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透明人
    ,!

    青莲帮的人从一开始一天一趟往杨家送消息,到后来一天早中晚三趟的跑,只要是酒楼茶馆里又传出了新的小道消息,即便是已经三根半夜,他们也会火急火燎的堵在杨府门口砸门。

    杨怀仁就算是个好脾气的人,也经不住他们这个折腾法,他最受不了的事就是睡不好觉,特别是今天,他已经明显有了神经衰弱的迹象。

    今日值门的是杨禄,白天已经在随园里忙活了一天,都三更天了也不能眯一会,他碎言碎语埋怨着青莲帮这帮孙子们,揉着惺忪睡眼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让杨禄眼前一亮,来的是个一身穿翠绿衣服的年轻女孩儿,杨禄敢打包票除了家里未来夫人,他从没见过这么靓丽的姑娘。

    兰若心这次亲自来了,俏脸上有些焦急,不等杨禄问话,兀自推开他走了进来,又亲自回头掩上院门。

    “快去喊你家主人起来,就说青莲帮有要紧的事情要告知与他。”

    杨禄看她的样子不像是装的,忙小跑着去后院喊杨怀仁。

    杨怀仁这时在床上数了一万多只羊,好不容易有了睡意,刚要入梦跟某个曲线玲珑的泷泽妹子交流交流床上功夫孰强孰弱,就被杨禄给喊起来了。

    杨怀仁顶着个熊猫眼,趿了鞋子先朝杨禄屁股上踹两脚,才跟着他来到正堂。

    传说老虎对外来的猛兽进入了它的领地后,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应,特别是母老虎,而何之韵比母老虎的嗅觉还要超群,兰若心前脚当进门,她就嗅到了情敌的味道。

    她麻利的穿好了一副循着味道来到正堂,看到了兰若心的美貌之后,她就猜到了这就是那个青莲帮姓兰的丫头,盯着她的眼睛就不肯挪开了。

    兰若心被何之韵这么死死盯着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似乎觉得这个女人不怎么友善,江湖人之间好似又某种默契,她也不甘示弱的盯了回去。

    杨怀仁走进了正堂,看到自己的“初恋情人”和未来老婆面对面叉着腰玩“看谁先眨眼”,顿时睡意全无。

    他心叫不好,这是两虎相斗必有一亡的节奏啊,赶紧站在两个愤怒的女人中间,陪着笑脸拉开了两只老虎。

    好不容易分开两人坐定,何之韵又宣誓主权似的挽着杨怀仁的手臂站在他身边,不待杨怀仁开口,先向兰若心发难。

    “青莲帮是江湖上有名的大帮派,兰姑娘作为帮主之女,怎么说也是大家闺秀,怎么三更半夜里跑到我家里来了,难道不怕别人笑话吗?”

    兰若心听她话里带刺,她又是个直性子脾气,不假思索的回道:“这位就是杨公子‘未过门’的妻子何家小娘子吧,如今没过门就做起主来了?

    本姑娘找杨公子有急事相商,何姑娘既然还没过门,应当算是外人,在这里是不是不方便啊?”

    兰若心故意把“未过门”三个字强调了说出来,听到何之韵耳朵里就很不舒服了,她心道这个姓兰的小丫头嘴巴真是毒,想把我赶出去让你们俩独处,没门!

    碍于作为主人的杨怀仁面子上不好看,何之韵忍住心里快要炸出来的怒火没有发作,却也没有要退出去的意思。

    “兰姑娘,不要得寸进尺,现在是你们青莲帮有事求我家仁郎,我作为仁郎的参谋当然要留下来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

    整件事杨怀仁都是主角,可惜如今在两个女人面前,他尴尬的一句话也没搭上,反倒成了背景,好像一个透明人一般。

    兰若心这才想起她是有急事的,被何之韵一搅和,差点耽误了大事。

    “根据我们青莲帮安插在烟虎帮帮主汪老虎身边的线人回报,今天晚间魏财拖了管家魏丙偷偷摸摸的送了口信给汪老虎,好像约定了今晚三更时分在万花楼见面,商量怎么阴谋暗算杨公子。”

    “哦?”何之韵心中一惊,难道他们为了赢下厨艺比试,要事先暗算仁郎?

    她咬着牙怒骂道:“汪老虎和魏财你们两个好歹毒,若是我家仁郎少了半根毫毛,我何之韵必定让你们碎尸万段!”

    兰若心本来对何之韵没什么好感,如今看到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说出这样恶毒的话语来,似乎对她高看了几分。

    她原以为何之韵只不过是个没落官宦之家的女儿,哪里知道她原来也是呼啸山林的绿林女汉子?

    “没想到何姑娘一个纤纤女流之辈,竟也有吾等江湖中人的豪气,在下佩服!”

    何之韵想也没想,便回了她一句,“谁说我是弱质女流?你以为就你会武功吗?比起兰姑娘来,恐怕本姑娘的武功犹在之上也说不定呢。”

    原来杨怀仁的未婚妻会武功?兰若心心中惊讶,她刚才只顾着跟她较劲,没仔细观察何之韵的身形,如今听她这么一说,重新打量了她一番,才想起刚才何之韵进门的时候步履轻盈,绝对是有一身好轻功的练家子。

    “好!既然如此,现在离他们约定的三更时分还有一刻的工夫,不如我们两个女子一起去万花楼探上一探如何?”

    兰若心自恃她的功夫在女人中算是数一数二了,至少在东京城里,她活了十六年没遇到过对手,即便是青莲帮中的男性好手,也没有几个在她之上的。

    如今何之韵大言不惭小看了她,虽然因为她杨怀仁未婚妻的身份不能用比武的形式来一较高低,那么用激将法约她一起去执行这个侦查任务,两人孰高孰低,自然有了分晓。

    兰若心这么提出来了,何之韵当然愿意。自从她进了杨府开始,她已经很久没有施展过她的身手了,虽然每天早上会陪着杨怀仁和李烟牛晨练,但是凭空舞划几下招式和实战的差距是很大的,她早就已经技痒难耐。

    而且魏财和汪老虎如果真是谋划对杨怀仁用什么见不得人的诡计,她也不可能置之不理,以她的性格,一定要搞明白,好早做防范。

    两个女人一拍即合,也不问杨怀仁意见,对视了一眼,一起扭头向门外跑去,眨眼的工夫,一起飞出了养父的院墙,消失在茫茫的烟暗之中。

    杨怀仁这才张大了嘴巴,皱着眉自言自语道:“两位女侠,哥才是主角好不好?你们真当哥是空气做的透明人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