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冤家路窄
    ,!

    已是夏末秋初,入夜的蔡水河两岸,鳞次栉比的亭台楼阁都笼罩在各色的灯火之中,街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不论士子贵人还是平头百姓,纷纷走出家门享受着这怡人的夜色。

    随园自从开了晚市,迎来送往的食客更是络绎不绝,已是近二更的天了,仍是有新客上门。

    杨寿今日接替了烟牛哥哥平时发签子的伙计,这时候签子早已发完,来客只能点几道卤味沽些酒喝。

    即便如此,随园里不论大堂还是二楼的雅间仍旧是坐的满满当当,王明远见时辰已晚,决定不再接待新的客人,杨寿只好陪着笑脸拒客了。

    可这时偏偏又来了四个人。

    领头的一位,二十六七岁,一身绛红的湖绸圆领袍,一双烟底双雀纹的官靴,从穿着打扮来看,这一位明显身份比较高贵。

    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倭人,只有五尺的身高,身上套着的衣服和裤子都十分肥大,却仍掩饰不住他肥胖的身躯,肚子像吹满了气的气球一样鼓的圆圆的。

    这五短身材的倭人不仅肚子圆,脑袋也像是个熟透了的冬瓜似的,头顶没有半根头发,灯光下反射着肥腻的油光,耳朵贴着脑袋,好像长在一起似的,后脑绑着一个香肠一样奇怪的发髻。

    他眼睛极小,好似他母亲怀他的时候严重营养不良,两小搓眉毛底下只有两条细缝,一个大鼻子塌陷的好似没有鼻梁,再看一双又厚又扁的大嘴唇,可以判定这倭人出生的时候是脸先着地的。

    更搞笑的是他没有脖子,四肢又粗大短小,离远了看过来,好像一个大肉球上边长了五个小肉球一般,模样煞是滑稽。

    他们身后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纨绔打扮的公子哥,一副暴发户模样,下巴上一个大痦子,像是粘了个胖头苍蝇似的难看。

    最后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闲汉,瘦不拉几的跟个猴子似的,脸上陪着让人恶心的媚笑,挤出一脸的褶子来。

    “几位客官,实在抱歉了,堂里楼上都已经坐满了,不如明日再来?”

    官靴公子脸色立即就不好看了,大痦子公子忙站出来指着杨寿骂道:“你这小厮太没有眼力价儿了,也不看看来的是什么人物,也敢拒客?

    本公子不管你家客满不客满,麻溜的去准备一间雅间,去喊姓杨的出来做几个拿手的小菜,若是伺候的几位爷爷吃了还满意也就算了,若是不满意,仔细爷爷砸了你家招牌!”

    杨寿见这几个人来者不善,只好去柜上请示王掌柜。

    王明远瞧见前头三人打扮,两个宋人均是富家子弟模样,另外还有一个形状怪异的倭人,心道这几人定不是普通食客,他是不敢得罪的,只好躬身出来去赔礼。

    “几位官人,小店确实已经客满了,总不能赶了客人给几位腾地方吧?

    若是几位官人不急,不如先在门外稍等片刻,等楼上雅间的客人们走了,很快就有地方了,如何?”

    说来也巧,四人里站在最后点头哈腰忙着拍马屁的那个闲汉,正是开封巨富魏家正店的老板魏财的家奴侯三,也就是当初被杨怀仁拿银饼砸了头上一个大包的那一位泼皮。

    那时候侯三奉了主家魏财魏老儿的主意去王夏莲的王家汤饼铺子要账,目的并不是为了那十几贯的钱财,而是早知道王家境况凄惨,起了色心,想逼迫王夏莲以身抵债,入魏府做他魏老儿的第十五个小妾。

    魏老儿本以为这是件手到擒来的容易事,没料到当时半路杀出杨怀仁这个程咬金来,坏了他的好事。

    侯三这个家奴看着长得跟个猴儿似的,却半点没有猴儿那点机灵劲,事情没有办成,还挨了一顿打。

    他挨打是他活该,但是大庭广众之下折了魏家的面子,就让魏老儿十分不爽了,早就想找这个叫倪大野的书生报复。

    侯三站在倭人后边从**里看到王明远,也是吃了一惊,几个月前那个躺在床上病怏怏的王明远怎么站起来了,还成了最近开封城里声名鹊起的著名酒楼随园的掌柜。

    他忙窜到大痦子公子身后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大痦子的脸上就扬起了一丝不容易琢磨的奸笑。

    这大痦子公子正是魏老儿的小儿子魏岱严,早就知道他色鬼老爹想收了王家汤饼小妹做小妾的事。

    魏老儿有俩儿子,魏老大如今是魏家正店的掌柜,老二魏岱严只能给兄长打副手。

    可魏岱严从小就觉得他哥哥资质平庸,没有多大本事,而他却是空负一身才华无处施展,早就想找个法子取而代之。

    魏家正店生意这几年有下滑的趋势,魏岱严就时常在魏老儿面前编排些他大哥的不是,然后结交些有头有脸的官宦人家的纨绔子弟们,以此极力讨好他贪财又爱面子的老爹。

    随园牛肉面的方子卖了东京城里十三家酒楼,他家正店没摊上这样赚钱的好事,魏老儿早就对大儿子不满,如今随园春美酒上市,眼看着人家大把的赚钱,他更是眼红的不行。

    魏岱严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到随园来闹上一闹,好赚取也能贩售随园春的资格,然后凭着这个功劳让魏老儿把魏家正店的掌柜之位交给他。

    他觉得随园毕竟是新兴起来的一家酒楼,跟他魏家百年的老店是不能比的,他以魏家二公子的身份出面,先给随园掌柜的来个下马威,然后再让两位有身份的人出来说和,事情自然就成了。

    这两位身份高贵的人也是他平日里结交的纨绔,一位是普安郡王的小儿子高公纶,现下是七品的鸿胪寺左司仪,另一位是常驻在鸿胪寺的倭国副使小犬纯二郎。

    既然王明远在这里当掌柜的,事情就好办了,拿他女儿的事要挟他一下,说不定连牛肉面的方子也让他糊弄过来。

    “王掌柜的,你好大的胆子,敢让几位爷爷稍等,你活够了吧?别说我魏岱严你惹不起,我身后这两位贵人你就更惹不起了,要么你给爷爷们赶走一桌人腾出个雅间来,要么我让你知道爷爷有多横!”

    王明远一听他就是魏岱严,那个妄图欺辱他女儿的魏老头子的儿子,心中就有火,加上他本身也是读过书的,多少有些骨气,魏岱严越是耍横,他越是不肯退让。

    他咬了咬牙,挺起腰来淡淡的说了句:“本店客满,无法招待,诸位请回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