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有趣的姓氏
    ,!

    小犬纯二郎念完了那几个字,彻底的愤怒了,不过愤怒的原因有点搞笑。

    “你地,为什么不让倭人和狗进你的随园?”

    小矬子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叉着腰说话,根据杨怀仁的判断,一是可能因为他这奇葩体型根本没有腰,他这么做只是为了扶住那个大肚子不掉到地上。

    第二个原因么,是因为小犬纯二郎太矬了,在大宋跟谁说话都得仰着头,如果不扶住肥胖的身体,可能因为重心不稳而向后摔倒。

    其实他摔倒了大家就当多了个笑话而已,不过压到那些无辜的花花草草的就不好了。

    高公纶面色阴沉下来,他开始后悔带这个小犬纯二郎出来遛弯了,如果再闹出什么事来,小犬毕竟是倭国的国使,真闹到官家那里,他脸上也不好看。

    他之所以在鸿胪寺当差,就因为他极其注重礼仪,遇事倒还沉稳,总喜欢引经据典的跟别人讲些什么之乎者也的大道理,道地的一个酸儒。

    “杨公子,”高公纶又拿出了平时那股啰嗦劲头,捏着折扇虚点着说道,“我们大宋是礼仪之邦,这位小犬君是倭国的使节,你这么无缘无故的用些取巧的言语羞辱他,是不是太失礼了?

    本官看你也是个读书人,怎么开口闭口都是些污渍不堪之言?

    《诗》曰‘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子曰……”

    “子曰你给我闭嘴!”

    高公子滔滔不绝的开始讲“礼”,指不定得把那些子们都给请出来曰上一遍,在杨怀仁听起来无异于唐三藏给孙猴子念起了紧箍咒,这还了得?所以他抓紧打断了他。

    “这位官人,既然你今天曰了,那么在下也跟你曰一曰,让你明白什么是礼。

    曰:‘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

    在下书读的少,不知道这句话是哪位子曰的,但是我觉得这话说的有道理,不是跟谁都得讲同样的礼。

    跟君子交,就得讲君子之礼;跟小人交,就得讲小人之礼;跟不是人的玩意,你跟它讲礼,这不屎壳郎子推自个的粪球,自己找恶心吗?”

    高公纶听他说话粗陋无比,皱着脸十分不自在,想反驳他,却又一时找不出合适的例证来,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你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吧?不信我证明给你看。”

    杨怀仁又转向了小犬纯二郎,“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们随园不允许倭人与狗进门吗?好,我仔细的告诉你。

    你对我们大宋的文化非常了解,我对你们倭国的习俗也有一些了解,比如你们的姓氏是怎么来的。

    你们倭国人好战,春夏秋冬不分日夜的打来打去,所以嘛,男人死的太多,人丁越来越少,加上没有时间生孩子,所以你们古时候的一位英明的天皇为了鼓励生育,想出了一个国策,命令男人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跟女人发生关系。

    你们倭国的女人呢,也非常喜欢这个国策,所以干脆背着枕头,床单啥的走出门去,看见带把的东西就冲上去上上下下或左右左右大战一番。

    可是大战之后,带把的不知什么东西爽完了就匆匆离去了,所以就没留下什么姓名或者根本就没有姓名。

    这些女人后来生了孩子,干脆就拿当时大战的地点给孩子起名字,于是你们倭人的姓氏都是什么山下,井上,野田,松下,渡边,林中,藤井之类的。

    对了,还有像这位副使的母亲一样,大战的时候可能看清了带把的那个什么东西的面貌,所以就姓了小犬。

    所以说你们倭国的文化那才是博大精深,倭国女人的‘智慧’和‘勇气’真是让我等大宋人民佩服的五体投地。”

    小犬听完了杨怀仁的话,也不知听懂了多少,反正他听明白最后一句是夸他们倭人聪明,夸他母亲这样的倭国女人有智慧有勇气。

    于是小犬纯二郎冲杨怀仁竖了个大拇指,脸上笑容满面的说着“吆西”。

    随园里所有人都听得痴傻了,不管学文的还是弄武的,无不对杨怀仁的博学感到发自肺腑的敬佩之情,忍不住击节称赞。

    当然,击完了节称完了赞,继续捂着嘴巴或者捂着肚子去笑得痛快。

    高公子也笑了,不过是苦笑。

    他怨不了杨怀仁,却恨不得把小犬纯二郎这个蠢货拿扇子敲死,可是他身份官职又不允许,只好狠狠的敲自己的额头,想着或许能把自己敲醒,眼前的一切也许只是幻觉。

    杨怀仁见他敲的脑袋邦邦的响,想人家一个堂堂的鸿胪寺左司仪,虽然品阶不高,好歹也是个朝廷命官,再说他还是皇亲国戚呢,真敲出个生活不能自理来就不好了。

    他抢过高公纶手里的折扇来,凑到他耳朵边笑眯眯的轻声说道:“高公子这下明白了吧?跟个狗女良养的东西,没必要拿我们高尚的礼节去对待。”

    话已至此,再多说都是浪费口水。高公纶不管地位多高,只不过是个腐儒罢了,杨怀仁也不会放在心上。

    小犬纯二郎觉得自己受了夸赞,早忘了来吃酒的事,在高公子的劝说之下乐呵呵的抱着肚皮拧拉拧拉的走了。

    随园里所有人都开了心,随园春又多卖了不少。

    周同等人原以为杨怀仁只不过一个秀才,因为厨艺出众,或许将来能有万贯家财,成为一方富贾。

    方才见了他只是凭借一张利嘴,把一位朝廷官员说得无言以对,把一位倭国使节羞辱得五迷三道,对他将来的看法又不同了。

    或许他方才那一通豪言壮语并不是酒后的醉话说说而已,或许他一张瘦弱白净的面容之下,藏着一头猛虎,一头可以改变大宋命运的猛虎。

    杨怀仁心里想的却是九百多年后民族所受的屈辱,几千万中华同胞惨遭异族屠戮,对于那个直到二十一世纪仍然处处给天朝四处添堵的国家,或许从现在开始就应该让它从地球上永远的消失。

    他那个“存在即有理”的想法更坚定了,胸中一团火焰熊熊燃烧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