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赌神
    ,!

    烟牛哥哥一拳就把对手打得躺倒在地再也没有站起来,令官看傻了,杨怀仁看傻了,连观众们也看傻了。

    要说招式,烟牛哥哥那一拳实在啥路数都谈不上,就是抬起手来而已,与其说是烟牛哥哥一拳打倒了对手,不如说是那个拳师自己撞在了烟牛的拳头上。

    两个龙武卫的医官跑上台来,摸了摸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拳师,好在脉搏还在,才点点头对令官示意还有气息。

    令官即刻宣布李烟牛获得了本场的胜利,烟牛哥哥似乎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木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挠着腮帮子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这么轻松取胜的。

    观众们的欢呼声里,李烟牛没有太高兴,而是对被他一拳打瘪了鼻子的那位拳师连声道歉。

    那位拳师刚刚转醒,才恢复意识,又看到李烟牛气势汹汹的冲他走了过来,心道这烟厮这是没打够呢,想想他沙包那么大的拳头,又赶紧闭上眼晕了回去。

    杨怀仁高兴地又去跟赵頵显摆,没等他说话,赵頵抢在他前头说道,“这个烟汉我认识,是你家随园发签子的李烟牛。你以为就你认识啊,我也认识!哈哈!”

    好一个现学现卖,杨怀仁看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就不揍他了。

    四场战罢,李烟牛,宗泽,卢进义和林冲四个人全部顺利过关,杨怀仁觉得他的话有了魔力一般,只要他说“我认识”这三个字,那个他认识的人都轻松取胜了。

    前边包括关必胜在内,杨怀仁可以说是的的确确认识的,即使红脸的关必胜是今天才知道他的姓名身份。

    几个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富家翁模样的人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声互相嘀咕了起来。

    “江湖海,你说前边嘉王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什么来头,怎么每次都那么准?”

    “我去哪里知道?看样子嘉王爷对他十分器重,说不定是哪路的神仙,每次只要他开口说‘我认识’,那个他说的人都得了胜呢。”

    “是啊,你看嘉王爷多么精明,知道找个高人指点,哪里像咱们闷头苍蝇似的乱撞,撒了大把的银子,全部打了水漂。”

    “草,不能啥好处都让他赵家占了去,我江湖海好歹也是堂堂世袭的侯爷,你宣赞也是个郡马,咱俩过去跟嘉王见个礼,人家吃肉,咱们兄弟好歹跟后边喝点汤。”

    说着两人起身走到赵頵面前,先施了礼,才跟嘉王聊起今日的擂台比武。

    他们所坐的看台,是校场上视野最好的一片,能在这里坐着的人,都是东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或者可以这么说,随便拿点什么东西砸过去,砸到十个人得有九个是朝中一二品大员的那些纨绔子侄们,剩下一个更牛,说不定是哪位王公侯伯级别的。

    赵頵自然是认识他们的,那个一袭水蓝箭袍的江湖海,二十岁出头的年纪,乃是开国公江城的玄孙,承袭祖宗爵位,赐封新乐侯。

    另一位青衣夹衫的是宣赞,他是清池郡王的郡马,跟江湖海一般大,只不过比起江湖海俊朗小生的模样来,这一位就差远了,特别是五官显得特别大,好似一张脸都容不下不了一般。

    贵族之间倒不在乎美丑,虽然二人比不了王爷的地位尊贵,但是赵頵向来喜欢结交朋友,从来都是给足面子的,当然也介绍了身边的杨怀仁。

    两人跟王爷寒暄了几句,却没有回去落座,而是坐在了杨怀仁的身边。

    杨怀仁打量着两个人,一丑一俊,竟然能玩到一起,而且毫无违和感,可见东京城里的纨绔子弟圈子是只认地位不认长相的。

    宣赞本想问杨怀仁关于他是怎么看出来谁会比武获胜的,又怕再高人面前失了体面,才一个劲的给向来脸皮厚的江湖海打眼色。

    江湖海摸摸自己瘪了的钱袋子,哪里有还有心思在乎脸面,直接跟杨怀仁问道:“杨小官人,不知你是如何看出擂台上的两人谁的武艺更高强的呢?”

    杨怀仁听他这么一问,看看两人脸色,分明在脸上写了两个大字“赌徒”,心里觉得好笑,又不好笑出来,只好打趣道:“小弟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会懂的武功?刚才看场上打的好看,一时兴起,说几句玩笑而已。”

    江湖海和宣赞听他这么说,以为他是不肯把自己赚钱的本事相告,只好再次苦着脸装可怜。

    “不瞒兄弟,两位哥哥趁着今日武举擂台比武,本想着试试运气,赚些酒钱,却不料第一轮下来,输多赢少,哥哥们钱袋子都快空了。”

    宣赞说着从自己腰间解下只剩下几两碎银子的钱袋,愁眉苦脸的说道。

    杨怀仁前世唯一能算的上参与赌博的事情,只有过年陪家人打打麻将,或者平时偶尔买几张彩票玩玩,真正意义上的赌博,他从来都敬而远之。

    如果遇上他的朋友赌博成性,他也许会奉劝他们几句,讲讲“有赌必输”的道理,可是如今是大宋,这样的道理是说不通的。

    也许是因为这个年代商业发达,人有了钱,物质生活得到了满足,就开始去找娱乐方式打发无聊的时间,这无形中推进了赌博这个行业的发展。

    这时候也没有手机电脑电视,文雅的人收藏些古玩,或者养些花花草草来陶冶情操,而更多人可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赌博就成了最简单最普及的娱乐方式。

    宋律里对使用赌具进行的赌博进行了限制,却无法对以类似角抵,蹴鞠这种比试胜负开盘的赌博形式加以管制,所以这种赌博形式便流行起来。

    杨怀仁想想人家赌博跟自己也没关系,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于是对江湖海和宣赞指了指校场上正在等候第二轮比赛的关必胜、宗泽、李烟牛、卢进义等人,告诉他们这几个第二轮还会继续胜出。

    江湖海和宣赞瞪起眼睛认准了杨怀仁所指的五个人,问准确了姓名,唤了自己的随身伺候的小厮去下注。

    第二轮比试开始,只要是这五个人中的一位上场,江湖海和宣赞就学杨怀仁刚才的样子,起身对着身后也不知认识不认识的人说道:“这个汉子我认识!”

    搞得身后几个人把看他们跟看傻子一般,不过这个“我认识”仿佛真是太上老君的律令一般,灵得不能再灵,五个人第二轮也全部胜出了。

    江湖海和宣赞这一轮不光赢回了本钱,还足足赚了一倍有余,现在的杨怀仁在他们眼里,不再是一个柔弱书生,而是充满了神奇的赌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