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强悍的四虎将
    ,!

    原来那位红脸大胡子是二十年后水泊梁山上排名第五位的好汉关胜!

    关必胜赢得了第一场比试,一张红脸上却依然古井无波,冲着看台上的观众抱拳施了一礼,才缓缓走下擂台。

    走下了擂台,关必胜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很友好的去扶起了被他一棍打下擂台的白脸汉子。

    白脸汉子正懊恼,见关必胜并没有耀武扬威的意思,心中对他也是十分的佩服,借了关必胜的手拉起身来,即便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第一轮就被淘汰的失落之情。

    看台上有人开心有人叹气,杨怀仁对王爷说道:“赵兄,小弟认识的这红脸汉子咋样?厉害吧,一招致胜啊。”

    赵頵对他骄傲的样子不屑一顾,心道“又不是你去打的擂台,你臭显摆个屁啊。”

    由于第一场比武关必胜只用了一招就取得了胜利,接下来的比试参赛选手便十分谨慎了,没有人贸然出手先发动攻击,而是互相在擂台上转着圈的对峙。

    观众们开看比武当时喜欢看到两个武人打得有来有回,恨不得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才叫过瘾,如今台上两人转着圈谁也不敢先上,可是无聊的很,开始有人发出嘘声。

    令官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今天接下来还有二三十场要比呢,这一场耽误了半柱香工夫了,两人还有交上手,耽误了今日的比武日程,他们在上官面上也不好看。

    一个令官实在看不下去了,在擂台边大声对着台上的两个壮汉斥责道:“你俩是来消遣咱家的吗?若是盏茶工夫再分不出胜负,那你二人都算淘汰了吧。”

    台上的二人听他这么说,才急切的冲上去扭打了起来,看台上众看客们见终于停了嘘声,专心去看比试。

    后边的比赛令官们怕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在武人们上台前分别嘱咐一声,半柱香分不出胜负,算双双淘汰!

    这样一来比武才有了真正的打擂台的感觉,武人们也放开了手脚使出看家的本领来,整个校场上的观众们跟着他们的精彩打斗陷入了疯狂。

    杨怀仁看到林冲登场,站起身来,指着飒爽英姿的林冲对赵頵说道:“我位提着哨棒的小将是我家烟牛哥哥的师弟,我认识的哦。”

    “为兄发现一件事,凡是看上去威猛的人你似乎都认识啊,”赵頵又指着另一个台上的壮汉笑道:“看那边台上的大高个,你是不是也认识?”

    杨怀仁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另一个擂台上刚走上擂台的正是宗泽。

    “认识,这是眼前这位小将的师叔,我们一起吃过酒呢。”

    话刚说完,宗泽那个台上只剩下宗泽一人,他的对手已经飞出了擂台,跌落在地上。

    林冲这一场,对手也是个使哨棒的青袍武师,令官正嘱咐两人要抓紧时间分出胜负,这位武师冷笑道:“用不了半柱香,五个回合就够了。”

    林冲听了这话刚要发怒,想起师父周同说过比武切忌焦躁,有时候对手用激将法,正是为了让你失去理智,交手的时候便会利用这一点发现你的弱点。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也回了那位青袍武师一句,“我也不用半柱香,五个回合足够了。”

    两人分别夸下了海口,比武一开始也不啰嗦,直接就动手。

    林冲手里一根哨棒舞得虎虎生风,直接向青袍武师打来,青袍武师挥动长棍格开这威猛的一棒,立即躬身转体来了个扫膛棍,反击林冲胸前。

    杨怀仁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上的林冲,数起了他们的招式,“第一招,第二招,第三招……”

    三招过去,林冲也感受到了对手的厉害,即便他师兄卢进义,三招之内单论棍法,他也还是要稍占上风的,除此之外,他还没有遇到过三招之内能和他打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不过他发现了这青袍武师的一个习惯,每次他出招,都会盯着他的眼睛看,似乎是从他眼睛里看他目光所到之处,来判断他的攻击目标所在,从来事先做出反应,在抵挡他攻击的同时,又想下一步反击的办法。

    林冲想到这一点,心生一计,他突然去看他下盘,一棍冲着青袍武师的右脚戳了出去。

    青袍武师眼睛一眯,似乎看到了林冲这一招的破绽,脸上划过一丝察觉不到的笑容,他装作来不及闪避,急急竖起棍子去挡这一棍。

    正当他打算借用立起来的哨棒作为支点,飞身去踢林冲的左肩时,林冲早附身向下伏低了身子,手腕一抖,那根戳向下盘的一棍突然翘起来向上击去,正冲着青袍武师的小腹。

    青袍武师这才意识到自己演技还是不如年轻人精湛啊,可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身子已经在空中,没有地方借力,已经收不住了,面对戳向他小腹的一棍,是无论也闪避不了,只有运气硬吃这一棍。

    但是他的打算还是落空了,林冲这一棍使足了力气,青袍武师吃了这一下,倒在地上,顿感五脏六腑都碎了一般,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再也爬不起来了。

    林冲胜出了这一场,接下来两个相邻看台上上场正是他两位师兄李烟牛和卢进义。

    卢进义虽然也很年轻,但是比起林冲的年少气盛来,他的性格是一种少年老成的稳重。

    面对对方的挑衅或者激将法,卢进义理也不理,玉白的脸上表情淡定,一点也不像十几岁少年人的模样。

    跟一个手持双锤的对手交起手来也不积极进攻,足挡了十个回合的进攻,才看准了对手招式里的一个破绽,一棍抽在他小腿上,又跟上一脚把双锤汉子踢下了擂台。

    周同的四位师弟和徒弟们有三位已经轻松过关,只有烟牛哥哥这边仿佛一上来就有些劣势。

    他的对手是个赤手空拳的拳师,烟牛哥哥看看人家什么武器也不用,心里觉得自己拿根哨棒好像占了人家便宜,也傻乎乎的扔掉了自己的武器准备跟对手拼拳脚功夫。

    杨怀仁拍着脑袋直接服了烟牛哥哥的天真无邪,跟自己一样喜欢拿己之短处拼人家的长处。

    却没想到那位拳师嘴里大叫着冲到烟牛哥哥面前,烟牛哥哥只出了一拳,正打在那位拳师正脸上,鼻子都打扁了,直接被ko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