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武举初试
    ,!

    发誓要把身体练得棒棒哒的第二天,杨怀仁就后悔了。

    何之韵变身周扒皮,天不亮就学公鸡打鸣,提了根哨棒叫醒了他去练武,美其名曰闻鸡起舞。

    王明远现在是王掌柜,早早就去赶早市采购随园一天所需的食材,莲儿的小院里只剩下四人,关了院门,师父何之韵开始传授伏魔棍法。

    烟牛哥哥神采奕奕,跟着何之韵的动作,一根棒子在他手里耍的有模有样,再看杨怀仁这边,就惨不忍睹了。

    一样米养百样人,一样的师父能教出不同的徒弟。

    伏魔棍法并非多么难学,但是杨怀仁舞了半天,还总是像个被耍的猴子,最基本的起势都没有学会,师父看了只是笑,倒也不着急。

    既然学不会,杨怀仁也不勉强,索性就耍一通自己熟悉的齐天大圣大闹天宫,神色和动作倒是把猴儿学了七分相似,惹得两个小美女掩嘴轻笑。

    烟牛哥哥学得认真,一个时辰的工夫就把十二式的基本套路学全了,只是表演的套路和实战应用是两码事,能不能制敌取胜,这些就要看他是否能融会贯通了。

    天光大亮,两个学武的徒弟已是出了一身臭汗。

    沐浴更衣,虽然因为乍一运动胳膊和小腿都有些酸胀,但是杨怀仁实实在在的觉得自己神清气爽,早饭连喝了三大碗小米稀饭。

    此后的三天,何之韵照例每日寅时就唤他们起床习武。

    八月初一这天,是武举初试的日子。杨府上下全体出动去城西的琼林苑西苑校场给烟牛哥哥加油助威。

    随园春也在这一天上市,杨怀仁是一点儿也不担心,有王爷的名头做广告,他不愁不热卖,反倒鬼鬼岁数吩咐羊乐天做足了准备,也不清楚他要干什么。

    西苑校场本是东京禁军龙武卫的演习所,占地三百余顷,平时闲杂人等是不得入内的,只在开武举时作为考试场地对外开放。

    这日里校场内外竟是人山人海,校场北侧的观武台也早已坐满了人。

    正发愁没有观看的好位置,一个青衣小厮凑到杨怀仁面前,说有人早已为他们准备好的坐席。

    杨怀仁想也没想就跟着小厮寻了路径上了看台。

    其实也不用他费脑筋去想,他在大宋认识的人也不多,有能力给他占地方的人就更少了,既然人家给面子,不管是谁,接着就是了。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冲他招手,杨怀仁瞅清楚这人模样,看看身边的何之韵,脸上有些不自在了。

    嘉王忙着给他推销酒水去了,梓潼郡主赵霏儿不知怎么知道他今天要来观看武举,早已经给他全家占好了前排一正派视野良好的位置。

    穿了一身便服的赵霏儿在一群达官贵人中间,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站起来招呼他们落座,杨怀仁只得硬着头皮上前行了一礼,唱了一声见过郡主。

    赵霏儿调皮的冲他撅了噘嘴,早看到他身后的大美女何之韵以及杨母等人,又换了一副迷人的笑脸儿去搀杨母坐下,把杨怀仁晾在了一边。

    杨母听说这就是嘉王的女儿梓潼郡主,忙要躬身行礼,却被赵霏儿扶住,先行了个晚辈的见面礼,一口一个老夫人喊得亲切。

    几个女人来来回回的行礼也不嫌啰嗦,杨怀仁早已坐定,在偌大的校场上寻找烟牛哥哥的身影。

    不大会儿工夫,一个阁官从主席台走出来,念了一道圣旨,叽里咕噜跟念咒似的说了半天杨怀仁也没听清说的啥,反正害的所有人都伏在地上跪了半柱香的功夫,最后山呼万岁,武举才算正式开始。

    武举的初试其实很简单,第一项就是力试,百十个五六十斤重的大石锁,两个一组一字儿排开,参试的武人只要上前一手一个,连举十下就算通过。

    成排的石锁后边是排了队的举子们,一个个虎背熊腰,早已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一个令官举起木槌重重的在直径四尺的打铜锣上敲一下,武人队伍里第一排便站了出来,听着令官的口令开始举重。

    参试的举子们都是身强体壮之辈,这项测试对他们来说自然不在话下,有些武士为了显示自己的臂力,甚至把两把石锁舞了起来。

    其他的武士也不甘示弱,有样学样,霎时间校场上石锁飞舞,观战的人群也爆发出一阵阵叫好之声,场面好不热闹,完全没有了考试该有的严肃,更像是庙会上的杂耍表演。

    杨怀仁远远的看见了略显紧张的烟牛哥哥,下一轮就到他了。

    忽然兵部的一个官员叫停了考试,说用五十斤的石锁测试太简单了,十中有九都能通过,参试的武士有近万人之众,这么考下去不知道要考到什么时辰。

    于是龙武卫的禁军士兵拿走了五十斤的石锁,换上了重达一百斤的大石锁。

    这么一换果然见效,下一组上来的人只有一半能通过。

    对于烟牛哥哥来说,仿佛五十斤和一百斤并没有什么区别,只见他稍稍用力,便一手一个举了起来,跟着口令上下连举了十次,轻松完成。

    杨怀仁兴奋的打着呼哨给他加油助威,李烟牛早看到看台上的他,倒没有特别兴奋,只是憨笑着冲看台上抱了抱拳,以示谢意。

    有些前边举五十斤石锁通过了的人庆幸自己运气好,后边的人就倒霉了,一半人初试都没过就的收拾包袱回家,心中甚是不服,可披盔戴甲的龙武卫的禁军站在那里,也倒没有人敢鼓噪。

    一整上午就只看肌肉发达的大汉们举石锁,也是十分乏味,第二项骑射下午才进行,校场周围观战的群众也没人离去,更外围早已聚集了提供各色小食的摊贩,扯着嗓子推销自家的小吃,比西市上还热闹几分。

    梓潼郡主早预备好了众人的午饭,不等奴婢们盛上来,杨怀仁站出来说道:“多谢郡主的款待,今日我们自带了午饭,也请郡主一起品尝。”

    说着示意杨府的丫鬟端出了食盒,分发给大家。

    赵霏儿早知道杨怀仁大名,对他准备的食物十分好奇,打开食盒拿出来一看,又叫不上名来,两只大眼睛又向杨怀仁瞅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