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暗格藏身
    ,!

    “我去,哥的运气不会这么瘸吧?”

    杨怀仁心里骂道,这万花楼的三楼足有二十几间房,偏偏他们三个翻窗户进了汪老虎事先预定好的房间。

    现在再爬窗户出去明显已经来不及了,杨怀仁只好四处寻找可以藏身的地方。

    可是整个房间一丈见方,却空旷的很,除了中间一张圆桌,墙角边一张绣床,只剩下床边一个透明的裱了绢布的木质屏风和一个澡桶,其他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兰若心心想这下完了,如果是她自己,凭他的武功,她一个人完全可以逃跑,但是作为江湖侠女,当然义气为重,扔下两个同伴自己脚底抹油,太不地道。

    何之韵也同样有足够的本事逃跑,只是她首先想到的是杨怀仁没有任何武功,他如果逃不掉,她只有陪着他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杨怀仁却盼着两个人能跳窗逃走,剩下他一个,自然什么都好说,大不了说他是来逛窑子的,反正汪老虎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可惜俩女人都不动弹,呆滞了一样,同时把目光集中到杨怀仁身上。

    杨怀仁叹了口气,明明你们俩是身负武功的江湖人士,遇到事情偏偏要我一个百无一用的文弱书生拿主意。

    算了,谁让哥是这间屋子里唯一的男人呢?澡桶是不用想了,无论如何也挤不下三个人,床底下虽然地方不大,但是三个人挤挤应该还能躲一下,如果汪老虎粗心大意不去检查,也许能蒙混过去,而无论是随园老板还是江湖侠女的光辉形象,如今也顾不得了。

    汪老虎重重踩在木地板上的咯吱声越来越近了,眼看还有几步的距离就要走到房间门口。

    “咯吱,咯吱……呼啦!”

    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汪老虎走了进来,看到屋子里的人,脸色都立即就变了,怒喝道:“你在干什么!”

    粉红的灯罩把烛光染成了粉红色,让整个房间显得更加春意盎然。

    艳丽小姐斜靠在床上的靠枕上,故意露出了半个香肩。

    她半眯着一双极尽勾人的凤眼,舌尖慢慢转动着舔着两片丹唇,右手支着脑袋,左手伸出粉嫩的食指勾引汪老虎到他身边来,“虎哥儿,你终于来了,这几日来你都不曾来看奴家,奴家以为你忘了奴家呢!”

    汪老虎板着个脸,抬手先拦住跟在他身后的魏老儿的脚步,独自踏进门来,又回手拉上了房门,这才换了一张色眯眯的表情,软声细语的说道:“我的小心肝儿,你虎哥哥怎么会忘了你呢?

    虎哥哥最近有笔大买卖要做,等过了八月十五,洒家会有一大笔钱到手,到时候洒家便去找掌柜赎了你的身契,接了你回家去,让万花楼鼎鼎大名的头牌俏牡丹只伺候洒家一个男人。”

    谁能想到面目狰狞的大恶人汪老虎也有似水柔情的时候?

    汪老虎走到俏牡丹身边,在她光滑的肩头轻轻咬了一口,然后给她拉上衣服,抬起头来继续说道:“小心肝儿,今天洒家要跟个老头谈点生意上的事情,不如你先去隔壁房间等洒家一小会儿,谈完了生意洒家就去找你,今夜一定把前几日欠你的给你好好补上,如何?哈哈……”

    汪老虎嘴上说的天花乱坠,手上也不老实的在俏牡丹浑圆的屁股上使劲掐了一把。

    俏牡丹打开了他的大手,撅着小嘴站起身来,撒娇似的把汪老虎推倒在床上,一对粉拳对他胸口连捶了几下,才扭着屁股转身走出门去,看到门外等候的魏老儿,“哼”了一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折去了隔壁另一个房间。

    原来就在汪老虎走到门前的那一刹那工夫,兰若心和何之韵相互看了一眼,点点头表示只有这么办了,然后一边一个迅速的拽着杨怀仁就要往床下钻。

    这时那个缩在床上的俏牡丹不知道在床上按了了一个什么机关,床下面的木地板突然掀起了一个开口,露出一条地缝来。

    俏牡丹摆手示意他们快躲到地板下面的暗格里去,三人来不及道谢,更顾不得地板下边有什么东西,迅速的沿着那条缝隙滚了进去。

    这年代的楼阁基本都是木质结构,万花楼自然也不例外。二楼和天顶和三楼的地板之间,本是支撑用的十字结构的木龙构成。

    这间屋子的主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把绣床下边的一块地方的木龙拆除,形成了一个面积比上边的绣床差不多大的一个秘密的空间。

    暗格上边的地板经过改造,连接在床上的一处秘密的机关上,床上的人可以操纵这个机关,从而可以打开或关闭地板打开的入口。

    杨怀仁滚下去后的第一个想法,是他堂堂一个男子汉大丈夫,竟然无可奈何去钻一个青楼小姐的床底,真是羞得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既然是男子汉大丈夫,自然是说道做到,他这次是真的找了条地缝钻了,只是不知道他一左一右两位没有有没有他这种高尚的觉悟。

    钻完了地方,他才感叹原来这万花楼是有机关的,这个房间的主人,那位艳丽的小姐,虽然**在青楼,但也不是薄情寡义之人。

    估计她也有个什么相好的,并时常与他幽会。如果遇上来个客人,她那个相好的又来不及全身而退,就躲到这个床下的暗格里来。

    只是俏牡丹这个相好的男人,也太不男人了,暗格里和地板上边只隔了一层半寸后的木板,屋子里的人在干什么,虽然看不到,却能听个清清楚楚。

    听自己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行鱼水之乐,不知道他躺在下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感受。

    吃软饭吃到这种层次,杨怀仁对这个男人真是又鄙视又佩服然后再继续狠狠的鄙视。

    不过躺在这里听上边屋子里春色满园的经历,杨怀仁估计会很快就会体验到,这暗格的打开与关闭的机关在外边的床上,被关在里边的人是什么也干不了。

    听汪老虎跟俏牡丹打情骂俏的动静,想必他跟魏老儿谈完了事情,是一定不会走的,还会留下来与俏牡丹大战不知多少回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