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醉谈时事
    ,!

    夜空中没有月亮,让银河显得更加璀璨,星星在池塘里倒映出微蓝色的倒影,徐徐清风里飘散着醇厚的酒香。

    卢进义等四人都是第一次喝随园春,接近五十度的白酒却像平时喝二三十度的白酒那样的吃法,只不过四五碗下去,都已有了些醉意。

    杨怀仁从来都是小杯浅酌,这一次和好汉们在一起用了大碗,早早就喝得醉醺醺的,满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眼睛里也分不出一二三四了。

    “小弟今儿个高兴,预祝诸位英雄来日高中武举,能上阵杀敌,尽忠报国,我杨怀仁一个小小厨子,心里羡慕的很。”

    杨怀仁叽里咕噜说着,舌头都不好使了,身体晃来晃去的跟个不倒翁似的,样子十分的滑稽。

    烟牛哥哥扶住差点从凳子上摔倒的杨怀仁,苦着脸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后边的擂台比试洒家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宗泽是个精细人,也读过不少书,他倒不担心擂台比试。

    依他看来,杨怀仁面有贵相,隐约觉得此人今后并非凡夫俗子,随说道:“仁哥儿天赋异禀,又是功名在身,说不定将来比我们这些粗人有更好的前程。”

    卢进义来参加武举只是为了出来见见世面,更像是试试自己跟师父学了这些年功夫,到底在武人中是个什么层次,本没想会成为个什么将军。

    宗泽的想法就不一样了,他学艺二十年,如今已是年近而立之年,这次跟随师兄,同几位师侄一通参试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高中武举,有个出身,好有机会报效国家。

    “我宗泽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位驰骋疆场的将军,如今我大宋群狼环视,边地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正是我辈儿郎为国捐躯之时。”

    他的话似乎说到了林冲的心里,他正是年少气盛之时,听了师叔一通理想抱负,也感到心中似有团火似的开始燃烧。

    “师叔说的对,我们武人练武为的什么?想我大宋立国百余年,燕云十六州之地仍在契丹铁蹄之下,此乃吾等汉家男儿之耻。

    我林冲不求能封侯拜将,只盼有朝一日,大宋若是挥军北征,我林冲愿冲锋在前,做阵前第一人!”

    两人说得热血沸腾,眼神中升腾起无限憧憬,仿佛已经并肩驰骋在疆场上一般,同时端起碗来咕咚咕咚猛吃了一碗。

    诸人之中属周同年岁最大,他看着师弟和徒弟二人群情振奋,却似有心事似的抬头望了一眼浩瀚星空,长叹一口气。

    周同其实年少时便受包拯赏识,被破格提拔进入禁军为官,后来因为武艺出众,又担任京师御拳馆教授,成为八十万禁军强棒教头,想当年也是风头正劲,意气风发。

    像很多当时习武的年轻人一样,他也是凭着一腔热血,主张抗辽,希望朝廷能整饬军队,重现太祖时雄风,能早日挥师燕云。

    但是朝堂上都是文人当家,没有人愿意多生事端,议和的声音是主流,一班武将根本没有发言权,他只是一个小小教头,更是胸臆难舒。

    自澶渊之盟开始,近九十年里大宋年年给大辽进贡岁币,以换取屈辱的和平。

    大宋上下,从官家到平头百姓,也都默认了这些,甚至不以为意,不以为耻,臆想着把这种买卖来的和平长久的维持下去。

    于是形成恶性循环,从重文轻武,逐渐成了只有文没有武,除了七十万边军尚能勉强苦苦自守,京师四直十二率,早已糜烂不堪。

    对外号称有八十万禁军,实际只有编制也只有二十多万,而且冒名吃空饷的问题严重,真实人数有十五万已经是不错了。

    更可怕的是,朝廷早已无将可用,真正能指挥千军万马的帅才已经找不出来了。

    地方上不论边军还是厢军,都是文官和宦官把持着要位,外行管内行,训练和军备流于形式,军队有战斗力才怪。

    基层的将校,又多出自勋贵子弟,他们靠着祖荫充入禁军之中担任军官,真要上了战场,指望这帮纨绔子弟带领士兵们打仗,无疑等于以卵击石。

    周同早知道这一切,多年以前他就已经对现实心灰意冷,辞去官职,退隐山林潜心研修武学。

    后来收了两个徒弟卢进义和林冲,周同在他们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所以才让他们来参加这届武举,心里还有一点点希望,希望他们两个不会重走他的老路。

    周同也许真的吃醉了酒,或许只是借酒装糊涂,把他的想法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他这些话,一是让师弟和徒弟不要期望过高,因为期望过高会导致将来的失望会越大;二是期望朝堂上有人能认识到如今大宋的危机,能掀起风雨改变如今腐朽的一切。

    杨怀仁听了这些话,忽然惊的一身冷汗,晚风吹过,顿时清醒了三分。

    他以前从没想过这些问题,单纯的以为以文治国并没有错。

    大宋文治百余年,无论经济,科技和文化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放眼整个中国古代历史,可谓前超汉唐,后压明清。

    但是奇怪的是,这些经济、科技的发展并没有转化为军事实力,反倒让大宋的军事成了历朝历代中最弱的一朝。

    杨怀仁这才意识到几十年后汉人的江山会沦落异族之手,到时候,他又将何去何从?

    或许到时候他已经老了,赚够了钱,可以找个荒僻之地享享福,可是那些百姓呢?那可是自己的同胞,他们的命运又是什么样的?

    星爷说过,一个人没有了梦想,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杨怀仁的梦想是让大宋的百姓都能吃饱饭,吃好饭,可是国之不存,他的梦想又去哪里实现?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乱,打翻了马蜂窝一样嗡嗡作响,心里暗暗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在这个时候来到大宋朝,不是上天打了个盹跟他开了个玩笑,或许,他是带着使命来的,今天认识这些人,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在座的除了他都是武人,说到这里都有些难过,酒席上有些冷场。

    杨怀仁突然站了起来,借着酒劲朗声说道:“诸位兄弟,天生我材必有用,既然上天注定我们今日相聚,或许就是告诉我们,大宋的未来,让我们来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