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初恋情人
    ,!

    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校场上的擂台比武,武人们都是凭着多年练就的真功夫在比拼,这年代不敢说就没有玩阴的使绊子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极大多数练武之人都有基本的自尊,而且有近十万观众在看着,真要暗箭伤人,会被所有人唾弃。

    但是对于利欲熏心的奸商或者赌档老板们来说,他们眼里只有钱,至于凭什么手段得来的,他们根本不在乎。

    江湖海和宣赞赢了钱,觉得杨怀仁功不可没,想分一些给他。

    杨怀仁心里偷笑着拒绝了他们的好意,哥们是喜欢钱,但是你们靠赌博赢回来的那千儿八百两的,哥们还不放在眼里。

    他虽然是个厨子,但是明白一个道理,靠劳动靠技艺赚钱,是创造财富,靠赌博赚那些钱,却是不同的,只不过而是钱财从一个赌徒的口袋转移到另一个赌徒口袋里的过程而已。

    而且流入赌博业的这些钱财,是越转移越少的,庄家们通过不断的抽水攫取了大量的利润,而赌徒们则继续不断的把自己的血汗钱又投入进去,周而复始,乐此不彼。

    江湖海口中的赌神,或许只是他赢了钱一时兴奋喊出来的恭维杨怀仁的话罢了,但是被赌行的老板们听了去,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第一天擂台比武结束,前两轮小组赛,杨怀仁支持的人都顺利晋级到明天进行的第三轮。

    嘉王爷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汉堡包摊子的事不用他操心,杨怀仁只好自己乘车回家。

    吆喝了一天比他平时在厨房里干活还累,杨怀仁本想在回家的路上在马车里眯一小会儿,可马车刚进了城,就被人拦了下来。

    杨怀仁不耐烦的揭开帘子想看看是谁扰了他的清梦,骂人的的话都想好了,等看到面前的人,却说不出口了。

    站在他面前的是他的初恋情人兰若心!

    说起兰若心来,那故事可长了。首先应该提起的事,是这个兰若心就是那个前世无情的甩了杨怀仁两次的女人。

    杨怀仁跟兰若心是一片小区里的孩子,是从刚会走路起就在一起玩的小伙伴,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小的时候谁也不懂爱情是什么,只是两个孩子在一起玩的开心,杨怀仁比兰若心大一个多月,所以时时都当自己是个大孩子,处处都让着她。

    兰若心家里有了糖果,总是第一时间拿来给杨怀仁吃;杨怀仁若有了五分钱,也总是买一个冰棍给兰若心吃,自己偷偷的咽口水。

    纯真的友谊一直持续到他们上了初中,俩孩子同班同学,而且老师也很配合的安排他们俩做了同桌。

    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也正是从这时候起,杨怀仁看兰若心有了不同的感觉。

    或许另个人从小培养的感情基础起了作用,没等杨怀仁开口表白,兰若心首先就向他表明了心迹。

    杨怀仁至今还记得当时那种心动幸福的感觉,就像站在春天开遍了鲜花的无垠田野里,闭上眼聆听风儿吹过来温柔的歌声。

    两个年轻人上学一起走,放学也一路躲在绿树掩映的公园小径里拉着手回家。

    兰若心喜欢听杨怀仁唱歌,杨怀仁就买了许许多多的卡带,认真的去学每一首她喜欢的歌曲,然后轻轻的在她耳边唱给她一个人听。

    本来杨怀仁不喜欢老爹逼着他学习制作小点心,可是当他知道兰若心喜欢吃的时候,他又不分昼夜的去学着做,一度让杨老爹以为儿子得了精神病。

    杨怀仁一直觉得他的一生,只会喜欢一个女人,就是兰若心。

    人在幸福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就容易忘记了这世界上越单纯的东西,就越容易变质。

    后来两人初中毕业,兰若心考上了当地的重点高中,杨怀仁却去了技校学习厨艺,人生的三岔口,对于两个年轻人来说,来的太快了。

    两个学校距离很远,杨怀仁却觉得爱情是不分距离的。

    他总是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从城市的西边骑行一个多小时到城市的东边,就为了接下了晚自习的兰若心放学,两个人好一起回家。

    刚开始两个人还是好好的,这一年里,杨怀仁也日日坚持着,风雨无阻的骑行在那条熟悉的马路上,只为了见到他心爱的人一面,他觉得再怎么苦都是值得的。

    比起见到兰若心的那种快乐,再苦再累他都觉得这种付出都不算什么。

    但是慢慢的他发现兰若心仿佛有了心事,每次见到他在学校门口等待的那种微笑和喜悦渐渐的消失了。

    原来兰若心在重点高中接触的都是全市的精英,这些人大多数将来都会考上全国的名牌大学,再将来会有一份体面又高薪的工作,而杨怀仁,说破了大天去,他的未来就是一个给人家做饭的厨子而已。

    那天很冷,是个雨天。阴暗的天空下着冷雨,杨怀仁去接兰若心的路上被这场大雨浇了个通透,他躲在车棚里冻得瑟瑟发抖,脸上却是幸福的期待。

    不知道是不是一道霹雳劈中了他,他发现兰若心已经牵着另一个男孩的手。

    他傻了,想问为什么,却开不了口,兰若心发现了他,脸上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回复了平静,只淡淡的对他说了句“对不起”,便静静的从他身边走过。

    杨怀仁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家的,大雨里模糊了视线,不知道脸上滑落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杨怀仁的初恋就这么结束了,以一种残酷的方式,在一个冰冷的雨天。

    刚开始的那种感觉,像一把刀插在了心脏上,痛,每一次心跳都痛,痛的无法呼吸,想把这把刀拔出来,却如何也拔不出来,反而越发的痛。

    他想唱歌,或许唱一首伤心的情歌,可以缓解这种痛苦,但是杨怀仁自负五音齐全音律优美,却第一次跑调了。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日子久了,在每日的油盐酱醋和肉鱼蛋菜之间,杨怀仁慢慢的看开了。

    每个人的追求是不同的,兰若心那样的选择,是她的权力。

    杨怀仁不再去怨她,甚至不愿去想,只是觉得她如果能追求到她要的东西,那么这次分开就是必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