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骑射比试
    ,!

    李烟牛大嚼着杨怀仁给他特制的加肉汉堡包,却没有心思去细想嘴里的美味。

    上午的力试,对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但下午的骑射比试,他就有些心虚了。

    大宋的律法里对军器的管理甚严,对民间私造,使用和畜藏军用的武器和弓弩都进行了极大的限制。

    《宋刑统》里明文规定了各类军器的使用范围和私蓄兵器的处罚。

    像弓,箭,短矛,刀,枪等民用版武器虽然属于非禁的范畴,但也对这类武器的长度,重量和规格规定出了控制性的标准。

    比如朴刀规定了刃长不能超过二尺,具弓拉力不能超过一石。

    当然,上有政策,下游对策,民间那种短刃的朴刀却把刀把做到几尺长,变成了长兵器,就是一个例子。

    但是远程武器方面就没法钻这样的空子了,拉力无法逾制,导致来参加武举的民间武者们很少有机会练习射术。

    骑射考试其实分两部分,步射和骑射,步射是在站立静止状态下分九箭射击三个靶位,骑射是在马上运动的状态下同样九箭射击三个靶位,靶位的距离设置为五十步。

    两轮共十八箭,最少要中的十二箭才能过关。民间的一石弓有效杀伤距离也就五十步,所以如果没有军用大拉力的军弓,即使能射中也容易因为箭矢力量不足而落靶。

    所以骑射考试对于科班和军户出身的武人们就有了巨大的优势。

    烟牛哥哥虽然操控过弓箭,却因为无法经常使用,熟练度肯定不够,像他这种纯粹民间的武人就在这一项考试上就处于一种天然的劣势。

    而且骑射的时候所骑的马匹也是参试者自行准备,杨怀仁家里新买的马匹都是拉车的马,到了校场上表现如何犹未可知,也难怪李烟牛紧张了。

    第一组参试的武士已经上场,科班出身的武士们的优势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一组二十个人,出身将门或军籍的十二个,有十个达标过关,只有两个被淘汰;而来自民间的八个人,只有一个白袍小将达标,其余七人都没有过关。

    李烟牛第二组出场,他换了一身硬皮轻甲,内衬一身藏青色麻衫,手握硬弓,背负牛皮箭袋,高大的身材加上这一身兵士的装扮倒让他显得颇有将军气质。

    他站定了了指定位置,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令官一声令下,烟牛哥哥开始弯弓搭箭,只听“嗖”的一声箭哨响起,一支白羽箭破空而出,转眼间箭头没入了靶心,发出“嗡”的一声,箭身还在颤抖。

    李烟牛见第一箭命中,长出一口气,心中稍定。

    看台上杨怀仁兴奋地大声喊叫起来,他没想到烟牛哥哥原来射箭这么准,一时难以自已,欢呼雀跃的像是自己射中了靶心一般。

    开心的呼喊了一会儿,想想又怕惊扰了烟牛哥哥,忙捂着嘴重新又坐了下来。

    李烟牛刚才那一箭仿佛找到了感觉,之后的几箭都稳稳的拉弦,等瞄准的差不多了才肯射出,也正因为他每一箭都做足了准备,所以箭无须发,连中了八箭。

    杨怀仁放下心来,觉得这骑射烟牛哥哥已经稳稳拿下,只要最后一箭也命中,那么骑射的时候只要中三箭就可以通过初试了。

    李烟牛射完了第八箭,却感觉手中的硬弓越来越吃不住劲了。

    他每一箭都加了力道去硬拉,恐怕羽箭像前边第一组的一些选手一样明明射到了靶上,却因为力道不足没有插住而落靶,但是持续的过分用力导致弓身已经有些有些变形。

    拉第九箭的时候,弓身果然出了问题,他松开羽箭的一刹那,硬弓被生生拉崩,断为两截,羽箭虽然已经射出,却因为弓身断裂的那一刻偏离的原本瞄准的方向,没有射中箭靶,插入了旁边的草丛中。

    这把硬弓还是花了十贯钱新买的,没想到只用了一次,就被用废了,李烟牛有些心疼,更让他担心的是,他只有这一把硬弓,接下来的骑射他不知道要如何完成。

    他愁眉苦脸看向看台上的杨怀仁,正想着怎么跟他说辜负了他以及家人的期望的时候,背后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位哥哥真是天生神力,小弟佩服不已,若是哥哥没有准备备用之弓,可以先用小弟的这把。”

    烟牛哥哥回过头来,见是刚才第一组考试中射中了十五箭的那个白袍年轻人。

    “这个……”

    “哥哥莫要客气,速速拿去先通过了考试再说,哥哥事后只管请小弟吃一顿好酒便是还了人情。”

    白袍年轻人说话豪爽,令官早已催着他上马,烟牛哥哥也不再推拒,抱拳说了声“多谢”,才接过那把长弓,急急去寻自己的马匹。

    这把长弓是柘木所制,是一把弓身长五尺的三石强弓,比军中的两石军弓更加强力,李烟牛握在手里就感觉到这把柘木弓的威力定是不小。

    令官宣了口令,李烟牛翻身上马,大喝一声“驾”,座下黄骠马嘶吼一声飞了出去。

    五尺的长弓按说不适合骑射,因为弓身太长导致坐在马上搭箭的时候容易碰到弓的下摆,而导致射不准确。

    但这样的问题在身高臂长的烟牛哥哥身上就不算问题了,只见他轻舒猿臂,将柘木长弓完全伸出去,右手从箭袋里摸了三支羽箭出来,将两支放入口中咬住箭杆。

    杨怀仁没想到烟牛哥哥竟然还有这一手,又开始大声叫好起来,身边的那些贵人们似乎很不屑,讥讽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说:“少见多怪!”

    赵霏儿觉得面子上挂不住,拿眼神回瞪了他们一眼,才撇过身子来偷偷的去拽杨怀仁的衣角。

    “哎,能别跟个大傻子似的好吗?骑射考试要求五十步之内要射出三箭,人家都是这么取箭的,若是一箭一箭的从箭袋里掏,就赶不上了。”

    杨怀仁听了她提醒,才讪讪的坐下,脸上挂着三条烟线。

    原来这是骑射的基本功,想想自己方才大惊小怪的土包子的嘴脸,好不懊恼。

    他愁着脸一脸怨念看着赵霏儿,忍不住埋怨道:“也不早跟叔叔说,叔叔一向走在时尚最前沿的形象这一下子全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