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撞车
    ,!

    在杨怀仁的认知里,跟眼下的封建世代生活的人想法完全不同。

    他不觉得身份低微的人就应该被人看不起,不论家里的贱藉的仆子还是沦落在万花楼里做了头牌的俏牡丹,甚至像侯三一样的地痞混混们。

    人生来都是一样的,不应该因为父母家族的身份地位决定一个人的一生。

    贱藉的人生来就该做仆子去伺候别人?军籍的人生来就该从军去为国牺牲?乐籍的人生来就该流落风尘去卖笑?

    这明显是不合理的。即便从另一个角度去想,他们生来就真的适合那个职业吗?这种粗陋的社会分工法则,也很大程度上阻滞了社会的展。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他越来越明白为什么大宋积年的羸弱了。

    追究其根源,最终还是在落在社会制度上。虽然封建的社会制度目前来看难以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并不是所有制度都不能有一些向好的方向的修正。

    也许朝堂上并非都是些只知道斗来斗去的无聊的读书人。从王安石变法到元丰改制,到如今高太后的元祐旧法复辟,其实那些文官们也都有自己的治国理念和政治理想。

    只不过这些文官们实在缺乏实践知识和能力,美好的理想就变了味,成了拉大旗扯虎皮似的假想,空想。

    杨怀仁开始觉得重生在这个变化的时代,不知道对他自己,对大宋来说,是幸事还是祸事。

    不过他很快就办了件错事。

    兰若心很倔强,说不上马车就不上马车,她从小在青莲帮里是帮主的宝贝女儿,另一方面,用现代话说是帮中的颜值担当,被宠溺惯了。

    今晚在杨怀仁那里受的委屈,比她此前一辈子受的还多。她不明白在别的男人眼里如宝似玉的她,为什么在杨怀仁眼里就这么一文不值。

    屋顶上又有人飞过,这次不是两个身影努力争先,只有一个影子在月光里飘忽不定,偶尔留下一滴清澈的泪珠从空中落下。

    按说这年代生交通事故的概率应该很小,本来没有那么多车辆,加上开封府作为大宋的京城,道路也是宽阔。

    可杨府的马车刚驶出那条烟暗的小巷子,就跟迎面而来的另一辆马车撞上了。

    这年头也没有安全带,两个车厢撞击造成的振动,差点让杨怀仁飞了出去,幸好身边有个何之韵紧紧拽住了他,不然他脸朝前摔出去,很有可能用他那张脸来个宇宙飞船返回舱撞地球表面的效果。

    两车的两位马夫就没那么幸运了,控制不住惯性向前摔了出去。更倒霉的是另一辆车的主人,从马车里冲出来,跟马屁股了来了深情的一吻。

    杨府的马夫站起身来,拍拍身上尘土,貌似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另一辆车的马夫摔的满头鲜血之流,气得他跳起来指着杨府的马夫破口大骂。

    “这是哪家的马车不长眼睛?!也不看看对面是谁,我家大人若是伤了半根毫毛,你们用命也赔不起!”

    好大的口气!

    杨怀仁没有受伤,本没打算追究什么,没想到对面一个小小马夫都这么能装逼,他怎么还忍得了?

    他跳下马车,正准备跟那辆车的主人理论一番,等走近了看到那张老脸时,杨怀仁乐坏了。

    原来亲吻了马屁股的人正是蔡京。

    蔡京脸还贴在马屁股上,抬眼看到了一个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在蔡京心里,杨怀仁本不过一个辱没了读书人身份的小厨子,只不过这个小厨子除了厨艺精湛,还有一副伶牙俐齿,最可气的是,这位小厨子跟王爷的关系非同一般,就连他堂堂从三品的开封知府,也不敢轻易招惹。

    杨怀仁见蔡京趴在马屁股上似乎身体摔蒙了,没有力气爬起来,才强忍着笑意把他扶正了,然后退后一步施礼唱到:“学生杨怀仁见过蔡大人,学生家的马车冲撞了大人的车驾,还望大人海涵。”

    蔡京的嘴唇被牙齿磕出了血,鼻子也有汩汩的鲜血流了出来,整个形象极其滑稽,他心里虽然恼怒杨怀仁的马车害他撞成这个样子,见人家诚心道歉,却又不好作了。

    “纯属意外,只不过小事一桩,老夫并无大碍,杨生员不必挂怀。”

    蔡京边说边扯了衣袖赶忙去擦了几下鼻血。

    杨怀仁歪头去看蔡京的马车来的方向,正是百花街,他心中立即明白蔡京为什么火急火燎的大半夜的赶着回家了。

    杨怀仁心里暗笑,虽然宋律里规定不允许官员宿娼,但是这条律令基本没有什么人遵守,也没有人真的按这条律令去约束官员。

    但凡是身在高位的,除了家里三妻四妾之外,大都喜欢隔三差五的去这些烟花场所寻花问柳,为了新鲜感和找另类的刺激。

    甚至交好的官员之间,也会私底下相互谈论自己又有了什么样新奇的艳遇,作为夸耀自己男人雄风的资本,然后还会互相介绍一些自己觉得韵味绝伦的风尘女子。

    只是毕竟这种事,他们做为高高在上的朝廷官员,还是做得小心谨慎,绝不会张扬。

    估计蔡京就是跟哪位美艳的小姐儿共赴巫山之后,才催促着车夫赶紧离开百花街,以防他寻花问柳的事情成为百姓们议论的话题。

    杨怀仁心想蔡京你都快五十的人了,孙子都能上街打酱油了,你还这么为老不尊的大半夜去找那些正值花季的小姐们玩耍,真的好吗?你的体力和精力看来很足嘛。

    “府尊大人好身体,自然不会有什么事情,哪像学生,这一撞车差点胆子都吓破了呢。”

    蔡京听出他话中讥讽意思,心里好不气恼,又听他说吓破了胆子,想起那日公堂上杨怀仁讹上魏财一案,又怕这小子又想出什么鬼点子祸祸自己,于是准备赶紧和他辞别走人。

    杨怀仁看着远处百花街的上的灯火,忽然想起俏牡丹拜托他的事,既然正遇上了蔡京,那么就把这差事转嫁给他好了,省的这种事影响了他和赵頵之间原本纯洁的朋友关系。

    于是不等蔡京转入车厢,忙上前一步说道:“蔡大人,学生有一事相求。”

    蔡京鼻血没有止住,嘴里也一股血腥味正难受,被杨怀仁没完没了的拖住他不让他走,他生怕有什么路过的人认出他来,急忙问道:“何事?”

    杨怀仁早猜到蔡京现在的处境和想法,料定了他肯定会答应,所以叉手说道:“学生早就听闻府尊大人爱惜人才,已经举荐过不少名门望族的士子,而经府尊大人举荐的士子,也一定会仕途有望。

    可惜学生醉心厨艺,不再参加科举,不过学生有个怀州的朋友的亲戚,叫李邦彦,也是个读书人,不知能否劳烦府尊大人给他写封举荐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