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鮓
    ,!

    魏老儿疯了,或者因为他平白无故丢了十万贯钱,他急切的想把钱捞回来,才想出了比试的主意。

    杨怀仁对魏家正店的了解,仅仅是他们的镇店之宝——鮓。

    大宋开国初,魏家祖上只不过是一个摆摊卖些小食的摊贩,之前因为北方战乱不断,他们家逃难到长江中游一带,学习了当地人一种腌鱼的制作方法,后来经过不断的改进,形成了自己的招牌美食鮓。

    等北方安定下来之后,他们家才迁移回到汴梁。经过几代人不断更新这道菜的做法,才形成了自家的特色,成为享誉东京城的一道名味,魏家也因此发达,财富的不断积累,让小摊逐渐发展成名列二十四正店的魏家正店。

    烹饪技术发展到宋代,由原来各地单一发展形成地域特色,到各种地方特色相互影响相互交融,又形成了新的食物烹制技术。

    这道鮓,便是长江流域的地方特色同黄河流域制作手艺的结合,说白了就是平常百姓家里的咸鱼。

    百姓把咸鱼当做下饭菜来食用,苏轼就曾经说过“江南人好做盘游饭,鮓脯脍炙,无有不埋在饭中。”

    但是咸鱼和咸鱼之间是有不同的,江河湖海沿岸以打渔为生的普通人家,收获了大量鱼获之后,为了保证吃不了的鱼不会腐烂浪费,便用盐把鱼腌制晾干,当做日常的菜肴或到集市上出售换取一些钱财。

    这种粗糙的制作方式只能保证多余的鱼获不会腐烂,但味道上来说,只是当咸菜吃,谈不上什么美味。

    但是魏家正店能把最普通的咸鱼做得好吃,自然有他们家祖传的精致工艺。

    杨怀仁曾经吃过他们家的鮓,除了选用新鲜黄河鲤鱼用盐以外,腌制过程中他们还用了其他的香料,最明显的一种就是加入了籼米发酵而成的红曲,让发酵后的鮓有了一种米香和酒香混合的独特香味。

    杨怀仁觉得如果是他家普通出售的鮓,他有十成的信心能战胜魏老儿,随园后园里那一池子鱼,可都是喝饱了三十年绍兴陈酿女儿红的,用些鱼做原材料,做出来的成品绝对的美味。

    但是魏老儿既然敢开口拿十万贯做赌注,肯定也是胸有成竹的,说不定他有独门的制作方法,把鮓做成你想象不到的东西。

    杨怀仁正犹豫之间,好事的赵頵早就替他接下了这个挑战。

    “十万贯就十万贯,今日你欠本王和杨怀仁的钱财加一起正好有十万贯了,如果杨怀仁输了,这笔账就算清了,如果你魏财输了,可要拿出二十万贯来,哈哈。”

    魏老儿想也不想就答道“一言为定。”

    王爷的五万贯钱来的轻松,几句话就到手了,他自然不在乎,东京城里好久没有厨艺比试了,这么精彩的热闹,他绝对是不肯错过的。

    魏老儿和王爷很快就约定了比试方式,一道以鮓为主材的菜式定胜负,地点在王爷的归雁楼,时间定在八月十五中秋节的中午,而王爷自然就做了见证人。

    判定胜负的规则也很简单,东京城里早有饮食行业的商会,从商会里选五个有名望的业内知名掌柜,再从有地位的达官贵人中邀请五位有名的食家,作为这次比试的裁判,总共十个裁判一人一票,得票多者为胜。

    杨怀仁站在一边看着两人讨论比试的事宜,好像参与比试的是他们两个,自己倒成了个看热闹的。

    定了半天规则,好像最关键的一样对自己十分不利,人家魏老儿最拿手的就是做咸鱼,这不以己之短,对敌之长吗?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更不怕猪一样的队友,怕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从来不知道自己是猪一样的队友,明明一副猪样子非要扮成嘴强王者你说气人不?

    魏老儿冷笑着带着屎尿一裤子的魏二公子走了,而且老头走起路来跟刚补了钙似的,腰不弯了腿脚也利索了,信心满满的连虎头拐杖也扔在了一边。

    杨怀仁一脸烟线,气呼呼地跟赵頵抱怨,“我说老赵啊,你问都不问哥们一下就给我拿主意了?

    你可知道用鮓制作菜肴是他魏家的看家本领,白白把优势送给了人家,这不明摆着给兄弟我挖好了坑让我往里边跳吗?”

    赵頵满不在乎的拍拍杨怀仁的手臂,“贤弟太过自谦了,贤弟正值少年,魏财都活了大半辈子快入土的人了,难道还怕他不成?

    俗话说的好,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为兄对你有十成的信心!

    别愁眉苦脸了,大不了输了算我的,赢了咱兄弟俩平分,为兄够意思吧?”

    够你妹啊!杨怀仁心里恨不得把这小厮孩子王爷拖回开封府大堂里脱了裤子痛打八十八大板,你还真敢说,输了你啥损失没有,赢了你白白赚十万贯钱,我耍了半天猴戏,你在一边光看热闹,真当我杨怀仁是傻子呢?

    “赵兄这么够意思,不如你去比吧,八月十五大过节的,我还不如在家过节呢。”

    “哎呀你看你说的,好像为兄占你便宜似的,要不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的总行了吧。”

    算你识相,省了哥去抢衙役手里蓝白相间的大板子跟你拼命。

    王爷在外边一副高贵的样子,到了随园跟鬼子进了村似的,一副见啥拿啥的熊样,牛肉面就着汉堡包了个饱,走的时候卤蛋卤豆腐叶子啥的当宝贝拾掇了整整一车。

    杨怀仁满头虚汗,看着山贼一样的王爷捂着鼓鼓的肚皮上车走了,同样围观的还有满眼怒火的各路随园的食客们,因为供应午市的卤味全被他打包带走了。

    杨怀仁看着一群愤怒的人群,指着王爷马车离去的背影说道:“大家别怪小弟,是那小子抢走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诸位客官可以记住那小子模样找他算账。”

    说完了背过身来偷笑,有来而无往非礼也,叫你今天坑老子,老子也坑你一回。

    杨怀仁乐完了开始闭着眼睛念咒,求神拜佛希望愤怒的客人里能有三五个见义勇为的好汉,能在他回王府的半道上把赵頵这小子给非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