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范二娘装逼
    ,!

    上一次杨怀仁去归雁楼,通过转让牛肉面的配方,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连锁式的餐饮销售网络。? ?

    这个销售网络的建立,给他带来了未来每一年都有几万甚至十几万贯的财富,杨怀仁相信这一次,在他的福地归雁楼,一样不会空手而归。

    这次来归雁楼,杨怀仁只带来了羊乐天等几位徒弟和几位贴身的忠仆,他们每人一个小小箱子被在肩上,不知道箱子里存放了什么东西。

    而杨母和何之韵等女眷,由于不适合在这种场合公开露面,杨怀仁便让她们在家里准备中秋家宴,等候他得胜而归的消息,然后共同赏月庆祝。

    杨怀仁到达归雁楼的时候,魏财早就到了,归雁楼掌柜的范二娘把他们分别安排到两个不同的厨房里进行最后的准备。

    上一次范二娘请杨怀仁来吃饭,是在四楼,不过四楼地方比较小,坐不下这么多人。

    所以这次厨艺比试的场地,被安排在了能够坐更多人的一楼大堂。进门就能看到在大堂的南侧正中的位置,布置出了一个高台,看着像后世大会堂里的主席台。

    主席台中央的主位,安排了一套楠木桌椅,大红色的湖绸,像散着流光溢彩的瀑布一样覆盖了整张桌子,垂落在地上煞是好看。

    整个主位在椅子后面百鸟宋春的壁画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出,想必这便是这次比试的主持嘉王赵頵的座位了。

    主位两旁,又各有五套桌椅,同样是上好的湖绸做了桌布,只不过是明绿的颜色,更是衬托了主位的尊贵。

    主席台下,左右分别有两套厨房的灶台和一应俱全的各色用具,看来这就是杨怀仁和魏财一会比试的工作台。

    工作台除了主席台的三面,摆放了几十张桌子,杨怀仁大概估计了一下,如果坐满的话,大约能容纳近二百人。

    这次厨艺比试,且不论谁能胜出,单单是影响力却是历来厨艺比试中最大的一次。

    以往不同酒楼之间的厨子们切磋厨艺,也是常有的事,只不过无论从参加比试之人的名声上,还是赌约中的筹码量,跟这次杨怀仁和魏财的比试都不可同日而语。

    杨怀仁和魏财之间十万贯的赌约,听起来已经足以让人咋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是,据说外边赌坊里为这次厨艺比试开出的盘口,已经收纳了上百万贯之巨的赌资。

    随着时间迫近比试开场,66续续的观众们也开始入场落座。杨怀仁放眼看去,一个个穿着华丽的贵人们互相见着礼,高声谈论着这场场面宏大的厨艺比试。

    杨怀仁虽然不怎么认识这些贵人们,却知道他们的身份一定不一般。这样的盛世,这样的大场面,每个人都想见证,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能在今天走进归雁楼的。

    大堂里笼共能坐不到二百个观众,所以能来观赏的人,如果没有个公侯伯子男的爵位,或者称个几十上百万贯的家产,你都不好意思跟身边的人打招呼。

    范二娘看到杨怀仁左瞧瞧右看看,谁也不认识的土鳖样子,嗤鼻一笑,然后装作自己很有见识的样子开始给他介绍。

    范二娘眉飞色舞的说着坐在第一排的那个是个什么什么公爷,刚进门的是个什么什么侯爷,正在喝茶的是个什么什么巨富,杨怀仁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看着范二娘装逼的得意样子就心生厌恶,忍不住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咕咕哝哝骂道:“你个臭太监破伪娘,敢在本公子面前装逼,你不就认识几个烂公侯嘛,哥……”

    杨怀仁忽然现角落里一张熟面孔,他仰着头想了一想,这不哥的皇帝大侄子嘛,这下可有机会挽回个大面子了。

    “哎,哎,说你呢。”

    杨怀仁拿胳膊肘戳了戳范二娘的肋条骨,“你认识的人多是不?哥让你知道啥叫真牛逼。”

    说着杨怀仁抬手指向赵熙和苏桂落座的角落,“看到那小子没?”

    范二娘被他戳到了肋骨上的麻筋,顿时腋下又麻又痛,拧着个粉白的脸,眯缝着一对小眼睛顺着杨怀仁手指的方向瞅了过去。

    “看哪呢,那边那个穿白袍子的小子,身边还坐着一个你的同行,”杨怀仁摆弄着范二娘的下巴给他调整对了方向,“那小子你认识吧?哥认识,上次这小子去随园装逼,没排队拿号就想吃牛肉面,哥立下的规矩是什么人都敢不遵守的吗?

    这样不守规矩的人,哥管你啥身份,照样不伺候!哥愣是把他赶出去了,咋地,你有哥这点魄力?”

    范二娘幼时就进了宫,一呆就是三十多年。虽然在油水最足的内库当值,却因为没有依仗,三十年也没熬个内侍的一官半职。

    后来嘉王赵頵的王府需要管事,宫中内侍总管看他年纪大,才把他安排给了王府。

    不过范二娘这小子也算有点才,在宫里三十年没出头,在王府没两三年的工夫,就因为把王府的生意打理的条条有理,得到了王爷的赏识,当了王府的总管。

    一年前归雁楼原先的掌柜的告老还乡,王爷就让他接了归雁楼掌柜的的差事。

    虽然他出宫的时候皇帝还年幼,他也没见过几面,但是赵煦后来常常出宫往嘉王府里跑,他倒是远远的见过皇帝几次面。

    等范二娘瞧仔细了杨怀仁手指指着的两个人,他吓的尿都要滴出几滴来。就算官家的样子他还不敢确定,但是苏桂的脸他却是烧成了灰他都认识的。

    当初两个人一起入宫,人家如今做了伺候官家的贴身太监,将来升个什么内侍总管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而他受尽了苏桂的欺负,最后才落魄的出了宫。

    “我的个天啊,官家今天怎么不在宫里,偷偷跑到归雁楼里来看这场热闹来了。”

    范二娘不知道原因,杨怀仁自然也更不知道,但是既然范二娘刚才敢在他面前装逼,那么杨怀仁就觉得他这个脸一定得狠狠多扇上几巴掌,好让他长长记性。

    所以杨怀仁笑嘻嘻的吹嘘道:“他的面子哥可以不给,但是哥的面子他不敢不给,哥要参加厨艺比试这么隆重的事,随便往宫里传个话,估计这小子还不敢摆谱不来,这不屁颠屁颠的来给哥捧场了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