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郁闷皇帝
    ,!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中国人赋予了八月的满月一种特殊的意义。??

    这样的日子里,每一个家庭成员都会回到家中来团聚。百姓们忙活着准备团圆饭,外边的酒店也纷纷关门休业,随园也不例外。

    只有宝镜湖边的归雁楼依旧张灯结彩布置的富丽堂皇,打开大门欢迎八方来客。比试是在中午,并不影响来观看这场世纪对决的人们晚上跟家人团聚。

    同样忙碌的还有皇宫里,高太后打算在今天宴请各国使节,向他们展示大宋的繁荣富庶。

    作为这场宫廷宴会主角的赵熙,似乎对他祖母的安排不太满意,他打心底里不喜欢那些所谓的各国使节。

    大宋周边群狼环饲,北方的辽国,女真,西夏,这些彪悍的游牧民族早就南面大宋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物产垂涎已久。

    辽国与大宋自真宗朝景德元年结下檀渊之盟开始,便结为兄弟之国。但这所谓的“兄弟”并没有多少真的兄弟情谊,近百年来,按约定大宋每年都要向这位“兄弟”缴纳岁币白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

    大宋在中国古代历朝历代中算是最富庶的一朝,仁宗嘉祐年间税收层高达一万三千万贯,即使在眼下元祐年间,每年的税收也有八千万贯之多。

    可以说当时中国人就用世界上三成的人口创造了全世界七成的财富。

    听起来大宋这么富有,每年付出百分之二的税收换取和平,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朝堂上那么多才华横溢的文臣们,甚至觉得庆幸。

    但是这在杨怀仁这种现代人听起来,就是一个让人哭笑的笑话了。想我泱泱大中华,竟要向人口只有大宋十分之一的北方蛮夷每年纳贡,这是多么大的屈辱。

    辽国使节常驻东京城,唯一的工作就是每年负责催着大宋缴纳这笔岁币。

    女真本是辽国的附属国,随着部族不断的壮大,最近几年有了反辽自立之心,历史上记载女真到徽宗朝政和年间才立国,实际上元祐初年女真人就已经秘密立国,定国号为大金,秘密准备着反辽。

    金国不与大宋接壤,加上他们辽国附属国的地位,本没有资格派遣使节,这一次是以商务代表的身份来到大宋,实际上想通过某位朝廷大员,给他们牵线,让他们接触到高太后,商议联合抗辽之事。

    西夏的目的就很直接了,西夏虽然对大宋称臣,却从没有真把自己放到臣下的位置上,北宋时期生的大规模战争,多是跟西夏。

    每次打打合合,西夏虽然胜多负少,却没有像辽国一样得到实际的利益。

    这次西夏使节的目的,便是要跟大宋效仿宋辽檀渊之盟,建立新的和议,西夏保证不再侵犯大宋国土,而大宋要像向辽国缴纳岁币一样,也向西夏缴纳岁币,他们厚颜无耻的自称索要的不多,只要辽国岁币的一半。

    西面的回纥,吐蕃,大理,虽然不像北方诸强那样有实力,但是也有样学样,或者希望加大通商力度,或者用他们不值钱的特产换取大宋的粮食和其他资源。

    还有南面和东面海外的几个小国,比如倭国,高丽,安南,暹罗,吕宋等小国,也纷纷派了使节出使大宋,也各自怀着不同的目的。

    所以这次高太后中秋宴请各国使节,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金银粮食才能打这些贪婪的饿狼和蛇虫鼠蚁们。

    赵煦作为皇帝,虽然坐在象征着大宋最高统治者的龙椅上,却做不了大宋的主。

    他心里崇拜他的父亲,想学神宗变法改制,以改变大宋表面经济强盛,实际隐患重重的局面。

    也许从他的角度看,变法改革,是一条可行的路。只不过有两个巨大的像山一样的障碍放在他面前,是他无法逾越的。

    第一座山,就是高太后为了保证赵氏皇族统治的稳定,废除了神宗朝所有的新法,沿用旧制。

    恢复旧制后虽然稳定了,但是只能让那些隐患继续不断的扩大,就像白蚁噬咬房屋的梁柱,表面上看不到,实际上大宋这座巨宅正在逐渐腐朽,只是不知轰然倒塌是在哪一天。

    第二座山,便是新法的局限性,神宗元丰改制,虽然略有成效,实际也是治标不治本,新制度先太过于理想化,施行起来又完全没有其他辅助的配套举措,导致上令不达。

    其次就是新法的目标是解决内忧,却不重视外患。如今看来,眼前的外患才是未来真正动摇了大宋根基的最大因素。

    高太后总以赵煦年幼为借口,迟迟不肯把权力交换给皇帝。赵煦就这么成了坐在龙椅上的傀儡,任由祖母摆布。

    十五的年纪,正是少年人英姿勃的时候,可赵煦却抑郁了。

    宫里忙碌着准备着晚上的晚宴,没有人有时间去理会郁闷的皇帝心情怎么样。

    只有他随身伺候的太监苏桂,看着日渐消沉的赵煦,心里话说不出来的难受。

    “官家,不如咱家陪您偷偷溜出宫走走吧,宫里乌烟瘴气的惹人烦闷。”

    赵煦懒洋洋的抬眼看了一眼强颜欢笑的苏桂,心想他最近几天连日身体不适,高太后都从来没问一句,更谈不上关心他了,后宫里的他的皇后和几位妃子,也是看高太后的脸色行事,在他面前唯唯诺诺,从没有一个可以令他敞开心扉之人。

    他的亲祖母,竟然还不如一个阉人体贴自己,难免让他这个皇帝也感叹皇家亲情寡薄。

    “唉,朕今日身体乏累,不想出宫。”

    赵煦拖着腮又想了一想,问道:“最近宫外可有好玩的事情?”

    苏桂察觉到赵煦嘴上虽然说不想出去,却关心宫外的事,暗暗的觉得其实赵煦动了心,于是急忙答道:“您还记得上次那个不识抬举的随园老板杨怀仁吗?

    他和魏家正店的老板魏财今天中午在嘉王爷的归雁楼比试厨艺。这件事最近在开封府闹得沸沸扬扬呢。

    既然在宫里呆着烦闷,不如出宫去散散心,看一看这厨艺比试到底怎么回事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