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华山一条路
    ,!

    汪老虎说到魏老儿心中得意之处,让他一洗多日以来的郁闷。

    两个人同样的开怀大笑,同样好似看到了眼前数不尽的金银,却是为了不同的事。

    魏老儿想的是八月十五之后,他不但能赢回来赔偿给杨怀仁和王爷的钱财,还能通过烟虎帮的地下赌盘大赚一笔。

    杨怀仁害王爷和那么多下注的赌徒输光了钱财,这些人必定会迁怒于他,他将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甚至不用他亲自出手,就会有各路输掉了钱财的恶棍自动去随园找他的麻烦,随园这几个月来积累下来的名声也许还抵挡不了汹涌的复仇的潮水。

    杨怀仁一旦没有了嘉王府的照拂,到时只要魏老儿随便再加一把力,就会轻松让他倾家荡产,身败名裂。

    魏老儿觉得杨怀仁这个支柱倒了,随园也要完蛋,接着他就会想办法把他赶出开封府,那么住在他家里的王夏莲,还有他从南阳郡王府赎回来那些听说姿色还不错的丫鬟们,都会是他的囊中之物。

    汪老虎才不管杨怀仁将来会怎么样,他在乎的除了钱,只有烟虎帮怎么去打击青莲帮。

    原来东京城里的地下赌庄他们烟虎帮和青莲帮大约是六四开的势力范围,他早就想独霸这么大个赚钱的买卖。

    以前烟虎帮本来就是东京城第一大帮派,其他市井的小帮派根本没有办法跟他们抗衡。

    几十年前青莲帮也开始做起了赌庄的买卖,凭借丐帮的江湖地位,逐渐蚕食烟虎帮的利益,如今已经越来越有跟他烟虎帮在东京城分礼抗庭的意思。

    汪老虎早就因为这事担忧,如果比人数,烟虎帮是如何也补不了堂堂江湖第一大帮派丐帮,比武功,他烟虎帮只不过是开封府周边的一个靠好勇斗狠起家的区域性小帮派,武功造诣上也不可能比丐帮高。

    但是有句话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丐帮总舵在洛阳,如今青莲帮这个分支跑到开封府来扎根,总也算是外来人,即便苦心经营了二三十年,也不能说底子有多厚实。

    而烟虎帮自太祖时就扎根在开封府,至今已经传承了一百多年,在皇城根底下生存,多多少少和一些王公贵戚有些关联。

    这种烟白道互相勾结,互相利用的关系也维持了一百多年,烟虎帮从事的地下赌庄等违法勾当,也都是利润极大的营生,他们用大量的金钱通过收买和进贡的方式,换取有权力的皇亲国戚给他们行了方便。

    单单这一点,青莲帮就比不过,论起根基,在开封府,还是烟虎帮根深蒂固。

    这一次只要赚足了金钱,汪老虎就有了更多的本钱去打压青莲帮,从而逐渐把地下赌庄这个生意的份额抢回来,并牢牢攥在自己手中。

    ……

    杨怀仁听了他们的话,心里大骂魏老儿心肠歹毒。

    原本他以为只是魏老儿想借这次厨艺比试把那十万贯钱赢回去,才会千方百计和烟虎帮的汪老虎密谋。

    没想到魏老儿野心不小,除了操纵赌盘骗取大量钱财之外,魏老儿竟然要对他有了赶尽杀绝的意思。

    因为贪财赌钱事小,而想着去伤害自己,杨怀仁觉得事情已经不是厨子之间简单切磋厨艺那么简单了。

    杨怀仁觉得凭他的本事,应该不会输给魏老儿,即便出现万之一的情况真输个他,也不过损失些金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顶多再想办法赚回来就是了,本来通过赌博赢回来的钱财,是不会真的发家致富的。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只有华山一条路了,只有赢,不能输。

    他想不通为什么魏老儿那么有自信能赢自己,那样杀手锏到底是什么?

    杨怀仁仔细回味魏老儿刚才的话,“鮓加上这样杀手锏,就是天下第一的美味。”难道这杀手锏是中调味的东西?

    杨怀仁开始回忆前世他听过见过的腌鱼的制作方法,想的脑仁都疼了也没想起什么像样的调味品可以让腌鱼变成天下第一美味。

    难道是失传了的秘密调味料?

    杨怀仁觉得不太可能,中国历史上食物的进化是传承有序的,对于调味,也是有其发展的脉络。

    只听说过不断的有新的调味品,通过丝绸之路,或者从海外传入中国,加入到中国人的调味品行列里来,的确是有些调味品因为不符合人们口味从而慢慢被取代或者抛弃,却从未听说有什么能让食物变的美味的调味品失传的。

    杨怀仁想不通,心里难免有些烦躁,浑身也觉得痒痒起来,忍不住想扭动一下,没想到两只手轻微的移动,也惹的身边两位美女紧张起来。

    何之韵和兰若心正在琢磨着怎么想办法不让汪老虎和魏财的如意算盘得逞,突然感觉杨怀仁的手动了起来。

    她们不知道杨怀仁是因为想不通魏老儿的杀手锏是什么而烦躁,以为是杨怀仁受到了地板上边传来的燕声莺语的影响,心神不定才起了色心。

    原来汪老虎送走了魏财,急不可耐的把俏牡丹唤了回来,没有任何前奏,直接策马扬鞭,在绣床之上驰骋奔腾。

    何之韵和兰若心都羞愧的不知怎么是好,或许也是受了俏牡丹那声声靡靡之音的影响,浑身也开始变得滚烫起来,好似她们的身子不是在烟暗的暗格里,而是在煮沸了的热锅之上的蒸笼里一般。

    头顶上传来的欢叫声,绣床也不甘寂寞,吱呀怪叫着去伴奏,让杨怀仁更加烦躁了。

    刚多进来的时候还没觉得怎么样,但是长时间被困在一个棺材似的暗格里,空气也不流通,三个人又是挤在一起,温度不断的上升,空气越来越浑浊,让杨怀仁开始感到口干舌燥,呼吸困难。

    过了半柱香的工夫,只听汪老虎一声长叹,犹如江河入海,楼板上边的鬼哭神嚎之声戛然而止。

    偶尔传来俏牡丹略带痛苦的呻吟,接着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之声,然后是汪老虎拉开了房门的声音,最后是逐渐远去的他走远了和下楼的脚步声。

    杨怀仁的双手早已经被两位美女的屁股压的酸麻,没有了知觉,强忍着酸痛竖起耳朵仔细听地板上边的声音。

    待听到汪老虎和他的随从们下楼远去,杨怀仁才咬着牙笑骂起来:“汪老虎这厮真以为自己是老虎呢,还策马扬鞭,以本公子多年经验来看,他只不过有一条烂香蕉而已,看来本公子将来要以德报怨,把惠民堂专治各种男科疾病的孙大夫介绍给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