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什么是爱?
    ,!

    生命,是人生下来就拥有的最美好的事物。

    爱,是让你愿意舍弃了生命去守护的东西。

    何之韵含着泪,尽力收拢杨怀仁的四肢,把自己整个身体尽量覆盖着他,让自己温热的皮肤能紧紧贴着他冰冷的身躯。

    她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热量一点点的渗透到杨怀仁的身体里,她真切的听到了他的心跳越来越有力了,呼吸开始顺畅起来。

    抬眼看着这个男人的脸,曾经那么可恶,如今却那么亲切,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是什么,难道就是别人口中的爱吗?

    她不知道,她只是不希望他死去,不舍得离开他一刻,不愿意从此以后的生命中没有这个小冤家气她,恼她,又让她睁眼闭眼里都是他的影子。

    何之韵的师父要疯了,自己隐忍了那么多年,无数个辗转难眠的日夜里,做梦都想象着大仇得报的那一刻。

    复仇的计划被杨怀仁这个意料之外的因素搅和了,当她看到自己的女儿舍了命的拿自己胸中的热血去救那个小子的时候,她痛心疾首,怒火中烧。

    当她看着自己的女儿舍弃了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拿身体去温暖杨怀仁的时候,她完全绝望了。

    “燕儿,你怎么就不明白,这世上的痴情女子,即便献出了自己的一切,也逃脱不了被这些臭男人玩弄的命运。”

    “母亲,让女儿叫您一次母亲,多少年来,我都不敢这么叫。

    女儿不清楚您和父亲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让女儿从小就不曾见过生身父亲,连他的样貌都不知道。

    看着别人家的小孩子承欢父母膝下,女儿却要把自己的母亲喊作师父,我是多么羡慕那些小孩子,您知道吗?

    被您逼着练功,我从来不敢抱怨,我天天努力的修炼,只为了您能对我笑一次,哪怕一次呢?

    女儿以前从来没有爱过,也从来没有被爱过,也许不去爱,就不会受到伤害。

    可是无论受折磨还是快乐,都是爱的一部分,不是吗?

    这个男人,他没有俊俏的容貌,没有傲人的文采,没有绝世的武功,甚至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在您眼里,也许他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可是在我心里,却是一刻也离不开了。

    因为他懂得爱,也许他没有说,但是他在乎我,他愿意为了我做任何事,女儿同样也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

    何之韵缓缓的,把心里的话都说了出来,说着说着,她感觉到内心里最深处的幸福,脸上淡淡的绽放出最迷人的笑容。

    杨怀仁浑浑沌沌里,仿佛来到了一个冰雪的世界,厚厚的积雪里却隐隐透露出微微的绿色。忽然他听到远方一个声音在呼唤他,声音渐近渐远,听不真切。

    他循着声音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积雪里奔跑,跑着跑着,好像身体越来越轻,轻得似要飞了起来,天上的云儿都被他抛在了身后。

    渐渐的一条玉带出现在他面前,走近了一看,原来是一条冰封的河流。

    河对岸站着何之韵,穿着一袭红色的嫁妆,头上镶嵌着琳琅满目的珠饰,众星拱月里,一只金色的凤凰栩栩如生展开了翅膀。

    她也看到了跑过来的杨怀仁,踩着封冻的河面向他跑过去,冷风吹过她的脸,一束青丝被风卷着飘荡,美丽的好像画中的人儿。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冰面从河流的中间断开了,波涛卷击着破碎的冰面向两边退去。

    两个人各自呼喊着向对方冲了过去,可是已经迟了,裂开的冰面已经隔开的太远了,冰冷的河水打在他们的脸上,溅进了眼睛,模糊了他们的视线……

    “那我就成全了你们!”

    女魔头从腰间解下了软剑,目中喷射着愤怒的火焰,指着何之韵的后心就刺了过来!

    “噗!”

    利剑带着寒光刺进了血肉,或许是因为它太锋利了,没有鲜血立时喷射出来,或许因为杨怀仁的屁股早就冻僵了,血液也已经冻的粘稠而不再流动的顺畅。

    女魔头被电击了一般痴傻了,任凭手中的利剑轻轻的滑落,让摇曳的烛光在剑刃上反射出璀璨的花火。

    何之韵本来闭上眼睛准备接受死亡的来临,能和心爱的人死在一起,她无怨无悔。

    却不料杨怀仁猛的抱着她翻转了身躯,用自己的身体迎向了死亡,把她保护在身下,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剑。

    何之韵再次睁开眼,就看到了杨怀仁那张依旧苍白的脸,眼睛嘴巴扭曲地挤在了一起,好像承受了极大的痛楚。

    他用出最后的力气替我挡了一剑!何之韵顿时泪如泉涌,把自己的脸庞深深埋在他的怀里,两只手把杨怀仁抱的更紧了。

    他竟然也可以替她去死?女魔头全身颤抖着向后倒退,不知不觉左脚绊到了右脚上,囫囵着倒在了地上。

    她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男子,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去死。

    当她看到原本已经濒临死亡的杨怀仁在利剑刺过来那一刻突然睁开眼睛,极力使出最后的力量把胸前的何之韵紧紧抱住翻转过去把她护在身下的那一刻,她迟疑了。

    愤怒中用足了十二分力气刺出去的利剑,快要接触到杨怀仁身体的时候,她的脑海中那无比熟悉的凄美日落竟变幻成了日出东海的黎明景观,光明和烟暗交织着闪烁,光影交错的最后是一片耀眼的明黄。

    她犹豫了,尽力收回了七分力道,又把剑刃向下挪动了三分。

    她看着女儿紧紧拥抱着爱人不肯分开的样子,他似乎懂了。

    自己追寻了一辈子不曾得到的东西,就想着别人也不可能拥有,不仅如此,她还要极力摧毁那些在寻找这样东西的路上痴迷的女人们最后的希望。

    这一刻,她的女儿得到了,当两个年轻人都极力的奉献出最宝贵的生命去守护这样东西的时候,她意识到也许是她错了。

    仇恨也许只是这些年来她用来欺骗自己,保护自己的一件隐形的外壳,在这样东西面前,曾经坚不可摧的那层外壳是多么不堪一击。

    这样东西是什么?

    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