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操纵赌盘
    ,!

    蔡京以为杨怀仁会有什么事难为他呢,没想到只是区区一封给个小书生的推荐信,这个对他来说只不过举手之劳,随即答应下来。 ?

    蔡京的马夫平日里仗着他是开封知府的家奴在市井里霸道惯了,可是今天他捂着头破血流的脑袋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家大人为什么会对一个小书生这么客气。

    可是没有时间给那位倒霉的马夫弄明白,蔡京已经躲进了车厢,催促着他赶紧重新套好车仗,赶紧回家。

    杨怀仁看着蔡京的马车“吱呀”怪叫似的歪歪扭扭的离去,回过头来感叹还是自家的马车质量过硬,跟从来没可碰过一样。

    夜深人静,大路上只有杨府的马车通过的声音,何之韵不关心蔡京为什么对杨怀仁这么客气,她关心的只有面对汪老虎和魏财的阴谋,她该怎么帮助杨怀仁躲过这一劫。

    杨怀仁本来坐的好好的,突然想起了李邦彦是谁,他又做了什么事了。

    他有些后悔,刚才只是想着他和王爷的友情,才把这事转嫁给了蔡京,却没想到他的这个无心之举,让未来的六贼中的两个人,凑在了一起。

    如今说什么也晚了,到时候李邦彦知道是蔡京给他写的荐举信,自然会把蔡京作为恩师来交往,这俩奸诈的货色走到一起,绝非大宋之福。

    杨怀仁想到这些难免有些头疼,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他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可偏偏因为他无意识做了一些事,正迎合了原本历史的展轨迹。

    ……

    马车回到杨府,门前早有烟牛哥哥和莲儿妹妹在翘等待。

    高大威猛的烟牛哥哥手持一根哨棒,立在门前像极了和尚庙里边威风凛凛的十八罗汉,莲儿看到杨怀仁的马车回来,一张紧张兮兮的小脸才舒展开来。

    马车进了门,杨怀仁露出头来,不好意思的对两位好朋友说道:“我不过去百花街瞎逛了一番,虽然时辰已晚,但是有韵儿陪着,不会有事的,折腾的你们来个陪着我不睡觉,真是不好意思。”

    烟牛哥哥瓮声瓮气,“仁哥儿哪里的话,既然是兄弟,就不必这么客气。

    洒家听随园里的客人闲聊,说最近魏老财迷行动古怪,不知道窝了什么坏心眼要害仁哥儿,这么晚了你还要出门,洒家回来知道了自然要担心。”

    见杨怀仁毫无损的回了家,李烟牛露出了憨憨的笑容,看了看了身边的王夏莲,又傻呵呵的说道:“洒家担心也是瞎担心,莲儿妹子那才叫真的担心你,刚才她在门口来回踱了不知多少圈,一双新鞋都要磨破了呢。”

    烟牛哥哥的话让王夏莲有些尴尬,脸上浮起了淡淡粉红,何之韵这时也从马车里跳了下来,目光看向了王夏莲。

    莲儿不知道烟牛哥哥的话会让韵儿姐姐怎么想,她赶忙走到何之韵身边亲密的挽着何之韵的手臂,笑盈盈的说道:“韵儿姐姐终于回来了,小妹也不再担心了。”

    何之韵和莲儿在一个房间住了几个月,当然知道她的心思。

    她也不必说破了让莲儿面上不好看,因为她明白凭着杨怀仁如今的身份,三妻四妾是早晚的事,只不过,她将来作为杨夫人,如果要给杨怀仁纳妾,也只能接受她喜欢的人进门,这里边就包括温柔贤惠的王夏莲。

    或许她觉得王夏莲的性格脾气太过温顺,或者说莲儿的长相还不会威胁到她在杨怀仁心中的地位。

    美女之间,就会是截然不同的结果了。像兰若心这样的刺头美女,何之韵就打心底里不喜欢,她巴不得这件事早点结束,她进了杨家门之后,早点跟丈夫和婆婆躲到涡河边的庄子里避避风头。

    众人来到正堂,兰若心早已到了。

    对于李烟牛和王夏莲,杨怀仁本来觉得不想让他们参与到这件事里来,省的他们帮不上忙反而操心白费心力。

    特别是李烟牛如今考中了武举人,这天还要忙着准备擂台复试之事,他天赋虽然高,但是没有经过系统的武功套路练习,需要跟师叔周同进行大量的补习,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但是既然这件事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家里所有人,杨怀仁觉得不该再瞒着他们了,索性把今夜里他们出门的经过,去除了他双手被两个美女用屁股压的酥麻的事情,剩下的原原本本都给他们说了一遍。

    俗话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但是这里坐着的五个人都太年轻了,最年长的烟牛哥哥也不过二十四五岁,而且他还是个实诚人性格,对于阴谋算计这种事,实在没有什么好的意见。

    王夏莲就更不用说了,让他管个家里的账目流水她还能应付,她性格本来就温柔老实,也不是能出主意应对魏老儿那种老奸巨猾之辈的人。

    何之韵和兰若心虽然是江湖人士,若说比试个武功,或者打个群架,她们或许还能帮上忙,但是当军师出主意,明显不是她们俩的专长。

    每次到这种时候,众人的目光又集中回到杨怀仁身上来。

    “唉……”

    杨怀仁看着众人的看过来的眼神,顿时又懂了,即使在自己人眼里,他也是那个肚子里都是坏水的家伙。

    赌盘的事情,杨怀仁其实也弄不明白,但是他知道的是,只要赌徒们根据外边的风声,判断这次魏老儿因为身体老迈很难胜出,那么大家都会投注他胜出。

    庄家为了赚钱,会根据赌金的流向而调整比试双方的赔率,买杨怀仁胜出的赔率自然就会大幅降低,反之,魏财胜出的赔率就会随之升高。

    汪老虎和魏财便是根据这个原理,让魏财不断的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弱势的姿态,到比试的时候突然拿出杀手锏来,达到逆袭获胜的目的。

    他们则表面上开出倾向于杨怀仁胜出的盘口,诱惑大家都去下注杨怀仁,而他们则会暗地里通过一些隐秘的手段,把他们的钱财,利用一些街头混混,让他们去买魏财胜出,从而赚取大量赌金。

    这种操纵盘口的行为跟后世里买卖假球类似,开盘口的庄家和比赛参与者都加入到操纵盘口的活动中来,而赔钱的总是那些参与赌博的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