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释怀
    ,!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人的生命太短,与其心怀仇恨折磨自己折磨别人,不如洒脱的去活。

    “你是怎么把那八百坛酒运到及第楼的地窖不被发现的?那可是八百坛……”

    杨怀仁体温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体力也恢复了一些,何之韵的师父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还是对自己毁掉的那些美酒是怎么瞒天过海运送到地窖里感兴趣。

    “小子,你不是挺聪明吗?自己想想。”

    “哦……”

    杨怀仁只是把时间顺序捋了一遍,就恍然大悟了。

    酒坛运进东京城的时候根本没有人知道南阳郡王生辰纲的事,更不会知道这份从江南秘密运送来的生辰纲已经被劫。

    女魔头只需要稍微掩饰一下,扮作酒商正常的运进城,然后挑了个并不起眼的小酒楼,正常的把酒贱卖给了及第楼的老板。

    当酒坛安放在地窖里之后,她再放出南阳郡王的生辰纲被劫的风声来就可以了。

    及第楼最初的老板或许本以为卖酒的人不懂行,自己赚了个大便宜,当风声传遍了东京城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上了当,自然不会把酒拿出来卖。

    于是及第楼这两年被转让了数次,每一任新接手的老板发现这个秘密后都会默不作声,然后再转让,这及第楼的生意自然每况愈下。

    “怪不得我刚接手的时候及第楼的人走的那么快,原来如此……”

    杨怀仁嘴里埋怨着,心里想想却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徒弟羊乐天留下来告诉自己这个秘密,如果那些知道内情的人把消息散播出去,那可真是天降横祸。

    好在这年代人都爱惜自己,原来在及第楼干活的伙计们怕惹祸上身,倒是没出去乱说,而那个南阳郡王,在外边有人给他敛财,手脚还算利索,没留下把柄,东京城里到处都是政敌的眼睛,自然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你毒的姓赵的都不育了,难道不算报仇吗?他那么有钱,你劫了他十万贯的钱财,他顶多难受个把月,怎么会是更好的复仇?”

    女魔头摇了摇头,讥笑道:“劫了他的钱财他自然不会在乎很长时间,可关键是他收受贿赂的证据藏在一坛做了标记的酒坛里。

    他当时正是朝里朝外风头正盛的时候,有他的皇嫂给他撑腰,他什么事做不出来?

    小子,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用尽一切手段,找到那本账本,然后把知情人全部灭口?”

    杨怀仁揣摩这赵宗楚的心思说道,猛地就发现了女魔头真正的用意,看了看依偎在他怀里的何之韵,深吸一口凉气,原来她是这么复仇。

    “我想我明白了,你这两年就等着你安排在伏牛山烟风岭的飞燕子长大,你在暗中关注着山寨和南阳郡王府的动静。

    或许那个下河抓鱼的烟风岭大当家的就是你用了什么绝妙的手段弄死的。

    就在今年,你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你安排了一个面生的人去愁苦不堪的烟风岭山寨,提出了拿一千贯钱让他们去及第楼取一件东西。

    等他们取到了,你再把这个消息透露给郡王府的犬牙。赵宗楚为了不让自己的丑事抖搂出来,会用尽一切办法去把所有知情人灭口,包括……”

    何之韵听了,并没有什么反应,或许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母亲用这种手段报复自己那个从来没见过的亲生父亲,她在乎的,是她抱着的这个男人。

    “你说的不错。燕儿的脾气我很了解,她不会束手就擒,无论是她为了她山寨里那些废物们杀了那个负心人,或者那个负心人杀了燕儿灭口,我都会得到我想要的。”

    “无论是姓赵的杀了他唯一的血脉,还是他被他唯一的血脉杀死,这件天大的丑事传出去,姓赵的多年来维护的名声都完了,你都会有极大的满足感。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韵儿的感受?”

    女魔头神色黯然的看着何之韵,目光里闪烁着泪水,眼神里充满了愧疚。

    “事到如今,我才幡然悔悟,我对不起我的女儿,她本应该快乐成长,本应该得到母爱,可是这些我从来没有给过她。

    仇恨让我陷入了疯狂中不能自拔,就在刚才,当我看到你们俩个可以舍了自己的性命去守护对方的时候,我醒了。

    我们女人,一生一世要求的事,无疑是有一个能宠爱我们的男人,有你这小子在,我相信她这辈子会得到我没有得到的东西。”

    杨怀仁注视着她的眼睛,发现戾气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母亲,或许,她真的释然了。

    他本还想再劝,毕竟南阳郡王已经完了,在边陲烟瘴之地,他不会有好日子过,甚至比杀了他更让痛恨他的人痛快。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不知道怎么去说,自己衣衫不整,怀里还搂着她一丝不挂的女儿,这场面实在太尴尬,论起来她总是自己的丈母娘。

    何之韵的师父这时的内心已经平静下来,她的青春就这么在仇恨中消逝了,她唯一的愿望,就是能补偿她的女儿,希望她的一生能幸福。

    她缓缓站了起来,从身上拿出两样东西,放在脚下。

    “这块玉佩,是当年韵儿出生的时候高太后赏下来给南阳郡王第一个儿女的,你留着,说不定将来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避灾解祸。

    这本书,记录了本门的武功和秘药的配方,我留给燕……韵儿,今后若是这小子有什么异心,就用绝精散对付他。”

    杨怀仁吓得一哆嗦,听着都蛋疼,忙堆起笑脸答道:“不会的,韵儿是我老婆,我自然会加倍的疼爱她。

    我觉得吧,一个疼老婆的男人才是真正的好男人,您说是不啊,岳母大人?”

    “呵呵,你小子倒是油嘴滑舌。

    我要走了,去云游四海,一会儿自会有人下来引你们出去洗漱宽衣,希望外边那些无辜的人,你小子能有办法解救他们。

    韵儿,在我走之前,能叫一声娘吗?”

    何之韵抬头看看杨怀仁,杨怀仁温暖的给了他一个表示赞成的微笑。

    “娘……一路保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