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我是你大爷
    ,!

    魏岱严本以为他耍横就能让王明远屈服,没想到瘦弱的王明远竟然这么有骨气,高公纶和小犬纯二郎也不可思议的愣了一下。

    随园里的食客见有人耍横,放下手里筷子,朝这边看了过来,二楼一些各地来的士子们正在雅间里和同窗们饮酒作乐,听到楼下有人鼓噪,也走下楼来看这场热闹。

    众人目光集中到魏岱严身上,让他觉得跌了好大的面子,整个身子似着了火似的,一股怒气冲上了头顶。

    他飞起身来抬脚就朝王明远踹了过去,王明远虽然瘦弱,却也不是傻子,见他气急败坏的飞腿踹了过来,忙闪到一旁。

    魏岱严没踹到王明远身上,却因气急之下用力过猛,收不住脚踹在他身后的一个竹编的置物架上,瞬时置物架上摆放的几个盘子茶壶噼里啪啦落地开花,碎了一地。

    魏岱严那只右脚也卡在了置物架里收不回来,引得大堂里看热闹的人群一片嘲笑。

    被众人这么嘲笑,魏岱严更是火冒三丈,眼珠子快要瞪了出来,这时候他也顾不得脸面了,大吼一声:“给爷爷把这里砸了!”

    侯三听到主子的命令,苦着脸看看周围的人,却杵在原地没有动弹。

    大堂里坐着的客人,除了些随园的老客,多是些参加了武举通过初试的武人,正被随园春美酒迷醉的颠三倒四,他瘦猴儿似的侯三就一街头混混,哪里敢在这帮五大三粗的汉子面前动手?

    魏岱严狼狈的胡乱使劲拽着自己那条卡在竹架子里边的右脚,笨拙地拽了两三下却没有拽出来,又羞又恼的叱喝道:“侯三!给我砸,出了啥事有本公子给你担待!”

    “好!好!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一身酒气的杨怀仁笑嘻嘻的从后堂走出来,周同、宗泽和卢进义等人跟在他身后。

    李烟牛看到如此场面,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他不在大堂里看着才一顿饭的工夫,就有人打砸到自家人头上来了,立时觉得在两位师叔和两位师弟面前失了颜面。

    林冲年少气盛,见烟牛师兄的场子被砸,醉醺醺的脑子里也升起一股无名火,跟着李烟牛撸起袖管就要上去教训捣乱的魏岱严,却被一旁的杨怀仁给拉住了。

    王明远和杨寿见东家来了,立即上前给他解释刚才发生的一切,杨怀仁听罢点点头,让他们两个先退到一边。

    杨怀仁先打量了眼前的四个人,根据王明远的叙述辨别了他们身份,大致搞清楚了怎么回事,先指着侯三说道:“咦,这不侯三爷么,怎么今天收账收到这里来了?”

    侯三眯着眼睛瞧准了眼前的人,捂着好似又疼起来的额头溜到魏岱严身后,嘴里结结巴巴说道:“二,二,二少爷,这就是那,那天带走了王,王,王夏莲的你,你,你大爷。”

    “对!”杨怀仁嬉笑着接过侯三的话,对魏岱严说道,“二,二,二侄子,他说的对,我就是你大爷!”

    大堂里先是一静,接着就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魏二少爷起先没明白众人为什么大笑,等回过味来,转头冲着侯三抬手一巴掌把他扇倒在地,口里骂道:“你个蠢东西,被他耍了还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叫倪大野。”

    “他说的没错啊,我不是他大爷,我是你大爷!侯三这岁数喊本公子大爷容易把本公子喊老了,你这年纪就刚刚好。

    我说二侄子,今天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来看你大爷怎么空着手就来了,还把你大爷家里的东西都砸坏了,你大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又是一片哄笑声,魏岱严气得一张红脸上青筋暴涨,猛地用力把右脚从竹架子里拔了出来,强忍着被竹刺扎破脚腕的疼痛,恨不得打死取笑他的杨怀仁。

    可当他看到杨怀仁身后几个身材魁梧的壮汉的时候,心里突然冷静下来,这是人家的地方,他今天只带了个没有用的侯三出来,身边没有得力的人手,不好跟对面硬拼。

    于是又转头瞧了瞧身后一直站定的高公纶和小犬纯二郎,希望得到他们的援助。

    高公纶是普安郡王高士林的小儿子,是当今太皇太后的亲侄子,他自恃身份高贵,怎么肯给一个烟花之地相识的酒肉朋友出头?

    况且他还有个身份是鸿胪寺左司仪,虽然只是七品,却是堂堂朝廷有实职的职官。

    今日听说随园有种号称绝世美味的美酒随园春上市,本是打算陪倭国副使小犬纯二郎来品尝品尝,没想到却遇到这等粗人斗嘴的事,更是觉得自己折了身份,正打算拉了那位倭国副使离开。

    比肥猪长的还难看的小犬纯二郎,也不知怎么就不愿意离开,眯着两条细缝把热闹看的兴致勃勃。

    小犬作为倭国派遣到宋朝的副使来到大宋已经常驻在鸿胪寺里一年多了,极其喜好大宋的艺术,自恃聪明的他认为他已经小有所成。

    刚才听魏岱严和杨怀仁两人斗嘴,好似听出了什么门道,心里感慨大宋语言文化博大精深,他觉得又学到了大宋文化中精妙的东西,如何舍得离开?

    魏二公子看这俩人是指望不上了,心里对这些个狐朋狗友一通暗骂,转身就打算走,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可他无论做事还是长相都不像个君子,于是杨怀仁拦住了他的去路。

    “唉,我说二侄子,就这么走了?”

    魏岱严恶狠狠的瞪着杨怀仁,“怎么,本公子在东京城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还能拦住本公子不让走不成?”

    杨怀仁撇了撇嘴,转身对着随园里的客人们揖了一礼。

    “诸位客官,小弟打开门做生意,是小本的买卖,比起人家魏家正店来,那可不值得一提,但是魏二公子闯到我家店里来随便打碎了我家的宝贝,是不是该赔偿啊?”

    损坏了人家东西就要赔钱,很简单的道理,无论是在市井里还是公堂上,都没有人会反对,看热闹的人们都纷纷点头表示对他的话赞同。

    魏二公子这才想起来刚才踹翻了人家的置物架,摔碎了的几个瓷盘子和茶壶茶杯碎片还留在地上。

    他讪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两碎银来随手一扔,轻蔑地说道:“我道什么事呢,几个破盘子茶壶而已,本公子赔你便是,余下的算赏你了,哼哼。”

    他又要走,却听到后边杨怀仁大叫一声:“且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