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魏老儿的挑战
    ,!

    蔡京这话一出,杨怀仁惊愕的睁大眼睛看着刚才还恨他恨得牙痒痒的那个人,心里点了最少八百个赞,这老狐狸真是马屁精中的战斗精,不服不行。

    赵頵指着杨怀仁的鼻子佯怒道:“本王要告这小子两件事,这第一件,告他昨天请客吃酒竟然不请本王,第二件嘛,告他今天吃了官司竟然不禀告本王一声,让本王错过了这么热闹的消遣。”

    杨怀仁大大咧咧的搂着赵頵的肩膀笑道:“赵兄,第一件事不能怪小弟,大侄女昨天去我家吃饭,是家里老太太邀请的,我本想叫人去喊你的,可你家宝贝疙瘩不同意,所以你还是回家找你闺女算账。

    第二件嘛,小弟叫杨寿去王府请你了,大概是错过了,这可怨不得小弟了罢?”

    赵頵抬着眼皮琢磨了一下,这两件事确实怪不到杨怀仁头上。

    蔡京心里早惊讶的摸不着东南西北,一个小小书生,竟然能跟当朝两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勾肩搭背谈笑风生,也感慨幸亏他早看清了风向,没有犯下错误。

    “启禀王爷,今日杨公子的案子事实分明,下官早识破了魏财的诡计,还了杨公子的清白,只等魏财赔偿了杨公子的损失,就可以结案了。”

    知道啥叫拍马屁的最高境界吗?能把一匹马的屁股拍舒服了,老老实实跑起来那叫业余水平,能把所有马拍的万马奔腾起来,那才叫专业。

    这样的专业人士,杨怀仁都是打心底里佩服,如果未来奥运会上有拍马屁这个项目,蔡京这家伙估计一届奥运会可以包揽这个项目的全部奖牌,而且连续包揽十界,人家那奖牌总数,什么菲尔普斯之流,也只能望其项背。

    赵頵想起刚才进门前听到的对话,才转头去问魏老儿,“魏财,什么时候把钱拿来啊?”

    魏老儿早有灵魂出窍之兆,哪里敢和王爷推诿,只好垂头丧气说马上就去准备银钱。

    即使如此,赵頵似乎觉得事情结束的太快了,自己一大早上从王府跑到杨府,又从杨府折到开封府,满东京城转悠了半天,屁股坐马车被颠得都老疼了,好像自己到最后啥都没落下,难免有些失望。

    杨怀仁仿佛他肚子里蛔虫似的,看他那张臭脸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悄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就把赵頵逗乐了。

    赵頵听完了杨怀仁的话,突然像是被什么虫子咬了脚后跟一般跳了起来,指着木乃伊造型的魏岱严,一脸惊恐的大叫道:“这,这,这是什么玩意,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是谁扮了鬼样子来吓唬本王?来人啊,给我把他拿下,重打八十,啊不,八十八大板!”

    蔡京早看出这是杨怀仁的诡计,王爷纯属在胡闹,却不好说破了扰了王爷兴致,装作没事人一样低下头去,仔细数起了自己到底有多少根胡子。

    魏岱严又吓尿了,也不知道这小子大早上到底喝了多少水,竟然这么多尿。

    杨怀仁是个好人,有一颗菩萨心肠,特别是对对他有恩的人,比如惠民堂的孙大夫,当初就是这位孙大夫给莲儿父亲治好了多年抑郁之症。

    这位孙大夫还有位弟弟,也是个郎中,杨怀仁就想既然遇上病人了,就指点人家去专治肾虚阳痿早泄的小孙大夫那了去仔细瞧瞧,不要耽误了治疗。

    不过他还没有对魏二公子说出口,几个很有眼色的衙役早就拣了哨棒准备去掀翻满裤裆屎尿的魏岱严打他屁股。

    于是杨怀仁改了本来要给小孙大夫打的广告,大叫一声“且慢!”

    赵頵会意,不用杨怀仁提醒他也知道该怎么一套说辞了。

    “其实也可以不打,赔偿本王些损失就可以算了。本王是个厚道人,不像他杨怀仁那么贪得无厌,不用你出五万贯,随便来个四万**千贯的也就够了。”

    魏老儿后悔的肠子从红变白,又由白变紫,当年怎么就生了这么个败家儿子?

    杨怀仁看老头表情其实心里很同情,很想告诉他九百多年后有种东西叫套套。

    可如今是怎么也逃不过了,俗话说贫不与富争,民不与官斗,他就是长了二十个脑袋,得罪了这么个任性王爷,也不够砍的。

    魏老儿面如死灰,只得应允,答应今天天烟之前就把两份银钱送到王府和杨府,绝不敢迁延。

    杨怀仁叹了口气,还是人家王爷会赚钱啊,自己忙了一大早晨,冒着被打板子的危险,嘴巴都说的口干舌燥滴水未沾,才好不容易从抠门的魏老儿牙缝里挤出那么点钱。

    人家王爷随便几句话,啥力气不用出,一点不比自己赚的钱少。

    这件事再次印证了一个道理,你就是再能说会道,再有本事哪怕能上天入地,也不如人家的老爹曾经是皇上好使。

    蔡京数完了胡子,觉得今天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了,拍马屁这种事,得有限度,拍的太多了,马屁股拍紫了就不妙了。

    老蔡巴不得这两位爷赶紧离开他开封府这一亩三分地,王爷待久了,指不定又闹出什么事来,万一对他开封府的太师椅子有了兴趣,今天的案子都叫王爷来审,不知他要嫌弃多少人长得恶心而赔光了家产。

    其实人家赵頵也没打算在开封府多呆,这地方杀气太重,站一会就觉得身上冷飕飕的,所以为了御寒,他决定让杨怀仁请客吃酒。

    杨怀仁看看天上高高的日头,明明是秋老虎肆意横行的天气,赵頵还非说冷,明摆着学了自己的办法准备去他家里连吃带拿一通。

    不过嘛,杨怀仁也不是小气的人,大不了……请他去随园,牛肉面管够。

    两个人乐呵呵地走出开封府大堂,却被魏老儿拦住了去路。

    “杨公子留步,老朽早听说杨公子厨艺冠绝京城,老朽不才,不知杨公子是否愿意跟老朽比试一番厨艺?”

    杨怀仁没来得及说话,赵頵就替他答应了魏老儿。

    魏老儿眯着眼,露出了一丝冷笑,“既然是比试,总有些彩头才好,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这次人家问的是王爷,杨怀仁想搭话也不成了。

    这年头宋人都酷爱赌博,无论蹴鞠,赛马还是角抵,各式各样的可供赌博的比试天天都在发生,赵頵这种逍遥王爷,自然也不能免俗。

    “不知你想拿什么作为赌筹?”

    魏老儿激动地好似见了亲爹似的,扔了虎头拐杖,双手抬起来伸出十个手指,“十万贯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