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敲诈
    ,!

    侯三为了活命,把魏老儿的如何教他如何陷害杨怀仁的事交代的清清楚楚。

    魏老儿被家仆出卖,又怕他把不该说的全说出来,怒不可遏的在开封府大堂上抡起手里拐杖敲在了侯三后脑瓜上,侯三被敲的软趴趴的伏在地上抽搐,一旁的衙役忙制止了老头子。

    魏老儿喘着粗气辩解道:“府尊大人,老朽家里贱仆得了失心疯了,竟然在公堂上胡言乱语,扰乱了公堂,激怒了府尊大人,望大人赎罪。”

    蔡京在官场混迹多年,早是人精,怎么看不出魏老儿什么心思?只不过他见不得杨怀仁这个小子得志,有心为魏老儿开脱。

    “本官看来,人证侯三确实是得了失心疯,他说的话不可采信。来人啊,把这个疯子拉下去。”

    俩个衙役把满脸是血的侯三拖了出去,杨怀仁看着侯三的惨样,不知为何有一些怜悯之意。

    侯三只不过是魏老儿家一条狗罢了,没有牙的狗被主人弃之若履,人家主人都不心疼,你心软个鬼啊?杨怀仁心里暗骂自己,总是没有一副硬心肠,如何做的了大事?

    他本来还有兴致跟魏老儿玩耍玩耍,教训一下这个奸商罢了,并没有想把他们怎么样,可如今,他厌恶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府尊大人,既然如此,魏财状告学生殴打魏岱严的案子是不是不成立了?”

    魏家父子眼神里全是恨意,却没有再打下去的理由了。

    蔡京似要退堂,刚拿起惊堂木,又听杨怀仁说道:“府尊大人且慢,按大宋律,诬告未遂,还有污蔑有功名在身的人,应该是何罪?”

    蔡京心道,这小子还真是不依不饶,有失君子风度。

    他心里明白,他能在如今风起云涌的党争之中生存,靠的就是他每次都能看得清形势,风往那边吹,他就学了墙头草往哪边倒。

    魏财是东京城里的商贾世家,天下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能在鱼龙混杂的京城把买卖做的风生水起不难,但一家老店能历经百年不衰,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魏家自有他的生存之道。

    东京七十二名楼,起码有一半是王公勋戚或者朝中那些达官贵人们的隐形财产,另一半也多有官场上的靠山,魏家正店也肯定有它的关系人脉。

    这次摆脱他帮忙的哪位同僚,品阶虽然比他低,但是朝中官员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谁也理不清,说不定魏家背后有什么参天大树给他遮风挡雨。

    这么一来,从来都见风使舵的蔡京就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若是照章办事,难免得罪一些他都想不到的贵人。

    蔡京已是年近五旬之人,好不容易凭着他左右逢源的本事熬到从三品的开封府知府,也许再过几年就能进入朝廷的中枢机构,封侯拜相近在眼前,怎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去得罪人?

    他又是极其贪慕虚名之人,若是他今天放过了魏家父子,杨怀仁走出开封府去到处宣扬,难免对他的清誉有损。

    蔡京平衡了利害之后,决定试图从中斡旋,或许让魏老儿赔他一些钱财,只要能让杨怀仁不再继续闹下去,他就可以置身事外。

    “杨怀仁,魏财虽然不对在先,但是他也是受了不良下人的蛊惑,看在他年事已高的份上,不如本官罚他赔偿你一些损失,这件事就此作罢,你看如何?”

    魏老儿听出了蔡京有意息事宁人的意思,忙附和道:“府尊大人说的是,都怪小老儿年纪大了,才听信了恶仆侯三的谗言,才冤枉了杨公子,既然大人已有裁判,小老儿定当遵从大人的意思。”

    杨怀仁心里骂道,你俩加一起一百多岁的人了,欺负我年纪小是不?一唱一和的给谁看呢?真当我乡下来的不懂事?冤枉了小爷就想赔钱了事?

    杨怀仁义正言辞的说道:“想赔钱就了事?当然……好说了,说吧,你愿意赔多少?”

    魏老儿见他松口,长舒一口气,虽然赔钱让他心里不爽,但是能逃过反坐的制裁,就当时破财免灾了吧。

    “老朽愿意赔一千贯,如何?”

    杨怀仁听了这个钱数眼皮都没抬,淡淡地说了句“魏老儿你不会挨板子,你儿子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开封府的水火棍呢?”

    魏岱严一听他这是嫌少呢,又怕自己抠门老爹真舍不得那些钱财害他挨了打,忙抱住魏老儿的双腿乞求道:“爹,孩儿扛不住的,爹爹救我。”

    魏老儿叹了口气,今天自己的脸面可全叫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丢尽了,可他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总不能看着他受刑,只好咬着牙又抬高了价码。

    “三……五千贯!”

    杨怀仁还是不为所动,眯着眼轻笑道:“魏岱严啊,你的小命在你爹眼里原来就值这么几个钱啊?”

    魏老儿这个老守财奴又开始吹胡子瞪眼了,他的心里开始滴血,全省都觉得肉疼,让他把自家钱财白白送出来,比割他的肉还心疼。

    “一万贯!”

    “你当我杨怀仁是叫花子呢?拿出点诚意来好不好?”

    杨怀仁

    蔡京都听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心道杨怀仁这小子野心不小啊,他堂堂朝廷从三品的大员一年年俸、绢、罗、俸米以及田邑加起来换算成钱也不过一千五六百贯。

    换了别人,几千贯的钱财够全家人花用一辈子了,魏老儿开到一万贯了他竟然还不知足,更加觉得他辱没了读书人的风骨。

    风骨不风骨的杨怀仁不在乎,说白了就算看到魏岱严打板子打死了也不能让他满意,因为他除了一时爽快,啥也得不到,而且昨天喂他那一袋盐的时候,比看他打板子可爽多了。

    打蛇打七寸,魏老儿和魏二公子这样的人,杨怀仁早捏准了他们的死穴,你不是贪财嘛,哥偏偏要你破财,狠狠的让你肉疼,看着魏老儿憋得跟便秘似的表情,他又能得到一笔横财去实现他的梦想,那才叫真的爽。

    魏老儿出了一万贯,眼看要血气攻心一命呜呼了,见杨怀仁还嫌少,手里哆哆嗦嗦戗着拐杖问道:“你说多少?”

    杨怀仁笑嘻嘻地伸出无根手指,“五万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