烟影从后院墙头上闪过,向烟夜的深处遁去。

    何之韵心头一惊,来不及思考,抓起外裳也跟着追了出去。

    ……

    杨怀仁艰难的往冰窖的石门偷偷的爬去,可惜身体一侧疼痛的紧,另一侧被寒气冻的僵硬,连往常里三分的力气都使不上。

    他只能用胳膊和膝盖尽力摩擦着粗糙的地面一点点的挪动,匍匐着想个大虫子一样缓缓的前进。

    女魔头魔怔了,仍旧在兀自唱着些凄美又柔情似水的歌,两行清泪从她眼睛里滑落,抚过她那张成熟俏美的脸庞,却没有在嘴角滴落,被冰冷的空气凝结成两条闪着荧光的冰泪。

    杨怀仁累了,越是靠近那道石门,身体里的力量就又失去了一分,胳膊肘和膝盖都磨出了血,在冰冷的地面上留下了两条暗红色的血带。

    每一步,都是内心里坚持和放弃两个念头在激烈的争斗,每一步,都是生存和死亡在轮回里针锋相对的博弈。

    “仁郎!”

    离石门还有半步,就在杨怀仁用完了最后一丝力气,他看到了那张熟悉又亲切的脸。

    何之韵的喊声惊醒了她的师父,女魔头一个激灵转醒过来!

    她冲过去挡在杨怀仁和何之韵中间,大声吼道:“燕儿,不要理他,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跟我走,跟师父去杀尽天下所有的负心人!”

    何之韵看着杨怀仁悲惨狼狈的样子,心中万般柔情在奔涌,两行热泪忍不住喷流出来。

    面对着师父,她也顾不得长幼尊卑了,撕心裂肺地喊叫着:“我不走,仁郎他不是负心人!”

    女魔头霎时间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徒弟,她的亲生女儿竟然为了个臭男人背弃自己。

    她脸上青筋暴露,凶神恶煞般的一掌打向何之韵。何之韵此时心思都在晕倒在地的杨怀仁身上,哪里还顾得上躲闪?

    这一掌就这么硬生生吃足了力道,何之韵一口鲜血夺口而出,喷溅在女魔头的脸上。

    尽管如此,何之韵仍没有向后倒去,硬直了身子挺住,继续向杨怀仁走去,目光里全是一往无前的坚定。

    “从今天开始,我是何之韵,不再是飞燕子!”

    何之韵啐了一口鲜血,一字一句的说道,并没有看向满脸鲜血的师父一眼。

    徒弟的这句话一遍又一遍的在她心中盘旋,女魔头愣住了,目光呆滞,仿佛石化了一般。

    何之韵看真切了杨怀仁的惨样,心中好不痛惜,抱起来把他拖出了冰窖,路过了径直伫立的女魔头,来到了上层的地牢。

    杨怀仁意识已经开始渐渐虚无,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却感受到生命正在从他的身体了里一点点的在流逝。

    他困了,好想就这么睡去,再也没有世间的烦恼和痛苦牵绊,就这么一个人走,走向一片未知的迷雾里。

    迷雾里一个清脆的笑声传了出来,像铜铃儿似的动听,他使劲挥舞着双手拨开眼前的迷雾,却怎么也找不见人,只是那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何之韵慌忙的扯开杨怀仁的衣服,伏下头去听他的心跳。他的心跳已经绵弱无力,好似快要停止了一般。

    她心中大急,伸出手来,攥紧了拳头冲着自己的胸口就是一拳,一大口温热的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正喷在杨怀仁的胸口。

    她使劲用这些带着体温的热血在他胸口揉搓,让他的心脏能再次搏动起来。

    就这么搓几下,又伏下头去听一听,再吐出热血来,再搓……

    一双嫩白的手都搓得紫红了,才听到他心跳再次有了劲道,那“砰,砰,砰”合着韵律的跳动是那么动人心魄,让她含着笑,大声的哭了出来。

    人是从牛头马面手里夺了回来,可是杨怀仁的身体依旧冰冷,四肢已经苍白得没了半点血色。

    何之韵停了下来,嘴里喘着血腥味的粗气,使劲咬破了樱红的嘴唇,解开了自己的裙裳,紧闭双目,把自己整个身体趴在了杨怀仁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