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魏老儿的心思
    ,!

    杨怀仁很少喝得那么醉,吃完了饭又上来了一股酒劲,三四个丫鬟侍弄了半天才让他回房睡下。

    这一觉睡得死沉,周公都没来打扰。第二天日上三竿了他才不情愿的爬起床来,如果不是喉咙里渴的冒烟了,他才不舍得起来。

    一壶凉茶喝了个痛快,两个丫鬟伺候着洗漱了一番,他才迷迷糊糊出门。

    随园里痛快的喝上一大碗牛肉面,然后端着个茶壶躺在后园里晒晒初秋的太阳,杨怀仁觉得生活十分惬意。

    正准备在池塘边的躺椅上睡个舒舒服服的回笼觉,就被火急火燎的杨寿给扰了,说是大堂里来了两个开封府的公人。

    杨怀仁舔着嘴唇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回味了一遍,觉得高三公子应该不会告官,小犬纯二郎那小子要告也应该是写折子直接往官家那里告,这么快就能劳烦开封府来拿人的,只能是魏二那小子了。

    慢慢悠悠踱着步子来到随园大堂,果然是两个身穿皂色捕服,腰间挎着戒尺的捕快,只是距离杨怀仁印象中开封府著名的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的威武形象差的太远。

    这两个捕快长得一点不像公门中缉盗拿贼的正面人物,假如脱了这身行头,甚至跟侯三那种市井泼皮没有什么两样。

    杨怀仁可能是受后世的影视作品影响太深了,古代的捕快,哪里会是一个个玉面小生或者狰狞大汉的样子?

    捕快本就属于衙门里最低级别的吏役,户籍上甚至是贱藉,子孙后代都要继承这个看起来风光,实际上连基本的收入都不稳定的职业,连最基本的读书入仕的机会都没有。

    甚至平常百姓都不会从事这个行业,所以在人员缺乏时,衙门甚至会把一些小偷小摸或者街头混混也收纳到捕快队伍里来充数,也就难怪捕快队伍的质素良莠不齐了。

    “两位差头,不知何事上门啊?”杨怀仁昂首挺胸的问道。

    一个小胡子捕快佝偻着身子站出来,打量了下杨怀仁,心道这人见了衙门里的公人一点惧意没有,看样子他还是个有功名的读书人,想到他又是最近东京城里风头正盛的随园的老板,不知道他有什么后台。

    所以急挂了一脸讪笑说道:“小的奉了开封府府尊蔡大人之命来请小官人到开封府走一趟。”

    杨怀仁面不改色,在杨寿耳边轻声嘱咐了几句,然后落落大方的一抬手说道:“劳烦两位差头前边领路。”

    李烟牛怕他出事,也跟了上来,两位公人看着烟牛哥哥发憷,路带的倒还客客气气。

    普通百姓若是被请到衙门里去,哪一个不战战兢兢,可一路上杨怀仁安闲自得,一点没有惧怕惹上官司的觉悟。

    开封府在宝镜湖北边,兴国寺桥以北,不多时候几人便到了。

    杨怀仁上次来开封府还是给烟风岭和南阳郡王府的一百多口人落户籍的时候,不过那次只去了衙门偏院的主簿堂里去办事,开封府大堂却是第一次来。

    开封府作为大宋基层官府的第一衙门可以说很是气派,一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单檐直梁挂着一块烟色大匾,金漆书写了“正大光明”四个大字。

    匾额下便同样一副金漆隶书的对联:“举头三尺案治事用典阴阳能断,堂前五刑法惩奸除恶铁面无私。”

    左右各有一面小一号的金漆匾额,左边上书“勤政为民”,右边上书“清正廉明”。

    金光大匾下边是一处加高的暖阁,挂壁上一副巨大的东海日升图。暖阁前一张漆红的大桌案,桌上整齐摆放了一副令牌桶和惊堂木,一张太师椅放在正中。

    大堂里数根直径一尺有余的朱漆大柱,两侧各摆放了一排同样漆红的水火棍架,整个摆设庄严肃穆,让人走进来就感到一股凛冽的肃杀之气。

    杨怀仁到一点儿不发憷,还饶有兴致的扭着脑袋寻找传说中的龙头铡摆放在哪里。

    这时候又走进一老一少两个人来,老的一位蓝底绸长袍,头戴双尾员外帽,拄着一根铁木虎头拐杖,瞪着杨怀仁喘着粗气把花白胡子吹得老高。

    少的一位身上胡乱缠着些白布条,一个脑袋缠得跟木乃伊一样十分滑稽,边咳嗽边用嘶哑的声音跟老者说道:“爹,咳咳,这就是昨日在随园欺辱了儿子的杨怀仁,咳咳……”

    杨怀仁看到魏二公子的滑稽样子忍不住捧腹大笑,指着他笑道:“我说二侄子,你这唱得哪一出啊?”

    魏老儿气得手里虎头拐杖猛敲了两下,冲着杨怀仁喝道:“姓杨的小子,到了公堂之上还敢如此放肆,一会儿老朽定要让你加倍奉还小儿所受之痛!”

    杨怀仁一愣,装出一副畏惧的样子苦着脸说道:“魏大官人,区区小事,非要闹上公堂不可吗?不如……”

    魏老儿听他这么说,心道看来这小子也不是个蠢蛋,他就算再能耐,也不过乳臭未干的小子罢了,最近他无限风光,是因为他有一手好厨艺。

    但是说破了大天去,他的随园只不过是刚刚在东京城里立足,和他家的魏家正店九代一百五六十年的盛名那是不能比的。

    原本自己疼爱的小儿子在随园被人打成那个熊样,他心里气家里两个儿子都不争气,老大木木呆呆蠢的像个木头,就不是个精明的商人,二儿子虽然精明一些,却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之辈。

    二儿子为什么弄成如今的样子老头子心里清楚不过,也是为了能给魏家争取一样赚钱的生意,若是杨怀仁这小子认得清形势,主动把牛肉面的方子拿出来,还有让他魏家正店也能贩售随园春,他倒觉得小儿子这顿打没有白挨。

    “嗯,你小子还算认得清眼前形势”,魏老儿想的明白,收了气愤的脸色,“如果你肯让我家正店加入你们那份牛肉面和随园春贩售的协议,我魏家可以大人大量,既往不咎。”

    魏二公子听到他爹爹这么容易就可以饶了杨怀仁,心有不甘,抱着魏老儿的衣袖,扯着沙哑的嗓子吼道:“爹,儿子就这么白被打了啊?”

    魏老儿甩开他,意味深长的瞪了他一眼,“闭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