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随园春
    ,!

    朱肱迫不及待的要验证杨怀仁的蒸酒之法,杨怀仁唤来了几个心灵手巧的工匠,两人一起河工匠们研究蒸酒器具的制作。

    何之韵只睡了一会儿,心里挂念着杨怀仁的病情,不到晌午就起来了。

    卧房里没瞧见人,却在厨房外边找到了杨怀仁,昨天还发烧犯迷糊的他,早已经生龙活虎,还跟朱郎中一起像小孩儿似的围着些冒着蒸汽,她根本看不明白的器具在手舞足蹈。

    杨怀仁看到何之韵,眉飞色舞的上来趴在她耳朵上说道:“韵儿,这下咱家是不发财都不行了,嘿嘿。”

    何之韵嗔怪的瞪了他一眼,伸出手来搭上他的额头试了试已经不再发热,才放下心来,见他满头的汗水,掏出手绢来温柔的给他擦脸。

    “仁郎,你的病还没好利索,怎么又出来胡闹?怎么还有朱郎中也跟着你……”

    朱郎中听见何之韵说到自己,走过来抚须大笑大道:“何家小娘子,杨小官人大才,大才啊!”

    杨怀仁俏皮地给何之韵飞了个眼色,“一般一般,全国第三。”

    不大会儿工夫,一股清液从整套器具的终端缓缓滴落到一个酒坛里。

    杨怀仁兴奋地拿起沽酒的竹筒盛了几小杯,示意大家都来尝尝这新法蒸酒的味道如何。

    朱肱端起酒杯,闭着眼睛先用鼻子使劲嗅了嗅,然后伸出舌头点了一点,接着整杯酒倒入口腔之中,却不着急饮下,而是在嘴巴里搅动了一番,最后才慢慢的咽下。

    “啊,酒气香浓,味道醇正,入口柔,一线喉,得饮如此美酒,我老朱此生足矣。”

    杨怀仁前世也是喜欢在工作之余小酌一下,看着朱肱这个大酒圣饮酒的姿态,感叹人家才是真正的品酒大家,这才是品酒的正确姿势。

    “朱郎中,难得您跟小弟如此投缘,不如这新蒸酒,您来给起个名字可好?”

    “好好好!小官人如此抬举,我老朱就献丑了。

    喝了这酒,真是如沐春风,你家的酒楼叫随园,不如这酒就叫‘随缘春’吧,如何?”

    “随缘春?”

    杨怀仁念叨着,跟何之韵对望了一眼,随即笑着给朱肱行了一礼,“好名字,多谢朱郎中赐名!”

    整套蒸酒器具目前看起来还不够完善,需要日后在不断的实践中继续改进。

    杨怀仁吩咐工匠们按照现在的工艺制作更多的器件,一个酒水深加工的蒸酒小作坊就形成了。

    朱肱为人爽快直率,拒绝了杨怀仁给的诊金,只等着整整滴满了两大坛随缘春,夹在腋下才来告辞。

    杨怀仁心里喜欢朱肱这种直爽的性子,而且在整个蒸馏酒的过程,朱肱在很多细节上都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连自己各种酿酒的法子也教给了他。

    所以杨怀仁准备了千两银饼作为答谢,不料被朱肱拒绝了。

    “杨小兄,你我相遇乃是缘分,兄弟之间就不用这些黄白之物来维系了吧,你要答谢,这两坛美酒就算是最好的答谢了。”

    “翼中兄何不留下来,小弟晚上亲自准备些酒菜,你我二人一醉方休!”

    杨怀仁想让他留下来,这样的朋友,他打心底喜欢。

    “多谢兄弟美意,只是在下这次回京只是述职,暂住在邻村一个远房同族家中而已。

    今日便要回去收拾行装,明日好去吏部换了官文去雄州上任了。

    你家随园菜肴美味冠绝京城为兄早有耳闻,只是时间匆忙,没法去尝一尝了,但是得了这两坛绝世的美酒,为兄也不虚此行。

    如果日后有缘相见,一定陪兄弟不醉不归!”

    说完朱肱转身就走,杨怀仁深躬一礼,“一定会再见的,到时小弟舍命相陪,不醉不归,朱兄保重!”

    朱肱没有回头,十分豪放的仰天大笑,两腋夹着美酒像个鸭子似的迈着大步走远了。

    在如今官场里,人人忙着勾心斗角,争名逐利,还能有朱肱这么一号豁达之人,杨怀仁无法不对他产生敬佩之情。

    在交通和通讯都极其落后的宋代,这一次的再见也许就是再也见不到了。想到这些,杨怀仁竟有些淡淡的伤感。

    原来郡王府的下人们,都是非常能干的,杨怀仁从不怀疑这些命苦的人对自己的忠诚,别院内的管家,账房,管库等职位都交给了相应的人员。

    此后,正式把别院大宅的中的几座偏院改造成了蒸酒作坊,豆腐作坊和食材初加工作坊,把庄子里的农事和建设蔬菜大棚的任务交给了黄老汉。

    一切安排妥当,庄子的建设如火如荼的开展起来,农户们不用再缴田租,仆子们也有了活计能拿工钱,大家感激东家杨怀仁的同时,干活也更加卖力了。

    朱肱开的药果然效果甚好,不几天,杨怀仁的伤口也好的差不多了,怕母亲担心,和何之韵离开了庄子,回到了随园。

    王明远和莲儿都非常能干,不论随园还是家里,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来随园学习制作牛肉面的各个酒楼的厨子们也已经回到了各自的店里,不几天东京城里十几家大型食肆开始供应随园牛肉面。

    他们供应的牛肉面味道和随园已经差不许多,但食在客们心里,随园的牛肉面才是最最正宗的存在,所以每天早上,依旧风雨无阻的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拿号。

    羊乐天和李烟牛觉得现在店里厨子已经够用,可以开晚市了。

    杨怀仁也觉得随园经营已经走上了正轨,同意了他们开晚市的请求,另外,应广大食客要求,牛肉面每日的定额,提升到了每日五百碗。

    转眼已经八月,随园里几棵桂树一夜之间仿佛蒙上了一层黄色的轻纱。

    蒸酒作坊的产量从一开始一天十来坛提升到一天近百坛,源源不断的包装精美的随缘春从庄子里送来,然后送进了随园里空置了许久的地窖里。

    可是杨怀仁却没有着急出售,他琢磨着怎么让随园春比牛肉面更加一鸣惊人。

    秋闱也近了,看着蔡水河畔越来越多的各地士子们,杨怀仁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