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酒圣
    ,!

    《黄帝内经》有云,“酒者,水谷之精,熟谷之液。”

    白天忙活了一天,吃了晚饭,杨怀仁也没闲着,开始给懂得建造的农户们画图讲解蔬菜大棚的建设方案。

    折腾到三更天,杨怀仁就病了,一阵头晕目眩,躺倒在地。

    何之韵大急,摸一摸他的额头,已是烫手。庄子里没有郎中,黄老汉急寻了个腿脚快的年轻汉子去隔壁朱家庄子请郎中。

    半个时辰后,姓朱的郎中到了,是个留了八字胡,四十来岁的矮个子中年男子。

    何之韵见这郎中其貌不扬,有些不信任,担心这种乡下郎中诊错了脉,耽误了杨怀仁的病情,可是眼下已经是临近四更,城内四门紧闭,想回城也来不及了。

    朱郎中早看出她对自己不信任,却不表现出来,眯着眼给杨怀仁把了脉,连开了三服药。

    “贵庄主不日前受了寒,寒毒入体,好在毒侵不深,第一服药连喝三日当无碍;

    其次,他有外伤,曾大量失血,这第二服药炼制了加入蜂蜜做外敷之用。”

    他又抬眼看了看焦急的何之韵,“第三服药,是补血益气,固本培元之用,贵庄主和这位小娘子都需要服用,服满七日,自当药到病除。”

    何之韵大喜,惊讶于朱郎中的医术高明,想起刚才不敬之处,心中愧疚,忙蹲下身去福了一礼,“小女方才无知,轻视了先生,望先生海涵。”

    朱郎中伸手虚扶了一下,只说了句无碍,交代了冯妈煎药的注意事项,就退出了房去。

    何之韵吩咐小花带朱郎中去府上先住下,一再嘱咐要厚待先生。

    煎药又耗了半个时辰,何之韵把汤药吹的温热,自己试过不烫嘴才扶起杨怀仁来,一勺一勺的给他喂药,等喂完了药,东方已经浮现出一片鱼肚白。

    杨怀仁从浑浑噩噩里转醒,看到忧心忡忡的何之韵正拿浸了水的巾绢给他擦拭身体散热,抬起手来,按在了她的手上。

    “韵儿,我没事,发烧而已,喝过了朱先生开的药,已经感觉好多了。你一宿没睡,去躺下歇会吧。”

    何之韵见他终于醒了,忍不住鼻子一酸,趴在了他的怀里。

    “我不累,仁郎,看你受苦的样子,我好心疼。”

    杨怀仁觉得这时候任何语言都是苍白的,摩挲着他的脸,又闭上了眼睛。

    几个丫鬟大清早就熬好了小米粥,庄户们又从家里送来些补血的红枣加到粥里。

    喂了杨怀仁两大碗小米粥,何之韵才被他撵着回房休息一会。

    杨怀仁放心不下自己画的几张图纸,披上衣服又起来再书桌前坐了下来。

    姓朱的郎中推门进来,见杨怀仁已经退烧,颔首一笑,正准备离去,却被他桌上一张图纸吸引了过去。

    杨怀仁正专心画图,见有人走近了书桌,才发现是昨日给他把脉开药的郎中,忙起身揖了一礼。

    朱郎中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拿起一张图纸来,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杨怀仁皱着眉头又迷糊了,怎么这小胡子郎中这么无礼,别人家的秘密图纸岂是你想看就看的?

    刚要夺过图纸开口骂他,朱郎中忽然握住他的手说道:“小官人真神人也!”

    “哦?呵呵,哎呀,这个这么说呢,”杨怀仁听人家夸他神人,心里乐不可支,“朱郎中你怎么这么喜欢说实话呢,小生都不好意思了。”

    原来那图纸上,是杨怀仁画的一张蒸酒工艺的简单工序图。

    他穿越了两月,在自家的随园喝过不少宋代的名酒,这些名酒说起来大名鼎鼎,但真正喝起来也不过了了而已。

    最大的问题就是酒精度太低,酒液不纯净,过滤工艺不精导致白酒多多少少都有些酸味。

    于是他就有了把这些加工粗糙的白酒从新蒸馏过滤的想法。

    其实这些工艺说出来不难,只不过这个年代蒸馏和过滤工艺受到材料和成本的限制,无法量产而已。

    “小官人过谦了,我朱肱腆问一句,若是蒸出这酒来,不知在下能不能讨上一杯?”

    朱肱?杨怀仁听着这名字耳熟,好像老爹跟自己说起过。

    宋朝的酒圣?朱肱!

    “敢问先生可是江南吴兴人氏?”

    “咦?小官人如何得知?”

    那就对了。杨怀仁兴奋的一下病全好了一般,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因为一场发烧遇到了北宋的酒圣朱肱。

    朱肱是宋朝著名的医学理论家,相传在宋代,古时传下来的医书《内经》、《难经》和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已经没有全本,他毕生寻找这些医学典籍的残本加以整理,并依靠自己的行医经验补充了大量当时的经验方,著《无求子伤寒百问》,为中医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酒圣。他一生酷爱饮酒,更可贵的是,对不同地区的各色美酒的酿造也大有研究,其《北山酒经》详细记载了北宋时期几十种名酒的酿制方法。

    也是在这个时期,受《北山酒经》的影响,中国的酿酒工艺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成为此后近千年的酿酒圣典。

    在杨怀仁看来,酒文化不仅反映一个时代的农业,商业和制造也等经济方面的发展,甚至对思想文化,艺术的发展有着不可估计的影响。

    据《宋会要辑稿》记载,北宋仁宗年间,单单内廷直属的内酒坊和法酒库,岁酿酒所用糯米达八万石,至神宗年间,北宋设酒务近两千处,年酒税高达一千三百余万贯,可见北宋中期国家是多么富庶。

    张能臣《酒名记》记载高达二百二十三种北宋名酒,也正是这些名酒,用另一种方式造就了无数大文豪,大诗人和艺术家。

    晏殊“一曲新词酒一杯”;

    苏东坡“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范仲淹“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柳永“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李清照“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

    杨怀仁想着这些大文豪的们诗句,痴痴的留着口水抱住了朱肱的大腿喊道:“大神,带小弟一起玩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