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辣椒熟了
    ,!

    杨怀仁以前知道随园后花园鱼池里有鱼,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多,一家人围着池子撒炊饼末,水面上好几团鱼在抢食。

    竭泽而渔的事情是做不得的,这个酒池以后还要保持下去,所以捞够了二十条每条近二斤重的大鱼,不足分量的又扔回了池子里。

    处理鱼的事情杨怀仁自然不用自己动手,羊乐天和其他几个徒弟就可以代劳。

    为了奖励二丫,杨怀仁特意留出一条最肥美的鲤鱼,做了一道名菜煎封黄鱼。

    生在宋代,对于一个吃货来说,应该是幸福的。

    宋代之前,中国人处理食物基本还是以蒸煮烤为主,虽然早在春秋时期齐国名厨易牙就发明了油烹之法,但是由于当时食用油的缺乏,除了少数王公贵族之外,其他人是没有办法吃到油烹食物的。

    直到宋代,榨油工艺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用油烹法制作的食物种类也多了起来,虽然此时食用油依然昂贵,但是对寻常百姓却再也不是遥不可及。

    油烹法最常见的就是炒、煎、炸。各种烹制方法,让食用油成为食物和热量之间一种最佳的媒介,避免了食物中的营养在高热之下遭到破坏。

    不仅如此,食用油中富含的饱和或不饱和脂肪酸,再受热时和不同的食材发生巧妙的反应,从而通过激发和混合,让食材中蕴含的味道更大的流露出来。

    热油煎封法,是处理肉食,特别是鱼类很好的一种方式,快速的加热鱼的外层,让外层的鱼肉油香酥脆,而内层的鱼肉却是鱼肉中水分强烈的蒸发过程中蒸熟。

    这样一来,鱼肉的香味被封在了鱼肉里,就形成了这道菜外酥里嫩,鲜味浓厚的特色。

    二丫吃得开心,也不忘帮她扑蝶的两位姐姐,只是做了这道美味的哥哥,被晾在了一旁。

    其余的鲜鱼被洗净后切成鱼段,表面抹上红曲,再加入各种香料和盐,放到一个大瓮里腌制,最后撒上些随园春酒,封起来放到阴凉处让它自然发酵。

    随园自制的鮓算是完成了,只需要等待些日子,看看时间让它成为什么样的味道。

    杨怀仁照习惯回家里睡午觉,斑驳的树荫下,徐徐清风相伴,很是惬意。

    只是这徐徐清风跟老天爷没有半点关系。

    何之韵本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女性,自从认识了杨怀仁,又经历了许多事,才渐渐发现自己身上的女人味道。

    杨怀仁在躺椅上睡得香甜,时不时还说几句旁人绝对听不懂的梦话。

    何之韵安静的搬了小凳坐在他躺椅边上,手里一把蒲扇给他轻轻扇着,看着他喘息之间像个孩子似的纯真,她的脸上总忍不住浮上一层幸福的微笑。

    爱情其实就像一条河流,偶尔破浪滚滚,让人激情澎湃,但更多的时候是静静的流淌,让人幸福的随着它心神荡漾。

    这时候如果时光停止了,一定是一副美妙的画面,可惜杨怀仁又开始说梦话了。

    “兄弟们,三路被破,我们也绝不投降!游戏可以输,提莫必须死!”

    说完了他一个激灵惊醒了,发现何之韵正呆了似的看着他,却想不起来刚才说了什么梦话,只好红着脸挠挠头。

    何之韵疑惑的问道:“提莫是谁?可是仁郎的仇家吗?”

    “呃……”

    杨怀仁尴尬了,没法跟她解释提莫是个兔子,只好编了个她这个年代的人可以接受的理由应付她一下。

    “提莫嘛,不是人,是一种专门偷吃辣椒的兔子,我梦见这个兔子偷吃我的宝贝辣椒,所以才……呵呵。”

    他这话何之韵绝对相信,提到辣椒,她又想起那一日杨怀仁为了保护他的宝贝辣椒,拼了命跟她对峙的场面。

    想起这些,何之韵的脸上又升起了淡淡的红晕,胸前又火热起来,仿佛那一幕,只是发生在昨天。

    从那之后都是何之韵替他照看那片辣椒苗圃,每次站在那里,都能让她想起来当日发生的一切,正是从那一天,何之韵觉得自己心里有了杨怀仁的影子,而且如何都赶不走了。

    杨怀仁抬头看了看天,想到这光景辣椒应该结果了吧,于是起身拉着何之韵去辣椒田里察看。

    远远的看到果然结了不少红色的辣椒,一团一簇的甚是好看,杨怀仁兴奋的一把把何之韵抱了起来。

    何之韵被他突如其来这么一抱,整个身子被他环在了怀中,全身又一次不争气的酥软下来,任由杨怀仁把她胸前的柔软挤在怀里。

    她的身体紧紧贴着他,只留下最后的力气,紧紧咬住嘴唇,好不让自己娇嗔地叫出声来,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想推开他,却又不舍得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

    其实杨怀仁激动的那一刻很快就过去了,当他意识到自己抱着何之韵的时候,心里有些尴尬,想松开环住她纤腰的双臂。

    可当他看到何之韵脸上表情柔情万种的那一刻,他体内有种最原始的涌动在激荡,让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迷离的眼睛,却不肯松手了。

    两个人就这么相拥在一起,世界仿佛也安静了,只有两个热切的心脏在跳动着,期待着情感爆发的来临。

    原来犀利异常的何之韵开始埋怨自己真是浪得虚名,明明是自己更强势,可每次在他面前,她小鸟依人的女儿家本色就暴露无遗。

    “仁郎,快松开,大白天的,让旁人看见就不好了。”

    何之韵一双粉拳轻轻捶在杨怀仁身上,假意要挣脱,却只用了蚊子一样的力量,正是欲罢还休,楚楚动人。

    杨怀仁看着她娇滴滴的表情,浑身正是亢奋,似乎充满了用不尽的力量,不但没有松开环在她小蛮腰上的手臂,却把她拥在怀里抱的更紧了。

    “不松,我自己未过门的妻子,怕得哪个长舌头的去乱说?”

    听到妻子这个词,何之韵彻底投降了,全身软软的靠在他身上,舒展双臂抱住他的脖颈,把脸贴在了他肩膀上,幻想着当了妻子的自己,是多么幸福。

    杨怀仁第一次感受到一个女人把他作为依靠的那种感觉,真挚的说道:“韵儿,你看辣椒都熟了,咱们俩,是不是也该开花结果了?”

    “嗯?开花结果?”

    “对,先开花,才能结果啊,嘿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