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河北卢进义
    ,!

    李烟牛策马飞奔,转眼就来到第一个箭靶前,他铁柱般的双腿夹住胯下黄骠马,尽力让它跑的平稳,右手拉满了劲道,大喝一声“着!”

    羽箭吃足了力量,“咻”的一声飞了出去,第一箭还在空中旋转着飞行,他又拉满了第二箭。

    当第一箭射中靶心之时,第二箭也已经从他手中飞了出去,第三箭又拉在了弦上。

    “梆,梆,梆!”

    三箭之间只有两秒的间隔,相继穿过了靶心!三只羽箭有一半的箭杆穿入了足有一寸后的木质箭靶之中。

    李烟牛见三箭全部中的,兴奋的握着长弓的手不禁颤抖起来!

    看台上众人也被这漂亮的三箭折服,纷纷起立欢呼起来,赵霏儿冲着发愣的杨怀仁挤眉弄眼,“这回你可以唱彩了,却又怎么不喊了?”

    杨怀仁报以幽怨的眼神,极力要挽回刚才掉了一地的面子,故意装出若一副无其事的样子,强忍着心中激动说道:“叔叔早知道烟牛哥哥箭术无双,刚才那是逗你玩呢。”

    黄骠马向着第二个靶位疾驰,一段过往的记忆闪过李烟牛的眼前。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十来岁的孩童,经常偷偷拿出父亲藏在箱底的一把长弓把玩,却怎么也拉不开那根紧致的弓弦。

    李父见他喜欢,就给他另做了一把小弓,手把手教他射箭。他学的很快,加上他从小力气就异于常人,十三岁的时候就能拉开父亲的三石长弓了。

    那把弓也是一把上好的柘木制作的长弓,足足能射一百五十步那么远的距离。

    后来他的父亲得了急病去世,母亲伤心欲绝,天天以泪洗面,渐渐的就哭坏了身体。此后的十余年,他带着体弱的母亲回到原籍开封。

    他识字不多,又没有其他吃饭的本事,只能靠自己一把子力气,去西市或者码头上接些扛包的散活,赚些苦力钱来赡养母亲。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记得父亲去世前给他说的话,“好男儿当顶天立地,精忠报国。”

    那时候他不懂这些话的意思,以为能参军戍边就是报效国家,可是他又是个至孝之人,为了照顾母亲,多少次朝廷募兵他都没有能参军。

    那个梦想随着一天又一天逝去的光阴逐渐被隐藏在心底,直到他遇到了杨怀仁。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月的相处,但是他信任这个弟弟,信任到能把自己和母亲的生命都交付给他,所以他决定参加武举,去实现父亲的遗愿。

    李烟牛知道杨怀仁不会问他为什么要参加武举,因为他把自己当兄弟,无论自己要去做什么事,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

    李烟牛手中握着白袍年轻人借他的长弓,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把柘木长弓,和小时候用过父亲的那把柘木弓感觉上太相似了。

    所以他即便多少年没碰过弓箭,又一次拿起来的时候,就找到了当年的感觉,箭矢穿空而过的呼啸之声,仿佛触动了他的心弦,让他无比的兴奋,或许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校场上人群中爆发的欢呼喝彩声把他带回现实,转眼之间第二个箭靶就在眼前。

    这一次李烟牛更自信了,同样熟练的三箭连续射出,又一次全部中的。

    连中了六箭,代表他已经通过了武举的初试,但是他没有放松,最后三箭,他更是卯足了力气,特别是最后一箭威力十足,竟然穿靶而过!

    全场的观众都起身为他精彩的表现欢呼起来,李烟牛通过了初试,没有特别的高调庆祝,而是冲着杨怀仁和母亲所在的看台这边挥了挥手,脸上依旧是憨憨的笑容。

    令官唱命报成绩的时候,喊了李烟牛中十六箭,显然,那穿靶而过的那最后一箭被他无耻的忽略了。

    看台上杨怀仁和赵霏儿同时站起来开口大骂,何之韵不得不去安抚两个像孩子似的发脾气的人。

    一些事,不是骂几句就能改变的。

    李烟牛伸伸脖子,倒不是很在意,通过初试是他的目的,既然这个目的达到了,无所谓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白袍年轻人早已等着他回来,送上了自己的祝贺。

    “恭喜哥哥顺利通过初试!”

    李烟牛跳下马来,抱拳行了一礼,双手把长弓送到白袍年轻人手中,又躬身叉手再进了一礼,才朗声谢道:“多谢这位兄弟借弓之恩,敢问兄弟大名,洒家请兄弟去随园吃酒!”

    白袍年轻人躬身接过长弓来,深躬还了一礼,笑着说道:“小弟卢进义,河北大名府人氏,哥哥多礼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李烟牛见卢进义虽然年轻白净,却也是个豪爽之人,给他的感觉又十分亲切,于是开怀大笑道:“义哥儿少年英雄,今日结识兄弟,洒家高兴的很,这顿酒是一定要请的。”

    卢进义来到京城已多日,早听说随园牛肉面的大名,只是忙于练功准备武举考试,并没有机会去试一试闻名东京城的牛肉面而已。

    他毕竟才十六岁,虽然表现出比年龄更成熟的气质,但终究少年好奇的本性占了上风,听李烟牛这么一说,也想尝一尝随园厨子们的手艺。

    “多谢哥哥美意,只是小弟听说随园终日门庭若市,吃碗牛肉面都要凭号入门,这个时辰,恐怕已经拿不到号入场了吧?”

    烟牛哥哥听罢哈哈大笑起来,“兄弟说的是,随园的确要凭号入门,可是兄弟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洒家便是随园那个每日清早把了签筒子发号之人。

    这随园的东家仁哥儿,正是洒家的兄弟,今日他正在那看台上坐着呢,兄弟现在就随洒家过去与他相见,仁哥儿性情豪放,不拘小节,咱们兄弟三人今晚定要一醉方休。”

    “哦”,卢进义大喜,“原来如此,不过这次武举小弟是随师父师叔来的,还有几个师兄弟还在排队等着应试,哥哥若是不急,咱们等他们几个比完了一起如何?”

    “如此甚好,人多了更热闹,今日不但要庆祝洒家和兄弟几位师兄弟顺利通过武举初试,还是仁哥儿新推出的绝世美酒随园春上市之日,今晚大家不醉不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