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两只老虎
    ,!

    佛语有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赵霏儿打开了一扇小门,站在门的一边开始有节奏的拍起手来。

    杨怀仁不知她要干什么,挣扎着坐起来,惊恐的望向烟漆漆的洞口,不知道里边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走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随着她清脆的拍手节奏,烟暗里传来“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渐渐的有两只眼睛从洞口里冒出来。

    杨怀仁定睛一看,心道不好,以光的速度把赵霏儿全家上下挨个骂了八百遍。原来是两只幼虎缓缓的从小门里走了出来。

    虽说是幼虎,却也有大型狼犬那么大体型了。它们张着血盆大口,流着口水向着杨怀仁扑了过来!

    “我草!来人啊,救命啊!老虎吃人啦!”

    杨怀仁扯着嗓子破口大骂,本能的开始大喊救命。

    “咬他耳朵!”

    赵霏儿给老虎下达了指令,自在的倚在墙上,看着他害怕的样子就充满了无限快感,一张俏脸却带着一副冷酷的笑容,“你喊啊,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听见!哈哈!”

    杨怀仁怎么也没想到赵霏儿这么变态,竟然养老虎咬人玩,更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大老爷们竟会给老虎做了晚餐。

    这时候想什么也晚了,两只老虎已经扑倒他身前,他害怕都来不及了,脑袋里只有茫茫的一片空白,他绝望的闭上眼睛,等待着被这些野兽撕成碎片的那一刻来临。

    没有等到被疯狂噬咬的痛苦,杨怀仁感觉有两个带着腥臭味,热乎乎又软嗒嗒的东西在他脸上划过。

    惊疑之中睁开双眼,发现老虎并没有咬自己,而是亲昵的拿大舌头在舔舐他的脸蛋,杨怀仁又惊又喜,平静了下心情,才去想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霏儿看傻了,搞不明白眼前的状况,怎么自己养的两只小老虎不听指令去咬恶人的耳朵,还温顺的靠在他怀里,跟他表现的这么亲昵?

    杨怀仁壮起了胆子盯着老虎的眼睛看,才发现两只老虎的眼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臭蛋?毛球?”

    两只小老虎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字,更是欢快,趴在杨怀仁的身上使劲的用自己的身体去蹭他,好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伙伴一般。

    杨怀仁开心的大叫起来,记忆回到了前世。

    那时候刚回到老爹的胡同饭馆,除了厨房的基础工作,收拾剩饭菜和倒垃圾也都是他的活。

    每次去倒垃圾,总是有两只又臭又脏的流浪猫在垃圾堆里觅食,两只猫都因为长期吃不饱而生的又小又瘦,一只特别臭的小烟猫有条腿是瘸的,另一只小黄猫身上毛皮已经开始溃烂,境况十分凄惨。

    杨怀仁本就心肠好,见它们可怜,每天晚市后就收集些剩饭剩菜放到一个盘子里,然后偷偷的放在饭馆的后门那里,让两只可怜的流浪猫来吃。

    一开始两只可怜的小猫还有些怕生,等他离的远了才战战兢兢的过来吃,日子长了,才对他信任起来。

    杨怀仁又捡了些木板,趁闲暇时间给它们做了个小窝,放置在后门的阶梯下面,把自己的一些旧冬衣铺在了小窝里,让它们不在受风淋雨。

    后来又从网上学了怎么给它们治伤,没多久,当初病痛缠身,形状可怜的两只小猫都慢慢回复了健康的模样,瘸腿的小烟猫能正常走路了,小黄猫一身毛皮也重新长了出来。

    小动物都是有灵性的,谁对它们好,虽然不会说,但是它们心里都懂的。

    渐渐的两只小猫咪就跟他熟悉起来,杨怀仁也把它们当做了自己宠物,就给他们起了名字,原来臭臭的那只烟猫起名臭蛋,另一只毛茸茸的起名毛球。

    从此后每天杨怀仁在休息的时候都会去后巷,给它们带些吃的,然后在它们的小窝旁边支起躺椅,或看会儿书,或睡个午觉。

    臭蛋和毛球这时候就跳到躺椅上,一边一个躺在他身上,时不时的给他挠挠痒痒。

    后来杨怀仁魂穿到大宋的一个书生身上,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两个同样魂穿的小伙伴,而且它们的魂穿是升级版的。

    杨怀仁扭扭身子露出自己被反绑的双手,臭蛋非常聪明的用牙齿把绳扣咬断,毛球拿头拱着他站了起来。

    赵霏儿痴傻了,一张樱桃小口张得鸡蛋那么大,像是见了鬼魂似的,任她想破了脑袋也没弄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

    杨怀仁忘记了绑住自己的绳索正是自己的腰带,猛地站起来,裤子却掉在脚腕上,露出了他自己缝制的大裤衩。

    “啊!淫贼!”

    赵霏儿大喊着用双手捂住了眼睛,杨怀仁尴尬的提起裤子,趁她掩面的工夫走到她面前,跟变态小萝莉来了个壁咚。

    “既然你都给叔叔定性了,今天叔叔要不弄出点事实来,都对不起这么好的称号!”

    赵霏儿偷偷地放下手,见他已经贴到自己面前,左手按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上。

    他的身体快贴到她身上了,一张臭脸跟自己也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喘息之间,有一股气流喷到她的脸上,痒痒的好难受,可她又不敢抬头去看他凌厉的眼神,只好低着头不敢动弹。

    他不会真的欺辱我吧?要真是那样,我堂堂郡主还有何颜面出门见人?

    赵霏儿双颊飘红,胸口起伏,胡思乱想了一阵,才想起杨怀仁不过一个文弱书生,虽然是个男子,却肯定不是自己对手,于是她抬起右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杨怀仁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似乎反应更快了,力气也更大了一些,见她右手打过来,忙收回按在墙上的左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赵霏儿一巴掌没打到他脸上,却被他死死抓住了自己的手腕,才发现他力气原来可以这么大,一时又气又急,又抬起左手打了过去。

    杨怀仁早料到她有这一手,早准备好右手去抓她打过来的左手手腕。

    两只纤细娇嫩的皓腕被杨怀仁擒住,赵霏儿羞怯的不知如何是好,两个人面对面靠的太近,眼看鼻尖都要碰到了,赵霏儿只好又低下头去。

    她这一低头更难为情了,杨怀仁宽松的裤子又掉了下去,羞臊的她紧紧闭起了眼睛,歪头冲着门外大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杨怀仁扮出一副采花大盗的吟荡模样,奸笑着说道:“嘿嘿嘿嘿,你喊啊,喊破了喉咙也没有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