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叔叔我不敢了
    ,!

    杨怀仁感觉到赵霏儿有些不对头,这个野蛮小郡主怎么突然一副这么暧昧的神情?

    手里还拿着她那双粉底兰花的绣花鞋,看着她一双小巧可爱的玉足并在一起,杨怀仁有些痴了。

    那双脚真是太精致了,洁白如雪的肌肤似泛着荧光,调皮的脚趾缩在一起,却像是透明的水晶一般,一条天然雕饰的曲线从脚窝延伸到脚跟,又顺着微微的淡粉色脚踵划向如莲藕般水润的小腿。

    想什么呢!杨怀仁拿绣花鞋抽在自己脸上,小郡主的年龄放到后世只不过是个初中生而已,还是什么都还不懂的孩子,自己竟然产生了龌龊的想法,真是该死。

    再说了,就算她长大了成人,人家是个高贵的郡主,也不是自己一个小破厨子可以拥有的,况且他已经有个大美人何之韵了。

    看着赵霏儿楚楚动人的样子,杨怀仁有些心软了,但是就这么放过她,说不定她记仇,事后不知道要怎么报复自己。

    他狠了狠心,决定还是照原计划进行,一定要让她知道就算她是郡主,也不是可以随便凌辱别人的。

    杨怀仁夺过她一只脚丫来,一巴掌呼在了她的脚心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你知道错了吗?”

    赵霏儿本羞怯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被他突如其来这么一巴掌抽在脚心,“啊”的叫出声来,火辣辣的疼痛从脚底传来,连胸口里也跟着颤抖起来。

    “知道了,我知道了!”

    杨怀仁使劲拽住了她极力想缩回去的脚丫,“啪”,又是一巴掌。

    “你说你哪里错了?”

    赵霏儿如何使劲都抽不回被他拽结实了的脚丫,被那种火辣的疼痛折磨的的抻直了腰身,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快感麻痹了全身,忍不住又咬着嘴唇“啊”了一声。

    “我,我不该绑你,不该打你,不该放老虎咬你。”

    杨怀仁看着她把脑袋缩到一对纤巧的肩膀里,眯着眼睛神情竟有些迷醉,又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就单单不该欺负我吗?那些内侍和婢子们呢,他们生来就该被你欺负?”

    “不该不该,”赵霏儿急忙答道,“我以后也不欺负他们了。”

    “你说话可算数?”

    “算数,叔叔我真的不敢了!”

    杨怀仁停了下来,想了一想,又冷不丁一巴掌抽了下去,“听你这么说我怎么不信呢?”

    赵霏儿这会儿已经被交织在一起的疼痛和快感折磨的三魂没了七魄,整个人娇嗔不止,混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像一只离了水的鱼儿一样斜靠在墙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羞臊的瞅着眼前的刽子手。

    “真的,真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杨怀仁这才放下了她已经被打的通红的左脚,又抓过她右脚来,佯怒道:“你不会是敷衍我,等我走了就告诉你老爹来报仇吧?”

    “不会不会,我谁也不告诉,我发誓。”

    赵霏儿心道,这种事我能告诉谁啊,又敢告诉谁啊?这坏人就是变着理由折磨我,可是他折磨的人家心里好舒服,快要飞到天上去了。

    “那这老虎是我的了,你说呢?”

    赵霏儿混身燥热,内心里早投降了三百多回,嘴唇都要咬出了血来,哪里顾得上老虎?

    “是你的,你想要什么都是你的!”

    杨怀仁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轻轻放下她的玉足,附身给她解开了绳索。

    “你记住,每个人都是爹妈生的,这世上受苦的人已经很多了,不要因为你的任性,再多几个了。”

    话说的淡淡的,传到赵霏儿耳朵里,却在她心湖里激起了层层涟漪。

    她蜷缩着身子,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抬起头来望着那个说话的男人,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已经走进了她的心里,眼神也迷离了。

    “叔叔,我的脚真的那么臭吗?”

    杨怀仁看着她,已经不是刚才那个跋扈的郡主了,楚楚可怜的样子又变成了一个平凡的少女。

    “呃……”他下意识的翻过手心看了看,“不臭,有颗善心的女孩儿的脚都是香的。”

    说完唤了臭蛋和毛球跟着他跨出了门去。

    赵霏儿依旧抱着自己的双腿,痴痴的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脚丫,露出了雨后兰花盛开般的笑容。

    站在院外等候的内侍们只听到屋子里一些喊叫,却不知道屋里发生了什么事,见杨怀仁身后领着两只幼虎走出来,吓得颤抖着抱在一起。

    杨怀仁唤了两个小丫鬟进去照顾郡主,也不管王府的内侍们惊恐的样子,指了一个小太监引路,领着臭蛋和毛球径直出了王府。

    他一点也不担心他们把自己和郡主的事情告诉王爷或王妃,郡主以前的脾气,相信还是有很大的威慑力的,以后发现郡主转了性子,说不定还要多谢他杨怀仁。

    老虎毕竟是猛兽,让路人看到了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杨怀仁安抚了赶车来的马夫和杨福半天,才让他明白这两只老虎不会咬自己人。

    幸亏这会儿王爷住的地方路上是没有行人的,臭蛋和毛球现在体型还不大,抱起他们放到车棚里,放下帘子,才吩咐杨福快快回府。

    杨怀仁现在乘坐的马车是府上刚买的,前段时间莲儿见他时常要出门用车,每次去租车有很麻烦,如今府上又不差钱了,于是从车行买回来三幅车驾,六匹赶车的键马,又聘了五个个会赶车懂养马的车夫。

    车棚本来是很宽敞的,坐上五六个人也不会拥挤,可今天杨怀仁从赵頵的书房里敛了不少上好的宣纸卷,再加上两只体型如大狼狗般大小的老虎,就显得有些局促了。

    一路上杨怀仁只好抱着臭蛋和毛球,这样一来这俩小老虎可高兴了,此前许久没见到主人,懵懵懂懂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却变了另外一幅猛兽的样子。

    糊里糊涂跟其他一些猛兽关在王府,还时常被郡主的鞭子招呼,训练他们听她的话去攻击一些布袋草人。

    没想到能重新回到主人的怀抱,两只小老虎开心的舔着杨怀仁的脸,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