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俏牡丹的请求(二)
    ,!

    面对俏牡丹的要求,杨怀仁叹了口气,果然不出他所料,俏牡丹的确有个相好的,还是个要参加今秋科举的读书人,只不过这小子头上不知叠了多少层绿色的大帽子。

    俏牡丹见杨怀仁叹气,以为这件事为难了他,脸上轻佻的神情立即不见了,紧张地又深深欠身福了一礼。

    “虽然奴家今天是第一次见到杨公子,但杨公子的大名却是早有耳闻。公子虽然只是一家酒馆的老板,但开封府里谁不知公子跟嘉王爷交好?

    不瞒公子,奴家要公子帮助的那位,名叫李邦彦,也是个读书人,是奴家老家怀州来的一位远亲。

    虽然说朝廷科举取士,看的是士子们的真才实学,但是没有朝中王公贵胄或者达官贵人们的举荐,即便能考中举人,凭他匠籍出身,也难入太学。

    入不了太学,明年开春的春闱他只能以地方士子的身份参加,更没有出仕的可能了。

    而只要公子在王爷面前一句话,他就可以借着王爷举荐之势,科举之路便可一路畅通无阻了。”

    “李邦彦?”

    杨怀仁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什么电视剧里看过,应该是个名人,却怎么也想不起他到底干了什么出名的事情来了。

    “牡丹小姐,既然你开口相求,按说小生没有拒绝的道理,但是小姐太高看了小生了。

    说到底,小生只不过一个小厨子而已,做了一碗好吃的牛肉面,大家都喜欢吃,所以有点虚名罢了。

    至于跟王爷交好,那都是别人胡乱揣测,小生只不过在生意上跟王爷有些来往,实际上跟高贵的王爷只有数面之缘而已,实在谈不上交好。

    不过小生可以试试,到时候可以写个举荐信给这位李士子,让他自己去拜会嘉王,至于王爷愿不愿意见他,那就是王爷的事了,小生可做不了主。

    牡丹小姐,你看这样如何?”

    杨怀仁性子再离谱,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无论跟王爷关系如何,也不过是由生意上的来往相识,性格上比较谈得来,所以最近见面多了一些而已。

    如果盲目自大的认为自己和堂堂大宋亲王可以称兄道弟,那就是自大的没边了。

    起码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不适合掺杂其他的东西,如果开了这个头,会让赵頵觉得他好像万事都仰仗他,那种平等的关系一旦被打破,本来亲密的关系也会变得奇怪起来。

    所以,他能为俏牡丹做的只能到这里,或许换了其他事,比如要他以身相许。

    鉴于何之韵的醋坛子性格和高强武艺,为了俏牡丹的生命安全着想,当然也是万万不能的,如果是要钱,他倒完全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担心。

    俏牡丹凝目思索了一番,觉得杨怀仁说的是真话,一个厨子和王爷之间地位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说他们交好确实有些夸大,而且这些事她也是从那些喜欢道听途说的恩客那里随便听来的,算不得准。

    既然杨怀仁答应她肯帮忙,她觉得这种方式她也可以接受,只要李公子抓住这个机会,同样能达到最初的目的。

    俏牡丹感激的在此施礼,缓缓说道:“那就多谢杨公子了。明日奴家便教李公子去杨公子府上拜会。”

    “你们说完了没?还走不走了?杨怀仁,你要不走就留下,本姑娘要走了!”

    兰若心今晚自从到了万花楼就没有自在过,先是狼狈的钻了地缝,又再暗格里无奈被杨怀仁摸了她的屁股,好不容易出来了,还要听他跟一个风尘女子磨磨唧唧没完没了的说话,她早就不耐烦了。

    杨怀仁靠着床沿坐了一会,酥麻的胳膊和身体已经渐渐恢复,他被何之韵搀着站了起来,对俏牡丹揖了一礼,才瞪着兰若心佯怒道:“急什么急,你个小丫头片子,吃奶还得先解怀呢!”

    虽然汪老虎已经走了,但是三人怕遇到熟识的人,没敢走万花楼的大堂,依旧从窗户离开了俏牡丹的房间。

    烟暗里摸索着回到马车停留的小巷子,兰若心又闹幺蛾子了,她今晚憋了一肚子火,无论如何也不肯跟他同车回杨府。

    杨怀仁心道:“你还有气,我还窝火呢!不就数落你几句嘛,至于这么小气吗?”

    他不理兰若心独自在那发她的小姐脾气,拽着何之韵上了车,拉起挡车的帘子等了兰若心一会,见她还不肯上车,气得用了甩落了车帘,大声对车夫说了句“她爱上不上,咱们回府!”

    何之韵虽然不怎么喜欢兰若心,但是她的观念上,跟兰若心大同小异。

    虽然何之韵出身绿林,但她心底里觉得即便她曾经做过山贼,她照样也是个身家清白的良家妇女,而俏牡丹这种青楼女子在她眼里就是自甘堕落,是女人中的不知羞耻之辈。

    昏暗里杨怀仁见何之韵脸上表情,也猜到了她的想法。封建社会的女人被礼教影响的太深刻了,看人总要先看人的出身和职业,却不太注意这个人真正的道德品质如何。

    杨怀仁把何之韵的两只手都放在自己的手心里,温暖的问道:“韵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还在想俏牡丹的事情?”

    何之韵最喜欢杨怀仁正经起来跟她说心里话的样子,她点了几下头,斜靠在他怀里,轻轻回答说:“俏牡丹肯救我们,也不过为了一个男子的前途,只是她既然有了心仪的对象,又何必委身青楼呢,唉……”

    杨怀仁觉得他的韵儿虽然行走江湖多年,但还是小女儿家心思,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他拿自己的脸在她头顶摩挲了几下,把她搂得更紧了。

    “这世上的事情太复杂了,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大多数人的命运,都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

    像咱家里那些仆子们,他们谁愿意被人贴了标签当做牲口一样的摆在大街上买卖?

    俏牡丹也是一样的,只要能有哪怕一点出路,谁又愿意流落风尘呢?

    你觉得她心仪的那个书生,即使将来真的飞黄腾达了,真的还能再回来替她赎了身,娶了她吗?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如果喜欢了某个人,就再也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她愿意付出一切让这个读书人能有出头之日,却从没想过她自己什么时候能脱离苦海,单这一点看,她就是是一个值得人尊敬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