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三个女人一台戏
    ,!

    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杨府里这出戏唱的就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本来是庆祝李烟牛通过武举初试,李妈妈该是主角的,可是郡主身份特殊,杨母觉得能邀请到郡主这样的贵人到府上吃饭,自然心花怒放,抢走了李妈妈的戏份。

    李妈妈光顾着乐了,从校场到回家也只顾着笑,好似年轻了十几岁,也不在乎别人抢走了她的主角身份。

    女人们的宴席,不像男人们喝酒吃肉喧哗热闹,而是另一种精彩。

    一桌十几个各色小菜,虽然不是杨怀仁的亲自做的,却也是他的几个徒弟和随园厨子们精心准备,但是加上二丫一共六个女人,吃了半天还跟新上的似的。

    李母光顾着乐,杨母则只顾着拉着郡主攀谈,反正把自己的儿子夸得是脚踩风火轮,手持乾坤圈,一条混天绫缠在腰间,整个一哪吒转世,就怕把只穿个红肚兜都讲出来了。

    郡主小娘子一看就是礼义传家的大家闺秀,菩萨一般坐定了不动,脸上永远陪着笑,时不时发出黄莺儿般的笑声附和着杨母的话语。

    何之韵和莲儿见主人和客人只顾着谈笑风生,她们作为陪客也不好自己动筷,也只好扮出小家碧玉的可人样儿聆听杨母口灿莲花。

    守着一桌子菜却不能吃,可是苦了饥肠辘辘的二丫头,不敢轻举妄动在外人面前丢了自家的礼数,只好眼巴巴看着各色佳肴一口一口的咽口水。

    等杨母说的口干舌燥了,才觉天色已二更了,可她那个被夸出花来的儿子却只顾着和一帮习武的粗汉们吃酒还不回来,让她觉得真是失礼于人。

    何之韵虽说是杨怀仁订了娃娃亲还没过门的媳妇,可她心里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怎么来的,见未来婆婆对郡主这么喜欢,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可再不舒服也不好表现出来,况且赵霏儿跟她还是有血缘关系的,今日第一次见面,两人之间就有种不能言表的亲切感,所以她对赵霏儿的态度,是有些矛盾的。

    赵霏儿虽然才十三四岁,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她表现出对杨怀仁的兴趣,何之韵怎么会察觉不到?

    莲儿性情一向温婉恭顺,自从杨怀仁救了她之后,她就决定舍了自己的一切去报答她的恩人。

    这些日子里,她的爹爹身体好了起来,更让她欣喜的是父亲的精神头更好了,能在随园里帮着打理生意,以前的郁闷一扫而光,每天早起晚归的忙碌,让他更加充实的生活。

    莲儿自知身份低微,不求能有个什么身份,只要杨怀仁和何之韵愿意,让她一辈子留在杨家做个丫鬟她也心甘情愿。

    对郡主这么身份高贵的女人,她只有羡慕,却不妒忌她受到了杨母更多的青睐。

    几个女人各怀心事,各自神游到自己的世界里演绎着精彩的故事,只有可怜的二丫撅着小嘴等着母亲能有一刻停下来。

    醉醺醺的杨怀仁终于回府,先告诉李母周同是她夫君师弟的事,便吩咐几个丫鬟准备香案和金纸蜡烛,让他们去祭拜李会的灵位。

    天色已晚,女眷们的宴席也要结束了,桌子上的东西却没怎么动过,都放凉了。杨怀仁瞅了瞅几个女人的脸色,心里偷偷的发笑。

    送郡主出去的路上,杨怀仁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看着小姑娘一个劲的笑。

    赵霏儿看着他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难道是他想到了那一日在王府里抽她脚底板的事?

    想到这里,她的脚上就又酥又软,走路都痒痒起来。好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她脸上的一抹红晕。

    她轻咬着丹唇,似有话要说,却不知该怎么开口,刚打算开口的时候,杨怀仁突然转过身来,让她又把话咽了回去。

    杨怀仁示意她稍等,然后走进了一间旁屋,不大会儿工夫就又走出来,嘻嘻的笑着往赵霏儿手里塞了个汉堡包。

    “知道你今晚上没吃啥东西,这个汉堡包虽然凉了,你且先将就着填饱肚子,别回去了跟你爹说来我杨怀仁家吃饭还让他宝贝女儿饿着肚子回去。”

    赵霏儿轻轻“嗯”了一声接了过来,把那个汉堡包捧在手心里,思绪有些迷乱。

    我在他眼里是什么人呢?赵霏儿听见自己胸口里扑通扑通的,浑身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摸过了她的小脚丫,他知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呢?

    赵霏儿开始胡思乱想,他真是讨厌,怎么不像戏文里说的那样跟我眉目传情呢?却只是傻傻的笑,好似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到底知道我的心思吗?看到我没有吃东西,他还知道心痛不让我饿着,也许他心里是有我的,只是,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难道等我一个小女子先开口吗?

    杨怀仁可不知道赵霏儿想了那么多心事,在他这个现代人眼里,她只不过是个中学生而已,只不过眼前的小姑娘换了一身古装罢了。

    直到把她送上了王府的马车,杨怀仁一直表现的跟没事儿人似的,吩咐马夫一路小心,便回头往家里走。

    赵霏儿掀起车厢上窗帘的一角,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再低头看看手里那个汉堡包,眼睛里再一次迷离了。

    回到家门周同他们几个已经拜祭完了李烟牛的父亲,正被烟牛哥哥送出来。

    原来他们都住在林冲的家里,说时辰太晚不便停留。杨怀仁又唤来了府上的两辆马车去送他们,喊家仆装了几坛随园春让他们带回去,约好了改日再叙才依依告别。

    再回到后宅,才发现几个女人这才开始用饭。

    杨怀仁折腾了一晚上,也觉得有些饿,也跟着吃了一碗饭。

    杨母依旧埋怨着他不该只顾着陪那些个武人们喝酒,好像杨家冷落了人家郡主,杨怀仁听了只是呵呵笑笑,也不忘往二丫的饭碗里夹菜。

    只是他想知道王爷那边酒水卖的咋样,那老小子不会把美酒留在自己府上贪墨了吧。

    嘉王府里的赵頵哪有杨怀仁想的那么龌龊,宝贝女儿这么晚了还没回府,他在王府的大堂里快被两个爱妃在耳朵边磨叨出茧子来了。

    “好你个杨怀仁,我把你当知己,你倒把本王宝贝女儿骗到你家去了,明天本王要不找你讨个说法,定要让你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