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你还嫩了点!
    ,!

    兰若心脸上带着笑,回道:“坊间传闻随园老板杨公子有三爱,爱美食,爱金银,爱美人。

    杨公子书香世家,能舍了读书人的面子委身厨行,抛却了功与名,这第一爱美食,实乃是令人佩服;

    人活在世上,有谁不爱金银?杨公子会赚钱,东京城里人尽皆知,被些妒忌公子才华的宵小之辈说成了贪财罢了,这第二爱金银,小女子认为并无任何不妥;

    公子仪表非凡,相貌堂堂,早是城里闺中娉婷们心仪的男子,加上公子才华横溢,家财万贯,公子这第三爱美人,说起来也是美谈。”

    杨怀仁被她夸的心里桃花朵朵开,笑得嘴巴快咧到耳朵根了,却仍然谦虚的摆了摆手道:

    “兰姑娘谬赞了,我杨怀仁肚子里墨水没有三五滴,才华横溢实在不敢当。

    其实市井里说在下的那些话,并非没有道理。人活一世,就要及时行乐,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人才活得简单快乐,喜欢吃点好东西,喜欢做出些好吃的东西,的确是本公子的最爱;

    说道赚钱,我赚那点钱实在算不了什么,比我有钱的人多了去了,要说我喜欢钱,那可真是说对了,我这人没什么大梦想,随便赚个几十万贯够我花的也就行了;

    说我好色,我也认。男人嘛,本性使然,不好色就不是男人了,你说对不?

    再说了,我杨怀仁再色也是色我自己的未婚妻,烟花柳巷我可从来没去过,并不是我不想去,本公子路盲,不认识路啊,兰姑娘若是认得,不如指点一二啊,呵呵。”

    兰若心听了这话,笑得很勉强。

    她以前听过杨怀仁不少事,多是些酒楼茶肆里的谈论他的闲话,从这些信息里判断,杨怀仁是个有才华的年轻才俊。

    方才初见的时候,眼见杨怀仁眉目清秀,见了自己这样的丽人竟也不为所动,在不认识自己的情况下只身跟她来到这个小院,显示了这个男子沉稳和胆识。

    本以为他是个风度翩翩的斯文公子,没料想他一开口说话,毫不在意那些闲言碎语,还大话连篇,什么及时行乐,什么赚个几十万贯的话,连贪财好色这种事都能认的男人,不知道他脸皮到底有多厚。

    兰若心不知道找了这么个人帮助她完成她的计划是不是错了,如果真如他自己说的那么贪财好色,那么接下来如果他拿这一点作为筹码的话,她不知道会怎么样,她决定再试探一下。

    “哦?杨公子才子风流,金屋藏娇本是美事,可是他们说公子藏的可不仅仅是一人。

    早先南阳郡王府上那些丫鬟们,据说都被公子一人从开封府买走了,不知公子家里多少人口,竟要几十个丫鬟伺候?

    还有那位王记汤饼店的莲儿姑娘,公子为了她能痛打魏二公子,还闹得上了开封府的大堂,魏家老爷子为了替子报仇,不惜以十万贯钱为筹,要与公子比试厨艺,若说这莲儿姑娘不是公子的相好,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吧?”

    我靠!这谁没事闲的传这种事,杨怀仁心里骂道,真把哥当种马呢,还几十个丫鬟,哥就算一夜十八次郎也耍不过来啊。

    最可气的是连莲儿姑娘都不放过,跟魏老儿比试厨艺是那臭老头子自己提出来的,跟莲儿有扯上了什么关系?

    杨怀仁刚要恼怒,突然察觉兰若心脸上飘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笑,意识到可能是这丫头故意说这种话来试探自己。

    她为什么要试探我呢?杨怀仁一时还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出现的太诡异了,在没搞清楚她的目的之前,不能中了她的圈套。

    想到这些,杨怀仁尽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深吸一口气,色眯眯的笑道:“不错!他们说的不错,本公子就喜欢收集美女!

    这是一种病,只一种不治之症,本公子一天不收集七八个美女,浑身不自在!

    刚才怕你有所防备,才故意装作那么清高,如今你既然说得这么坦白,我也就没必要装下去了,我就是好色,像兰姑娘这样风华绝代的美人,我恨不得收到我家里去。

    不如小娘子考虑考虑啊,到了哥哥家里,吃香的喝辣的,还有几十个姐妹陪着玩耍,绝对不会觉得闷得慌。”

    杨怀仁故意赤果果的挑衅,门外两个高大的人影似乎有异动。兰若心轻咳了一声,门外的大汉才没有冲进来。

    兰若心有些尴尬,他成心说这些话,说明她对杨怀仁的试探被他识破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太神秘了,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她也说不清楚,目前的情况,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杨怀仁见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像吃了个酸杏似得憋得难受,又搞不清楚她在想什么,只好也咳了一声。

    “都是聪明人,就别说蠢话了。兰姑娘既然有事,不妨直说,天色晚了本公子容易犯病,万一做出什么有辱斯文的事来,怕兰姑娘清白不保,嘿嘿……”

    兰若心缓过神来,看着他的眼睛,发现即便杨怀仁说着下流的话,眼睛里却仍旧一汪平静的湖水一般,才决定去信任这个她搞不懂的神秘男人。

    “小女子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提醒公子,八月十五公子跟魏财的厨艺比试,怕是无论输赢都中了那老小子的奸计。”

    只是提醒我?杨怀仁摇摇头,心道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只是把别人都当了傻子,若是只要提醒我,何不随便找个下人传个话或者写封信?

    既然费尽周折查清了我回家的路线,又特地拦下了我的马车,带我到了这个地方,接连的试探,难道就是为了提醒我?

    杨怀仁站起身来,背着手仰头大笑,“兰若心,说起来咱俩年纪都不大,却都不是胸无城府之人,你有话就好好说,说一半藏一半,学小孩子捉迷藏呢?

    你以为我杨怀仁是吃素的吗?从看见你第一眼,我就猜到你是是什么身份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也能猜个**不离十,跟哥们玩烧脑拼智商,你还嫩了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