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希望的田野
    ,!

    好不容易让庄户们相信自己的承诺,杨怀仁一行人被庄户们拥簇着进了庄。

    庄子里朴实的农户们住的都是黏土块盖的土坯房子,经过岁月和风雨的冲刷,很多墙壁都已经破旧的沟壑纵横。

    庄子西南边的坡地上是一座十分显眼的背山面河的大宅,这里本是南阳郡王的别院,比起庄户们的破旧住处,却是青砖碧瓦,好不气派。

    杨怀仁吩咐看守别院的庄户把他带来的人先安顿住下,他和何之韵则在黄老汉的引领下参观这座雅致的别院。

    整个别院占地一百余亩,除了居人住的大房子和别致的小院落,宅子的南面还有个巨大的后花园。已是盛夏,花园里依旧开放了各色的鲜花。

    有一块花圃里各色的花朵特别鲜艳,杨怀仁走进了仔细,发现这竟然是曼陀罗!

    这种花有毒,古时用来作为麻药使用,可是这种花怎么能在相对寒冷的北方生长的如此旺盛呢?

    何之韵见曼陀罗绽开的艳丽,心中欢喜,正要伏下身去嗅,杨怀仁赶忙拉住了她,悄悄告诉她这种花有毒。

    再往花园深处走,眼前一片开朗,一片十几亩大的天然水池展现在眼前。

    池水清澈见底,五六尺深的池底,竟然有许多细微的气泡汩汩的从池底冒出来。

    杨怀仁仔细观察,发现这水池是几十个泉眼流出的泉水汇聚而成。

    黄老汉给他介绍道:“东家,咱庄子是有灵气的,这大宅后花园里的池水,是由几眼温泉汇聚而成。”

    杨怀仁一听喜出望外,忙问道:“整个后山的地下是不是都有这种温泉?”

    “有一些,不过不敢肯定,以前郡王在的时候不让庄户们打井,坡下的田地靠近涡河,取水也方便,所以也用不着费力打井了。”

    “太好了,太好了!”

    杨怀仁一路上思索了很久蔬菜大棚要如何建设,这年代没有塑料薄膜,蔬菜的冬季保温就成了急需解决的难题。

    本来他想着用上好的宣纸替代,可是宣纸毕竟还是透气的,如果给大棚加上暖气设施,一是温度不好掌握,而且费用太高。

    如今有了地下温泉,杨怀仁感叹,真是天助我也,相当于坡上的土地有了地暖系统,这样架设蔬菜大棚的成功几率又提升了不少。

    再仔细往水池里看,给杨怀仁的又是惊喜!

    池中不少身材肥胖,形状奇怪的鱼儿自由的游来游去,它们有的是豹纹斑点,有的是红鳍烟斑,脚下捡一块石头扔下去,这些美丽的鱼儿受了惊吓,突然像是气球一样鼓了起来。

    “这是什么鱼啊,真有趣。”

    “哈哈,韵儿,咱家发了,这温水池里全是河豚!”

    何之韵一惊,“这就是传说中带有剧毒的河豚?姓赵的真是变态,净养一些有毒的东西。”

    何之韵都这么说她的老爹,杨怀仁只有点头表示赞同。

    “现在便宜了咱家,这些东西虽说有剧毒,但是用得好了就是宝贝。一会找几个你山上知根知底的老人们来照顾这些花草和河豚,一定嘱咐清楚了,不要碰有毒的东西。”

    简单的吃过了午饭,黄老汉又领着杨怀仁和十几个庄户们的代表来到后山。

    后山其实也不能叫山,更像是大地上隆起的一个大包。

    远古时期也许这里可能是由火山喷发遗留下的火山岩冷却而成,山下的庄子是成千上万年河水冲积而形成的一片河岸的平原。

    山下的土地肥沃,山上确实一片荒芜,除了几棵低矮的野果树,剩下的只有乱石和葱葱的野草。

    山坡上土壤贫瘠,土层稀薄,不适合种粮食,但是种些果树和蔬菜还是可以的。

    干燥的土壤下面是岩层,岩层下边有温热的水层,灌溉问题还是比较容易解决的,唯一的隐患是遇上降水过量的年份,一场大暴雨,容易形成泥石流和山体滑坡。

    杨怀仁把自己的规划说给农户们听,让他们提供些意见。

    黄老汉种了一辈子的地,对于开垦山坡上的荒地,他最有发言权。

    “东家,这坡地看着荒芜,其实也不是不能利用。以前农户们想在山上种些果树,但是郡王府上的管事说怕影响了风水,所以就没让种。”

    杨怀仁嗤鼻一笑,这老赵还讲究风水?你再讲究不也倒霉了吗?儿子都生不出来了,自己人到中年却被贬配去了西南,看来给他家看风水的家伙也是浪得虚名。

    “黄老伯,咱家不在乎这个,只要能让这几千亩荒山有产出,能让庄子里的乡亲们日子过得更好,种些果树来保持土壤,是好事。”

    黄老汉点点头,“东家仁厚,庄子里的人将来有福了。要种果树,就种桃子和梨子,这两种树根系发达能加固土壤,又不抢肥料,东家将来种菜可以互不影响。

    坡上的土地可以都种了果树,坡下可以开垦出千余亩地来种蔬菜,建设您说的那个什么棚,果林里可以散养些土鸡。”

    “好,就这么办,今后这些事还指望黄老伯和众位兄弟们多操劳了。”

    跟庄户们称兄道弟,这新东家真是没话说,庄户们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疑虑和担忧,心中对杨怀仁这个新东家充满了感激之情,往后的日子,也有了盼头。

    站在高处,俯视整个村庄,映入杨怀仁眼帘的是一片希望的田野,午后的日光下,远处是闪着金光的涡河,河岸上新种下了粟米和豆类等着发芽,山坡下的村庄人们正为开垦荒山忙碌的准备着,脸上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和喜悦。

    他的心中,更是欢欣鼓舞,这片土地,是他的梦想,他要把这片土地变成一个真正的开心农庄,一片平民百姓的乐土,这里的将来只有希望和欢乐,没有贫困和愁苦。

    大宋的农民,是这个世界上最平凡不过的一群人,他们世代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抬头祈祷上天给他们一个风调雨顺的好年景,低头期盼脚下的大地给他们岁稔年丰的好收成。

    淳朴的他们精心侍奉着脚下的土地,无论是肥沃的还是贫瘠的,用自己的勤劳和汗水,年复一年的辛劳耕作,为整个民族提供了可以种族繁衍,并生生不息的食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