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俏牡丹的请求
    ,!

    “吱嘎……”

    暗格上方的地板终于被打开了,兰若心第一个逃跑似的跳了出去。

    刚刚大战完毕,还一脸红晕的俏牡丹看着同样一脸红晕的兰若心在舒展筋骨,还以为她是因为听到了方才她呻吟的声音才这样,不免有些尴尬。

    兰若心等了一会还不见杨怀仁出来,阴着脸骂道:“姓杨的,你还不出来,打算住在这暗格里吗?”

    杨怀仁口干舌燥,扯着沙哑的嗓子笑道:“不是本公子不想出去,手被你的……那啥压麻了,现在全身酸痛,动弹不了啊。”

    兰若心怕他把说秃噜嘴,把刚才他的手一直被压在她屁股下的事情说出来,赶紧趴下身去,拽着杨怀仁的衣服把他拽了出来。

    何之韵同样红着小脸出来,三个女人默默的互相看了看,各怀心事,又紧张的抓紧把目光移开,做了贼似得好笑。

    杨怀仁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一个文弱书生的身体,和她们两个江湖女侠之间的区别,三个出了暗格,只有他不争气的像个咸鱼一样依旧躺在地上。

    杨怀仁心道这下自己的高大威武的大老爷们形象算是全毁了,胳膊被两个美女压的没有知觉了似的,也难怪人家兰若心对他的称呼从“杨公子”变成了“姓杨的”。

    何之韵把杨怀仁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床沿上,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进来,才又坐在他身边轻抚他的胸前,让他逐渐呼吸顺畅起来。

    “唉,还是自己的老婆最好,外边的女人就算再美,也永远不可能有自己的亲老婆体贴自己个儿。”

    杨怀仁心里叹气道:“所以啊,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自己以后还是疼自己老婆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女人,只不过过眼云烟而已。”

    兰若心急着要商讨如何应对汪老虎和魏老儿的合谋,又不便在汪老虎的姘头俏牡丹面前开口,所以准备离开这个房间,可杨怀仁还没完全缓过劲来,只好不断地催促他。

    杨怀仁皱着眉头瞟了兰若心一眼,又换了副感激的表情转头对俏牡丹说道:“小生杨怀仁,多谢俏牡丹小姐刚才的搭救,只是小生身体不适,无法起身施礼,还望小姐见谅。”

    俏牡丹瞅了瞅杨怀仁和他身边的两个可以称得上绝世美人的女子,理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

    何之韵自然跟着杨怀仁也抱拳向俏牡丹表达了谢意,兰若心好像打心眼里瞧不起她这种流落风尘的女子,碍于面子,只是点点头,又立即转了头回去。

    俏牡丹也不在意,对杨怀仁笑了笑,盈盈的躬身下去福了一礼。

    “杨公子不必多礼,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杨怀仁有些惊讶,俏牡丹作为万花楼的头牌,不论身材还是长相,都算的上是婀娜多姿,特别是一双丹凤眼极其妖媚,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

    只是跟他想象里那种青楼女子大有不同,俏牡丹刚才跟汪老虎的激战,但从声音上就可以猜得到可谓激情四射,浪荡不已,可仅仅过了盏茶的工夫,她又换了一种知书达理的深闺少女的单纯模样。

    或许每个职业都有每个职业的生存之道,厨子知道看客人下菜碟,俏牡丹作为青楼女子,自然也知道对什么客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

    对汪老虎这样出手阔绰的恩客,她自然会根据他的身份投其所好,而对杨怀仁这样书生模样的人,她自然有一种青春少女的扮相。

    至于扮作什么,又怎么去吸引男人,杨怀仁猜不透俏牡丹的做法,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女子一定不是个普通的青楼女子。

    但是他明白俏牡丹肯帮助他们三个素不相识的人,去蒙骗烟虎帮帮主汪老虎这样的危险人物,一定不会没有原因。

    而且能在复杂的欢场之中游刃有余,这俏牡丹必定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凭她观人无数的经验,或者她早看透了他们三人的身份,才肯出手施恩。

    “牡丹小姐,恕小生失礼,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如果你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只要我杨怀仁办得到的,小生绝不会推辞。”

    何之韵和兰若心听杨怀仁这么说,也才意识到刚才俏牡丹救下他们三人的举动,细想想好像不合理,这才又重新揣摩起俏牡丹的意图来。

    俏牡丹看着杨怀仁和他身边两位美女的表情变化,忍不住掩着嘴咯咯轻笑。

    “杨公子仪表非凡,又绝顶的聪明,奴家被你看了个通透,让奴家好不自在呢。”

    她又轻佻的瞟了一眼板着脸的兰若心,“这位姑娘便是青莲帮的人,奴家没有猜错吧?”

    兰若心被人识破了身份,心里难免恼怒,可是毕竟人家俏牡丹刚才帮了她,她又不好发作,只好负气的转身望向窗外,也不回答,装作木头人。

    俏牡丹眼珠上下翻转了一圈,接着说道:“随园的杨大老板最近在东京城里那可是风头正劲呢,早就听姐妹们说起过,杨公子风流倜傥,一表人才,今日奴家有幸得见,心里欢喜的很呢。”

    这话一出口,连何之韵也给得罪了。自己的男人被别人夸赞,作为未婚妻的何之韵,本应该心里自豪开心的。

    可是偏偏被俏牡丹一个青楼卖笑的人这么说出来,让何之韵心里十分别扭,自然而然的把身体靠在杨怀仁身边,好像明确告诉俏牡丹这位帅哥名草有主,你就不要打歪主意了。

    俏牡丹心里偷笑,这两个小美人真有意思,一个明明青莲帮的青莲印记怕人不知道似的绣在衣服上,却非要故作神秘;另一位母鸡护崽似的把自己的男人紧紧抱在身边,生怕旁的女人抢了去,却要装出一副满不在乎样子。

    笑完了两个女人,俏牡丹想起自己的出身,又开始惭愧的自嘲起来,她自己何尝不是天天装出各种不同的面孔去见不同喜好的男人?

    “杨公子,奴家只求一件事,若是八月十五的厨艺比试公子胜出了,请公子帮一个读书人,让他有个好出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