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装逼遭雷劈
    ,!

    男人嘛,都想着时不时的装个逼,可是万一姿势不对,就容易被雷劈。

    自从半个月前南阳郡王被贬去了邕州,王府也被查抄了。混蛋王爷只被允许带着家人和几个贴身的仆子,剩下的人都被安排给开封府处理。

    签了活契的良人自然被开封府打发走了,留下一百多个签了死契的贱藉仆子们,等待着有人上门来接收。

    何之韵是个软心肠的人,这么一群人跪地上哭,她也随着凄凄然。

    杨怀仁是个刀子嘴豆腐心,最见不得人在他面前哭,“都别嚎了,嚎得我屁股疼,都等着,哥马上回家拿钱赎了你们的卖身契,烦死了。”

    何之韵笑了,她就喜欢这样的他,面上装作漠不关心,其实心里比谁都见不得苦命人受委屈。

    杨怀仁见何之韵脸上戴着笑,也跟着傻嘿嘿,心里还骄傲的想,哥就是喜欢自己的女人笑,花多少钱都不在乎。

    王府四门紧闭,外边守着些打了一宿瞌睡的官兵,何之韵只好找个墙外偏僻的地方背着杨怀仁从墙上跳了出去。

    这一飞杨怀仁又骄傲了,哥的女人会轻功,你们谁比得了?不服来辩!

    可上了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被个女子背着,也显得他太弱了些,大男人的面子还是要留一些的,恰巧这时候天已大亮,一对推着小车卖完了洗面汤的小两口正走到他们面前。

    “你这车多少钱?”

    “多少钱也不卖!”

    推车的矮汉见眼前这人也穿着葛麻的穷苦人衣衫,怎的说话的口气这么霸道?心道这是哪家的仆子,一点礼数都没有。

    杨怀仁见人家瞪着自己,好不气恼,“给你一贯钱,把我送到蔡水河边的随园干不干?敢说个不字仔细我……的娘子揍你!”

    小两口一听乐了,平日里鸡不叫就起床煮洗面汤子,不管刮风下雨,还要推了小车满城里叫卖,一月也就赚个千八百文的辛苦钱,如今有人出一贯钱送几里地而已,岂能不乐?

    推车的矮汉忙解下自己的汗巾掸了掸车上的尘土,喜滋滋地说道:“小官人好兴致,小底扶您坐下。”

    “不,坐着太普通了,小爷平日里与众不同惯了,我要趴着!”

    推车的矮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怪人的喜好太蹊跷,由着他。

    何之韵憋着笑,眼看要把持不住,杨怀仁赶紧瞪了她一眼,屁股中了一剑这种事,要是传扬出去,还是不要活了。

    矮汉平时推惯了盛了洗面汤的大水桶,怎么会在乎杨怀仁那点分量,车子推的是四平八稳,矮汉的婆娘在前边扯了绳子拉,还有何之韵在一旁扶着,一路上走的飞快,不大会功夫就到了地方。

    随园这时候还没有起灶,门外却排了看不见尾的队伍在等着拿签子。

    李烟牛见了杨怀仁像见了鬼一样,他啥时候这么早就起来到店里来过?

    “仁哥儿,这是……你穿的这谁的衣服?”

    “哥哥甭提了,小弟昨夜犯了离魂症,醒来就这样。莲儿妹子在里边没,快给我拿钱,等着救人!”

    自己被绑走的事情,自然不能跟家里人说,不知道母亲会担心成什么样,不如就扯个慌糊弄过去。

    一听是救人,烟牛哥哥就来劲了,签筒子扔给了杨福,掳了袖子准备回宅子取他那把明晃晃的大关刀。

    莲儿早上起来没见韵儿姐姐身影,心里正纳闷她做什么去了,见她和杨怀仁一同进来,才放下了心。

    杨怀仁从柜上随意抓了一把碎银交给推车子的矮汉,就急忙喊烟牛哥哥背着自己回家。

    李烟牛见他走路一瘸一拐的,当是他崴了脚,也不细想,背起杨怀仁来就往家里疾奔。

    趁着烟牛哥哥去装了一箱银饼的工夫,何之韵取了金疮药给杨怀仁重新包扎了一次,两人又换了另一套干净的衣服。

    临近秋闱,开封府里职吏们已是忙的不可开交,一大早就有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士子来开封府换临时的户引。

    旁人都是拿了领钱粮的条子往外走,杨怀仁,何之韵和李烟牛拉着一车银饼往开封府衙门里走,倒是显得格外另类。

    书吏们一听他们是来接收郡王府的贱藉仆子,无不对杨怀仁交口称赞,弄的杨怀仁都不自在了。

    原来南阳郡王卖官鬻爵这事,闹得朝堂上鸡飞狗跳,不光贪财的赵宗楚完蛋了,他一帮小弟和马仔们也跟着遭了秧。

    旧党这边少了个主力,又开始到处找新党的麻烦,反正就是一阵罗圈斗,斗的比戏文里三英战吕布还热闹。

    郡王府里那些贱藉的仆子们,发配到哪里都没人要,谁也没闲粮去喂一百多张嘴,谁也不愿意跟倒霉君王沾上半点关系,所以这事就一拖再拖,成了个难题。

    今天有人自动找上门来,可不是正好扔了这个大麻烦。

    李烟牛拉了五千两银饼来,一半都没用上,就把一百二十六个人的卖身契换了主人,杨怀仁借机把烟风岭那四十几口人的户籍也一通办了出来。

    这么多人,管户籍的主簿也不查清楚,痛痛快快的就挨个签了字据。这年头当官的只顾着吵架,谁还管那些贱皮子们死活,底下这帮小鱼小虾们,就更不会理了。

    事情办的顺利,杨怀仁却感觉如鲠在喉,说不出来的难受。

    又趴在车上回了随园,就遇见一个愣子,十四五岁的年纪,头戴镶玉金冠,穿了一身上好的淡青描金蜀锦圆领袍子,后边跟着个穿了茶褐色布衫的小厮,非要吃牛肉面。

    杨福陪着笑不知解释了多少遍号已经发完,请客官明日早来,可这两个人就是不肯离去,特别是那个玉冠纨绔,傲娇的不成样子。

    少年悠闲的打着折扇,脸上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说话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天花板上有啥可看的。

    “快快叫你家杨掌柜的亲自给本公子做几个拿手的小菜,再来两碗牛肉面,这世上还没有本公子吃不到的东西。”

    杨怀仁正憋气呢,听到有人敢在随园里装逼,立即就炸了,破口大骂道:“少年莫装逼,装逼遭雷劈,你吃不到的东西多了,滚犊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