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倭人与狗不得入内
    ,!

    自从杨怀仁来到大宋,刷牙的事情就成了大问题。

    这年代没有牙膏,就用有杀菌效果的食盐作为替代品,当然,食盐价高,也不是所有人都用的起的。

    只有中层百姓、读书人和富贵人家舍得用食盐来清洁牙齿,苦哈哈们大多拿水漱口,利用水泡过的柳条儿支离出的植物纤维在牙齿上刷刷了事,古语中的“晨嚼齿木”就是这么来的。

    牙刷倒是有的,一根木棍或者竹棍的一头钻两行小孔,用马尾或猪鬃固定在小孔里,跟后世的牙刷已经十分相似,至于偶尔有些怪味道嘛,只能呵呵了。

    杨怀仁觉得魏二公子的老爹给他儿子起名起的好,魏岱严么,魏家正店的代言人,可见魏老儿对这个小儿子还是寄予了厚望。

    但是他这熊儿子仗着自家有钱,平日里在东京城学螃蟹横行霸道,耍横耍惯了,没想到今天遇到螃蟹的克星杨怀仁同学。

    杨怀仁有种特殊的本事,总是在特殊的时刻,能忽然变出特别的东西来,其实他心里知道,那一袋盐,是来的时候从后厨里拿走早藏在怀里的。

    杨怀仁给魏二公子喂盐喂的可谓爽到爆炸,手上使着劲往他嘴里按,嘴上也没闲着。

    “你丫不是嘴臭嘛,你不是叫魏岱严嘛,大爷今天就喂你袋盐,好好给你洗洗你这张臭嘴。”

    魏二公子刚被红脸的汉子一拳干丢了两颗门牙,又被一帮文弱书生围着胡乱踹了一顿,本以为可以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志愿回家喊小弟了,没料到又被喂了一袋盐。

    嘴巴里被塞满了盐可不好受,牙花子被杀得生疼就算了,舌头齁得慌也可以算了,可怕的是舌头可能会被腌制成口条,嘴唇可能被腌制成腊肠。

    杨怀仁喂盐喂得爽了,围观的人们出了心中之气,也很爽,就连那个猪一样的……啊不对,猪都嫌他丑的小犬纯二郎,也感觉很爽。

    他们岛国除了盛产动作小电影娱乐全世界的男人以外,其实四面环海的好处就是不缺盐,他感觉他又从历史悠久地大物博的大宋学到了新知识。

    听说过被吓尿了裤子的,没听说被喂盐喂尿了裤子的,魏二公子可谓在尿裤子史上书写下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浓重一笔。

    杨怀仁被电了似的跳着退开老远,恶心的捂着鼻子啐了一口,“你姥姥的,多大岁数了还当街小便?你不要脸就算了,你想过你屁股下边那块青石的感受吗?”

    魏二公子晃晃悠悠站起身来,被齁得七荤八素辨不清东南西北,侯三忙去扶住自家主子,跌跌撞撞的像两只丧家之犬似的夹着尾巴逃跑了。

    杨怀仁冲着俩人狼狈离去的背影撇了撇嘴,转身准备进门,小犬纯二郎又晃荡着那个大肚子凑到他眼前。

    “大爷桑,你地中土文化大大地好,鄙人乃是日出之国派遣出使大宋的副使节,非常高兴结识大爷桑这样的文化人。”

    我去,杨怀仁心道,这个小鬼子这么矬又这么胖,刚才哥还纳闷那个红绸子公子长得虽然不如哥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也不能遛猪遛到随园里来啊,原来是他遛的是个小鬼子。

    高公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倭国副使小犬纯二郎为什么对杨怀仁产生了结交的兴致,但他还是客客气气的走过来打算给杨怀仁介绍一下,省的这个毛头小子行事鲁莽得罪了倭国的使节。

    杨怀仁早见高公纶对这个倭国矬子十分礼敬,对他心生了厌恶之情,看他的眼神好似看汉奸狗腿子一样带着毫不掩饰他滔滔江水般的蔑视之意,没等他开口,先厌烦抬手摆了摆止住了他。

    “那个谁谁,不用你翻译了,哥还懂几句鸟语。”

    杨怀仁不管高大公子明不明白自己话中的意思,反正能让他老实把嘴闭上站一边就行了。

    “我说那个小狗蠢二狼啊,你地就不用喊我大爷了,我地实在不敢当,哥要是有哪个兄弟地能生出这么个丑玩意来,我地立马就跟他绝交地干活。

    你地有事快快地说,有屁快快地放,放完了就赶紧哪里来地回哪里去地干活,不要杵在我家地随园门口地干活。

    我家地随园春挺贵,不管是堂子里地还是雅间里地客人,人家地钱财也不是大风刮来地干活,看见你地会白白把刚密西下去的美酒吐出来地,这么浪费了地就大大地不好了。”

    杨怀仁诙谐的学他说话的口气,而且还说得飞快,反正随园里的大宋人都听明白了,有的捂着嘴偷笑,有的捂着肚子偷笑,反正不管捂着那里,总归是笑得很灿烂很写意就是了。

    高公纶是气的脸憋的通红,但小犬纯二郎没明白他前边说的啥意思,后边随园春挺贵好像听得挺明白的,看见大家都笑,他也跟着傻笑。

    “大爷桑,鄙人早就听说贵店的随园春美酒大大地好喝,今天特来买一些回去好品尝品尝。”

    靠,你个丑八怪还想品尝老子家的美酒,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当自己是迷彩小飞机了。

    “我家酒很贵很贵地,你地买不起,快快地滚蛋!”

    “我地买不起?我地大大地有钱”,小犬纯二郎说着掏出两根银条子,挑着眉毛一脸浪笑问道:“二十两银子,买两坛随园春美酒,怎么样?”

    杨怀仁差点被他挤眉弄眼的恶心样子吓吐了,赶紧踏进了随园,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不卖不卖,麻溜滚犊子!”

    小犬纯二郎这才好似明白人家这是看不上他了,气呼呼的跟着他进了随园,叉着腰骂道:“巴嘎!我地是日出之国高贵的使节,你地敢拒绝我,我地要告诉你们的官家!”

    杨怀仁本打算让他早点滚蛋完事,听到他嘴里蹦出那俩字来,立即就火大了,回头恶狠狠的盯着小犬冷冷的说道:“巴你个妈子嘎你妹啊,你贵个屁啊,猪肉啥时候涨钱了我咋没听说呢?”

    说完了杨怀仁好像想起点什么,走到柜台上拿起毛笔歪歪扭扭在一块挡门板上写了几个大字,然后抱着那块门板指着给小犬纯二郎看。

    “认识不,不认识本大爷给你念念。”

    小犬纯二郎摸着眉毛眯缝着小眼把那几个字念了出来——“倭人与狗不得入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