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美男子李邦彦
    ,!

    杨怀仁慢慢走向大堂,记忆里前生看过的一个电视剧里关于李邦彦的片断渐渐浮现在脑海中。

    李邦彦原名李彦,河/北西路怀州人,自幼生得皮肤白皙,样貌优美。

    其父名李浦,是怀州当地一个手艺不错的银匠,所以李邦彦家在怀州当地也算是个小富之家。

    李邦彦幼时李父曾经给他找过一个高人占卜了一卦,卦上说他面相伏犀贯顶,眼有定睛,乃是大富大贵之相。

    李父听后大喜,之后便不遗余力的花费了大量钱财培养他这个将来注定要成为人中龙凤的宝贝儿子。

    李邦彦小的时候也算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表现出了比同龄孩子更聪明机敏的一面,先生也夸他文采风流,无论作诗还是作画都出普通学生的水准。

    只不过天生长的好看的男人,身边都少不了女人,李邦彦从十四五岁起就开始流连于风月之地。

    别的男人逛窑子花钱,这小子生了一张含了蜜似得巧嘴,逛窑子不但从来不花钱,那些被他清秀外表迷惑了的窑姐儿们还倒贴给他不少钱财。

    别人眼里的放荡不羁,或许在他自己眼里就是风流倜傥。

    据说他非常喜欢结交文士,凡是河东士子经怀州入京,他都要结交一下,不但给他们添置行装,还另外赠与钱财,李邦彦也因此在怀州一代声名鹊起。

    不过也可以看出这样的人贪慕虚名,其实他本身并没有什么真才实学,他日后入仕,也并非是通过科举考试,而是不知耍了什么手段。

    比如眼前,他便是用了什么法子把万花楼的头牌俏牡丹小姐迷的神魂颠倒,让俏牡丹宁愿舍了一切也要给李邦彦换个好前程。

    杨怀仁走到大堂,现大堂里没有人,却在刚进入杨府正门处躬身站定了一个白衣小生,朝着大堂的方向叉手虚拜。

    杨怀仁心道这小子礼数真是做到了极致,虽然他们两个年龄相仿,因为杨怀仁帮了他一个小忙,李邦彦便以师礼之,可见这人非常精于表面功夫,也难怪心思简单的读书人会被他的样子蒙骗。

    但是判断一个人的人品,不在于它是否礼数周全,又是样貌如何俊美讨人喜欢,而是看他做了什么事。

    像李邦彦这种人,虽然有读书人所具有的风流风采,却完全没有读书人应该有的风骨,他甘愿当小白脸吃软饭,为了自己的前途可以连女人都利用,这样的人也不可能是个正直的人。

    杨怀仁走进他身边,伸手虚扶了一下,示意他直起身来说话。李邦彦深揖了一礼才缓缓抬起头来。

    杨怀仁终于看清了他的样貌,忍不住眼前一亮,心道李邦彦这小子果然名不虚传,这一张冠玉般的俊脸连他一个男人看了都心生羡慕。

    后世有个形容这样的男人的一个流行词汇叫“小鲜肉”,那么李邦彦就是这样一个大宋版的小鲜肉,甚至杨怀仁觉得后世那些什么棒子国的小鲜肉们见了他,也会自惭形秽,也难怪那么多女人迷恋于他的俊美。

    杨怀仁忍不住夸赞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李兄的样貌,怕是潘安宋玉之辈再生,也不一定比李兄俊美了。”

    李邦彦二十岁年纪,杨怀仁未满十八,喊他一声李兄不算失礼。

    李邦彦却急忙装出一副惊恐的样子再次躬身说道:“学生惶恐,恩师对学生有知遇之恩,学生怎么敢跟恩师称兄道弟?”

    本来是谦虚的表现,听到杨怀仁耳朵里就极其不舒服了,直觉李邦彦这人太能阿谀奉承,我不过一个做了厨子的小秀才,只是在蔡京那里提起了李邦彦的名字而已,竟也被他当恩师一样对待。

    那么可以想象李邦彦在蔡京那里,是多么卑躬屈膝巧言巴结了,指不定早认了蔡京做他干爹也说不定呢。

    杨怀仁顿时跟李邦彦聊下去的兴趣全无,加上他本来就对长的比他好看的男人不喜欢,忽而想起李邦彦后来做出的那些卖国的事情来,心中更是讨厌他,一时失神,没有回复他,只是望着墙外愣愣的出神。

    李邦彦躬这身子没见杨怀仁说话,没有起身,只是抬着眼睛睨向了杨怀仁,现他不知望见自己身后不知什么东西,正在愣神。

    想到明日便是八月十五,正是杨怀仁跟魏财约定的厨艺比试之期,李邦彦便认为他是想这明日比试之事才分心失了神。

    “恩师厨艺冠绝京城,早是街知巷闻,魏财主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敢来挑战,是他自寻其辱。

    学生早就在坊间听了恩师和魏财之间的恩怨,魏财作恶多端,自有天降惩罚于他,恩师不必为了一个小人忧心。

    明日比试之时,学生自会约了交好的河东士子,去归雁楼给恩师助威……”

    杨怀仁被他一通叽里呱啦的阿谀奉承之词惊醒过来,心里对他这种人更是愈加不喜欢。既然他这么说,也没有请他入堂看茶的必要了。

    “呃……在下忽然想起还有点要紧的事要办,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李邦彦自是聪明人,也看出杨怀仁对他并不怎么喜欢,既然人家下了逐客令,他也不好腆着脸留下。

    “既然恩师还有要事要办,学生就告退了,预祝恩师明日旗开得胜。”

    说罢李邦彦又施了一礼才缓缓倒退几步,到了门廊前,才转身离去。

    杨怀仁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转生准备往回走,今日值门的杨喜跑到他身边,递上了一个礼盒,说是李邦彦送来的礼物。

    杨怀仁厌恶的看了一眼那个被大红的彩纸包装的十分精美的礼盒,摆摆手让杨喜还回去。

    杨喜跑出门去不久,便又抱着那个礼盒回来了,说是早不见了李邦彦的影踪。

    杨怀仁皱着眉头看着礼盒,想了一想,还是伸手去撕开了包裹在外边的红纸。

    打开一看,是一套精美的银制的餐具,看来是李邦彦的父亲李浦的得意之作。

    杨怀仁摸着这些精美的银制餐具叹气道:“李邦彦啊李邦彦,你老爹费尽了心思,却不曾想过他培养出来的儿子,未来竟是直接导致北宋灭亡的大祸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