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汪老虎的阴谋
    ,!

    既然美女有要求,那么杨怀仁就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试着尽量把右手往回抽,兰若心也尽力把自己的身体向上抬,可惜暗格的空间实在是太小了,后边没有空间往回抽,加上手实在被夹的太紧,试了几次也没有成功。

    烟暗里杨怀仁撇撇嘴,表示自己爱莫能助。杨怀仁已经找好了三大理由,以示他的右手是无罪的。

    首先这件事的发生纯属偶然,当时情况紧急,三个人滚进地缝的时候那么慌乱,他并不是故意的把手放在那个特殊的位置的。

    其次,这种情况既然发生了,是上天的安排。你兰若心再能耐,能能耐过老天?老天的安排最大,光这个理由就够哥臭屁的了,所以你就不要挣扎了。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杨怀仁摸了你屁股,你兰若心本来可以说哥非礼你,但是后来你不也摸回来了?这叫有来有往,大家谁也别计较谁赚了便宜或者吃了亏,大家算是扯平了,是不是价钱公道童叟无欺?

    兰若心的屁股酥酥麻麻的好不自在,可是无论她怎么动也无济于事,反而更让杨怀仁的手摩擦的她浑身更不自在了。

    兰若心只好心里默默念叨了一百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去听地面上的汪老虎和魏老儿到底在商量什么阴谋诡计……

    魏老儿看见俏牡丹,也被她的妖媚迷的神魂颠倒,他虽然六十多岁了,但是仍然极其贪恋女色,家里虽然已经有了十四房的妾室,但是他仍然时常流连于烟花柳巷之地,徘徊于燕红柳绿之间。

    只是眼前这个俏牡丹是汪老虎的姘头,他顶多心里想想罢了,却没有贼胆去跟烟虎帮的帮主抢女人。

    迎了魏财进门,汪老虎十分小心的检查了一遍房间,还特意看了看床下和窗外,确定了没有人偷听,才又坐了回去。

    如果他知道床下边的暗格里藏着三个人,特别是有个人左拥右抱,还有一个人偷偷练习了书法,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心情。

    魏老儿先是跟汪老虎寒暄了一阵,全是吹嘘巴结的谄媚之词。

    杨怀仁听了直觉恶心,不过他并非没有收获,通过这些话他倒能判断出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交情,只不过是因为某些利益,才凑合到一起狼狈为奸而已。

    “废话就不用说了,”魏老儿的话让汪老虎都觉得恶心了,才开始问起了正事,“计划进行的怎么样?”

    “虎爷放心,一切都很顺利。”

    魏老儿一脸得意,捋着白胡子奸笑道:“前几天的戏做的很好,外边很多人都信了,只要别的庄家开盘的时候倾向了姓杨的小子,咱们就发财啦!”

    汪老虎点点头,突然停下来,谨慎的嘱咐道:“还有几天就八月十五了,你一定不要放松,最好今天回去就躺床上装病,我手底下人会把这个消息传出去。

    目前的盘口是姓杨的小子胜出一赔二,魏兄胜出一赔五,这个盘口还不够,相信你生病卧床的消息传扬出去,盘口会变化的更大。

    烟虎帮明面上的盘口也会跟着别人家一起,向着姓杨的小子胜出的方向抬高水位,地下的盘口开始慢慢的向魏老兄胜出的方向抬高水位。”

    “好主意,只要让外边人觉得我魏财完全没有胜算了,到比赛那天估计能到我胜出一赔十甚至更高的局面,到时我突然拿出杀手锏来,姓杨的绝没有胜算。”

    魏老儿笑得很自信,汪老虎混迹江湖多年,还是谨慎的提醒他道:“魏兄说的杀手锏是什么?可否提前告知洒家,好让洒家放心。”

    汪老虎这么问明显还是对他胜出的信心不足,魏老儿心中有些不悦,凭他多年厨房里的经验,难道还会输给一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不成?

    “虎爷把心放在肚子里好了,在下的杀手锏是祖宗传下来的不传之密,实在不好说给魏姓之外的人听,但是我魏财以我老命担保,这样东西拿出来,配合我家招牌的鮓一起食用,绝对是天下第一的美味。

    别说是姓杨的小子,就算南北两位厨神重出江湖,也未必是在下的对手。”

    魏老儿这么信心满满,汪老虎也逐渐放下心来。至于这样杀手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觉得这是人家祖传的秘密,他在深问下去显得他窥探人家家族秘密似的,所以也没在纠结于此。

    “既然是这杀手锏是魏兄家传的秘密,那洒家就不问了。不过洒家听说青莲帮那边的人偷偷联络了姓杨的小子,不知道他们在暗地里进行了什么秘密的勾当。

    不过从目前烟虎帮的兄弟们打探到的消息来看,青莲帮那帮叫花子们也没什么特别的举动,姓杨的小子只不过前几日才腌制的随园池塘里的几尾鲤鱼,没什么特别的花样。”

    魏老儿笑道:“呵呵,姓杨的小子自作聪明,以为鮓是那么好做的呢,现在才腌鱼,无异于‘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说起来这小子倒是个多年才出一个的厨行天才,只不过毕竟太年轻了,没经过真正的历练,自以为有点天赋,就凭着伶牙俐齿目中无人。

    他熬制牛肉汤确实有一手,随园的卤豆腐和卤蛋也基本是靠着那锅牛肉汤才那么美味,倒霉听说过他还有什么其他的拿手菜式。

    这一次嘉王爷以为我魏财是气糊涂了才跟姓杨的小子比试厨艺,其实当时我虽然有些气急败坏,但是脑子并不糊涂。

    他们以为我想通过比试厨艺拿回我多年赚的辛苦钱,才肯接下了这次赌约,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当时我突然就想明白了,这次不但要拿回本来就是属于我魏财的家产,还要让他们两个输个底掉。”

    “对!”

    汪老虎接着说道:“事成之后洒家和魏兄自然会赚回一大笔钱财,相信姓杨的小子让王爷赔了大笔钱财,王爷也不会在和他有什么瓜葛。

    只要姓杨的小子没了靠山,魏兄对付一个毛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魏兄还不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哈哈……”

    两人奸笑着对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