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黑暗里的春色
    ,!

    杨怀仁心里偷笑,这种事他听听倒无所谓,上辈子又不是没听过,后世的那些单身狗们,早对岛国动作小电影研究了个透彻,估计十有**都能凭借声音猜到他们使用了什么高难度的姿势。

    可是兰若心和何之韵两个大姑娘就不同了,不知道过一会她们听了那么“荡气回肠”的旋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这么好玩的事情,杨怀仁忍着不发出笑声,想挪动下躺的不太舒服的身体,没料想他刚想动,才意识到他被两个女人挤在中间,胸口被上面的地板死死的压住,一点儿也动不了了。

    暗格的空间不大,面积接近跟一张双人床那么大,由于处于地板和楼下的天顶之间只有半尺不到厚度的空隙中,杨怀仁想动一动的想法就无法实现了。

    刚才三个人忙着钻地缝,钻是钻进来了,可惜没有工夫给他们调整姿势,杨怀仁被何之韵和兰若心夹在中间,双手打开,刚好每个臂弯里都搂着一个美女。

    最巧的要属他的双手被压住的位置。

    杨怀仁鄙视完了二十六七遍俏牡丹那个相好的男人,才意识到这一点。

    两只手心里都感受到了一种极富弹性的温软,他觉得冥冥之中上天的安排真是……太够哥们了。

    三人并排躺着,被暗格的四面挤在中间,何之韵和兰若心的屁股刚好压在了杨怀仁的两只手掌里。

    何之韵到还没有什么,毕竟那只手,是他男人的。兰若心就极其不舒服了,她长这么大,别说是屁股,连手都没有被异性碰过。

    若是放到平时,哪个不长眼的哪怕胆敢不小心蹭到了她身体的任何位置,她也会让那个家伙死得很难看,至少是打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他。

    但眼前这种情况,暗格里烟布隆冬的,她是瞎子加哑巴一起比着赛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宝宝心里苦。

    其实对于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来说,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即使兰若心是江湖上第一大帮丐帮净衣流派里的大小姐,也不会例外。

    自从她十四岁,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美女之后,她并不缺少仰慕者。

    但是无论是江湖各大门派的公子哥还是青莲帮里的后起之秀们,在她眼里都是些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武夫,而那些王公贵胄看不上她的江湖出身,巨商富贾或者官宦子弟们大多是些纨绔子弟,这些狂蜂浪蝶她还看不上眼。

    这年代读书人似乎对女人有种特别的吸引力,兰若心理想中的男子便是一个满腹经纶的读书人。

    在她重复了不知多少次的同一个梦里,那个男人剑眉星目,英姿飒爽,他考中了状元之后,第一时间便骑着高头大马,披红挂彩走在前边,上百人的迎亲队伍跟在他身后敲锣打鼓的去青莲帮迎娶她做状元夫人。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狗血的。骑着高头大马的状元郎没有出现,另一个长的还算凑合,同样也是读书人的小厨子已经把手放在了她的屁股上,沾染了她的清白。

    兰若心扭头去瞪杨怀仁,瞪的眼珠子都酸了才明白她就算学螃蟹把眼珠子瞪出来,杨怀仁也看不见。

    她想开口斥责他赶紧把手拿开,又不能发出声音引起地面上汪老虎的注意,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是好。

    想了半天,兰若心终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既然不能动不能说,不是还可以写吗?

    兰若心的左手被她和杨怀仁的身体夹在中间,虽然能活动的范围也不大,但是她可以用手指在他身上写字。

    兰若心刚觉得自己聪明,准备伸出手指去杨怀仁身上写字,又觉得哪里不对。

    她的身高比杨怀仁只矮了两寸,杨怀仁自然打开的双手正在她的屁股上,那么她的手要去他身上写字,自然也只能写在他屁股附近的位置。

    想想有些尴尬,但是兰若心觉得女人的身体都是娇嫩的,纯洁的,高贵的,一个臭男人皮糙肉厚的,摸摸他的屁股虽然说起来也有些不雅,但是形势所迫,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杨怀仁被两个美女夹在中间,心里正爽的不知道给老天爷烧多少柱香表示感谢,突然感觉右边屁股上有痒痒的感觉。

    杨怀仁被惊呆了!世界观瞬间碎了一地,他心道:“这什么情况?大宋的女人都这么开放了?难道是哥奥特曼了?

    虽然哥们现在和你兰大小姐被迫挤在这个烟暗的空间里,虽然哥灵活的手掌一不小心不偏不倚纯属老天刻意的安排,刚好放在你又紧致又有弹性的屁股上,你也不用这么急着向哥表示感谢吧?

    想摸哥美丽动人又雄壮威武的屁股就直说,哥又不是小气巴拉的人,你偷偷的在这种情况下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就随便摸就是你不对了!

    而且还是守着我如花似玉的未来娇妻身边,就这么急不可耐,说出去你不羞愧,哥脸皮这么薄,哥还……哥其实也没啥羞愧的。

    太过分了!你摸摸就算了,那么长手指头子啊哥屁股上划拉来划拉去的挑逗哥敏感的神经就是你不对了,不要以为你兰若心貌似天仙下凡又是青莲帮大小姐就这么得寸进尺,你个臭女流氓,哥喊了啊……”

    杨怀仁叽里咕噜腹诽了一通咒语,忽然觉得不对劲,兰若心每次都是先点三下,然后顿一下,然后又横又竖的在他屁股上划拉,划拉几下顿一下,又接着划拉。

    哦!杨怀仁明白了,兰若心这是在他身上练字呢。

    他绷紧了屁股,仔细去辨别她忙活了半天到底写的什么。

    “嗯,嗯,嗯……”

    杨怀仁想了好久才想明白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原来她点三下是说有三个字,划拉了半天写的三个字是——手!拿!开!

    我去!杨怀仁对兰若心真是服的不行不行的。他心道:“你兰大小姐写字笔画都往一个地方写,明明就是增加我识别的难度。

    你让我把手拿开,可是我也得有能力拿开啊,你看就这么点空间,胳膊肘打个弯都不行,我怎么抽出来?

    挪挪倒是可以,从你一边屁股挪到你另一边屁股这种大工程,哥这么本事的人,或许还是可以说试一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