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吓唬郡主
    ,!

    赵霏儿是嘉王赵頵的爱女,杨怀仁自然不会真把她怎么样,但是刚才她仗着高贵身份欺凌自己,不对她惩戒一番也是说不过去的。

    说起来赵頵这个当王爷的,后宅里却没有旁的皇族贵戚那样妻妾成群,除了正妃林夫人,只有一位侧妃,还是林夫人的亲妹子。

    林正妃无所出,侧妃林氏生养一女一子。幼子年少,只有六岁,另一女便是十三岁的梓潼郡主了。

    作为王爷唯一的女儿,郡主自幼便被王爷视为掌上明珠,从小到大,府中上下对她都一味的宠溺,连王爷也不曾打骂过她,于是养成了她飞扬跋扈的性格。

    在她眼里,不论是内侍宫人,还是圈养在兽园的飞禽走兽,只不过是她的玩物,稍有拂逆,便动手责罚打骂,今日见有人偷他父王纸张,才大动干戈。

    眼下被她口中的那个蟊贼抓住了双手逼在墙上,不能动弹又无路可退,而且这个贼人竟然如此浪荡,裤子也不穿,且毫不在意,脸上那副色眯眯的样子更是让她第一次感到害怕。

    杨怀仁裤子拖拉到脚跟,只穿着一条大裤衩,样子自是不雅。想起她恶毒的手段来,也不计较自己的形象了,决心今日好好替王爷教育教育他的宝贝千金。

    “小娘子,你就不要挣扎了,今日得罪了叔叔,叔叔让你见识见识满清十大酷刑!”

    杨怀仁命令臭蛋和毛球逼到赵霏儿身前,才松了抓住她的双手。回头扯了掉落在地上的腰带先把裤子系上,又拾起她的鹿筋软鞭把她像刚才自己的样子反绑了起来。

    赵霏儿带着恚怒被杨怀仁绑了个结实,再看看自己养的两只老虎,竟然吃里扒外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心里凄凉,“呜呀”一声哭了出来。

    一时间小脸儿通红,身子也跟着啜泣抖动起来,小嘴儿挒得老大,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一双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杨怀仁,哼哼唧唧的说道:“你欺负我一个小小女儿家,也不怕坏了你正人君子的名头?”

    杨怀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心道你个小妖精,跟我演上了是不,你扮哭戏好歹挤出几滴泪来,呜呀呜呀动静倒是挺大,干打雷不下雨糊弄观众就是你不对了。

    “吆吆,你小脸儿变的倒快,拿出点敬业精神来好不好?

    刚才不是一口一个蟊贼喊的痛快嘛,怎么这会儿听了叔叔说要上刑了,又想起来夸我是证人君子了?

    实话告诉你,叔叔就不是正人君子!叔叔不但是恶人,还是最恶的那种!”

    杨怀仁装出一副恶贯满盈的嘴脸,言语里无恶不作的语气,好似一个穷凶恶极的大恶人,连臭蛋和毛球也借着主人的淫威,龇牙咧嘴冲着她“嗷呜”的叫了几声。

    装可怜行不通,赵霏儿脸色变的比天上的云彩还快,立即收了可怜模样,瞪起眼睛,阴着脸叫嚣道:“恶贼,你今天欺负了我,等我告诉我皇帝哥哥,让他诛你九族!”

    她不这么说还好,越这么说,杨怀仁心里越是暗暗下了决心,今天不给你把这仗势欺人的性子改过来,我直播吃翔。

    硬来是不行,人家怎么说都是一个小姑娘,自然动粗是使不得的,那么就只有拿些她害怕的事情吓唬她。

    “嘿嘿,既然你这么说,叔叔为了不让你皇帝哥哥知道这件事,只有杀人灭口了。

    不过嘛,叔叔这人一向仁慈,不如叔叔说几个死法,你自己选一样。”

    赵霏儿听他这么说,心中才开始怕了,懊悔不该拿刚才的话来激怒他,结果反倒让他起了灭口的心思。

    再想求饶,又怕他当自己是故技重施,一时又想不起其他的办法,急的一脸惊恐,豆大的眼泪真的掉了下来。

    “你也知道,叔叔只不过是个小厨子,像纣王的炮烙,秦皇的五马分尸这种,太残忍了,小郡主细皮嫩肉的,叔叔怎么忍心用到你身上呢?

    叔叔知道有种腌肉很好吃,据说是把肉放到一个大瓮里,然后撒上咸盐和香料,拿白酒泡制七天,取出来用猪油上锅一煎,那味道,啧啧,想想都流口水。”

    赵霏儿一听要把她泡成腌肉煎着吃,一张小红脸顿时吓得煞白,缩在地上瑟瑟发抖,使劲摇晃着小脑袋求道:“不要,不要,我不变成煎肉!”

    杨怀仁心里暗喜,这才第一道菜上场,就吓成了这幅熊样,只是如果就此打住,恐怕这小孩不长记性,没几天又再欺负人。

    他蹲下来,摸摸她的小脑袋,“哎吆,小郡主这么瘦,身上也没有几两肉,再拿盐一腌,就更剩不下多少了,不如换一种,囫囵着油炸,你看怎么样?

    听说冥府的阎王最喜欢吃油炸的小鬼,谁让他们生前总喜欢欺负人呢?不能让阎王老爷自个儿这么有口福,叔叔也要试试这吃法究竟是如何的美味。”

    赵霏儿随着他的话联想到一幅画面,自己被牛头马面囫囵扔进了滚烫的油锅里,四周的阎王判官都拿着刀叉等着吃她的肉。

    “不要,不要!呜呜……”

    这回郡主可是真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平日里的跋扈之气一点儿也没有了,变成了乖巧温顺的小女孩儿,红彤彤的眼睛里神色全是柔弱。

    “不要啊,那算了,本想给你留个全尸。还有一种,叫蒜苗炒猪蹄,这个简单,叔叔劝你就选这个吧。”

    杨怀仁说着就去脱她的绣花鞋,边脱边嘟哝,“真臭,没想到你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儿竟也是个臭脚的婆娘。”

    他只知道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刻意没有去触碰小郡主的身体,却没觉得碰她的臭脚丫子是何等大事。

    赵霏儿从小到大,哪里被男人碰过,而且第一次就是被杨怀仁碰了她最敏感的一双小脚丫,立时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脚尖传来,像是触电了一般。

    她脸上的颜色又从煞白变回了桃红,恐惧的感觉被另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感代替,混身每一寸肌肤都潮热起来,忍不住娇喘一声,“坏人,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