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舌尖上的公堂
    ,!

    “传人证侯三!”

    侯三被一个皂吏带上堂来,他战战兢兢地离着老远就扑倒在地上拜了一拜,脑袋抱缩在手臂里像个乌龟似的说道:“草民侯三拜见大人。”

    “人证侯三,把你昨日所见之事从实招来!”

    侯三早准备过似的,把昨天发生的事重新编排了一套说辞娓娓道来。

    他避重就轻的只说魏岱严只不过不小心打碎了随园几个碗碟,便招来杨怀仁手下腌臜泼皮的一通殴打,却只字不提魏岱严先动手打人之事。

    言语之间,仿佛他家魏二公子是个柔弱的翩翩君子,而杨怀仁倒成了整日里游手好闲,领着一帮泼皮无赖横行街市,欺男霸女的恶霸。

    魏老儿对侯三的证词相当满意,捋着胡子脸上微微一笑,又对蔡京说道:“府尊大人,我家家仆侯三从来老实忠厚,他的话足可采信。”

    蔡京听罢,拿起惊堂木又摔了一下,对杨怀仁大声喝道:“你还有何狡辩?来人……”

    “慢着!”

    杨怀仁打断了蔡京后边的话,慢条斯理的说道:“府尊大人且慢,学生有件事提醒大人,如今打人的案子事小,欺君的案子事大,还请大人先把罪犯欺君之人明正典刑,再来断大人的案子。”

    蔡京唬地一下睁大了眼睛,疑惑的看着杨怀仁。

    在这个年代,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任何人对皇权的不敬的言论或者态度都是极其严重的事情,私下里对皇权的不满都会招致杀身之祸。

    特别是元祐年间,党争不断,文官派系之间最常用的攻讦手段便是说某某的言论对皇帝不敬,已达到打击不同政见的对手的目的。

    苏轼苏大学士当初就是因为历史上著名的“乌台诗案”而被贬流放。

    此案中,苏轼只不过一句平常的诗句,就被心怀不轨之人拿出来牵强附会,硬说是对官家不满,就被定了罪,大牢里蹲了多天还差点白白送掉性命。

    蔡京怎么会不明白这里边的轻重之分?魏财状告杨怀仁打伤魏岱严,只不过是一件小小的纠纷,是开封府里一个普通的通判就能解决的事情。

    若不是看在一位与魏财交好的一位同僚的面上,他也不会亲自审理,从案子一开始,他便对杨怀仁不喜。

    大宋读书人大多读圣人之书,性格谦逊恭俭,像杨怀仁这样读过书的年轻人,却做人轻狂不羁,又生得一张如簧的巧舌,在蔡京的眼里,杨怀仁就成了个不学无术之辈。

    本想着魏财能拿出证据,好让他好好教训一下行为不检,有辱斯文的杨怀仁,却没想到他竟然在公堂上丢出这么一个大炸弹来,扰乱了他的打算。

    “杨怀仁,此事兹事体大,万不可胡说,你口口声声说着堂上有人罪犯欺君,你指的是何人?”

    杨怀仁指着侯三,“是他。”

    蔡京不解的看着他问道:“他何时,又是有何言语犯了欺君?”

    侯三听杨怀仁说他罪犯欺君,脑袋轰一下子就炸开了锅,被吓得全身发软,腹中五脏六腑都搅和在一起,差点当堂尿了出来。

    “大人,小的冤枉啊,小的冤枉……”

    杨怀仁轻蔑的对侯三以及魏家父子淡淡一笑,转向蔡京问道:“学生有个问题向大人请教,本朝自太祖以来,历数代君王,对读书人如何?”

    蔡京被他突如其来这么一问,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他也是个读书人,通过科举入仕,才有了今天的官职地位,自然知道本朝君王历来优待士人。

    只是他想不通杨怀仁这么问是何意,所以先摇拜了一下表示对先皇的敬意,才谨慎的说道:“本朝太祖建隆三年就立碑起誓优待士人,自太祖以下诸位君主无不遵从,百余年来,吾等读书之人皆受官家恩泽,连官家也自恃读书人。”

    “好,”杨怀仁接过他话来正气凛然的说道:“大人既然也这么说,那么侯三的欺君罔上之罪就洗脱不了了。

    昨日在随园,是魏岱严先出手行凶,殴打我家掌柜,后又出言不逊,羞辱随园里客人,这些客人都是今年来参加秋闱的各地士人,群情激奋之下才打了魏二公子。

    学生当时虽然气愤他魏二瞧不起读书人,却未曾参与其中,后来还是学生及时制止了各地的士子们,才救下了魏二公子性命。

    以上所述,学生句句实话,府尊大人若是不信,可以去国子监和太学里请昨日在随园用餐的士子们验证。”

    蔡京听他说的言之凿凿,看来是假不了了,根本不用真去国子监和太学去请那些士子们来作证,随园里那么多人看到的事情,想他杨怀仁还不敢扯谎。

    再说法不责众,打人的都是来参加科举的士子,而且事出有因,真抓一帮士子回来问罪,他蔡京估计会被全天下的读书人一人一口吐沫淹死。

    只是即便杨怀仁可以证明不是他打人,他说的侯三欺君之事,又从何而来?

    “杨怀仁,即便不是你打人,你说侯三罪犯欺君,若是拿不出证据,根据宋律,可是要受反坐之法。”

    “大人仔细想想,先前可是大人说官家也自认是读书人?”

    蔡京想也不想就回答道:“对,本官确实说过,不仅如此,本朝历代郡主都是博古通今,文采风流之人物。”

    杨怀仁心里暗笑蔡京这小子拍马屁能没有马屁股也能拍得这么响亮,说得这么好听,官家远在宫里也听不到,你这么卖力干啥?

    “说的好!”

    杨怀仁忍不住拍手称赞,“大人可还记得,刚才侯三口口声声说是一帮腌臜泼皮打了他家二公子?

    在他侯三眼里,读圣贤书的士子们就是一帮腌臜泼皮?那么以读书人自称的官家,在他眼里不也成了市井无赖之辈?

    这难道还不是目无君上?”

    侯三听到这里,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七窍生烟,裆下尿湿了一大片。

    他忽然想起这套说辞是魏老儿教他说的,情急之下也顾不得主仆之义了,脑袋小鸡吃米似的连续磕在地上,大声呼号:“大人饶命,小的方才口出诳语,全是我家老爷逼小的说的,小人冤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