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魏财要逆转?
    ,!

    李师师说完,各位评判微笑着点头表示了对大美女的赞同,只有胖评判被她把话说到了脸上,只好讪讪的也跟着笑了笑,脸色自然好不到哪儿去,比哭还难看。? ?

    秦少游仰慕李师师已久,既然李师师这么说了,他自然要声表示附和。

    “的确如师师小姐所说,杨大厨的一道菜,竟是做的巧妙到让人感受到这道菜里的诗情画意,真是独具匠心。”

    他两位师兄都是雅人,看到一道菜这么美观,也纷纷表示师兄说的好。

    杨怀仁听了心中得意,还是人家几位才子和李师师这位佳人识货,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听就是文化人。

    胖评判被对面的几个才子驳了面子,气呼呼的满脸通红,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旁边的另一位大厨出身的掌柜看他样子尴尬,只好出来帮他解围道:“这道鮓正是趁着热吃最好,凉了就不好吃了,不如诸位评判先尝尝再做论断。”

    侍应们为主席台上的王爷和十位评判各上了一小碗清水放到他们面前。

    评判们端起面前的清水,含到嘴里漱了漱口,又重新吐回到小碗里,侍应们又重新上来把那碗漱口水撤走。

    杨怀仁见诸位评判对待尝菜这件事这么隆重,更加仔细关注着评判们的一举一动,忽然现扯下来的漱口水里,蔡京那一碗,偏偏比另外的十碗水少了半碗。

    杨怀仁本来刚刚绷紧的神经又放松下来,使劲憋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看来蔡京蔡大人是很的口渴了。

    蔡京出了这么个丑,自己意识到的时候觉好像没有人注意,依旧一副安然自若的样子,这样一来他也更谨慎了,开始斜着眼瞧身边的晁补之的动作,生怕他再闹出什么笑话。

    两份同样的菜式摆在面前,评判们却一同先取了魏财那份摆到面前。

    原来这也是有讲究的,这个讲究倒是跟赵煦旁边那位蓝缎子纨绔的说法有了些关系。

    江湖中人比武的时候,若是同辈之间,自然没有这些讲究,但是如果两个比武之人辈分不同,年长的前辈自然要先承让三招。

    而比试厨艺,评判们为了表示对年长的一方的最终,会先试吃他做的那一份。

    李师师作为唯一的女性评判,举止上比起其他男评判来,就更是温文尔雅,别人都是用筷子把那块鮓一份为二,先单独试吃鮓,然后再把另一半捣碎掺到米饭中,和着米饭再尝一次。

    而她则是小巧的用筷子把蒸熟的已经软糯的鮓夹下饭粒大小的一点,轻轻夹起来,缓缓地放到舌尖上。

    台下观众里不少人都仰慕李师师的美色,更是关注她的一举一动,看到她微张樱桃小口的迷人吃相,忍不住迷恋她吃东西的样子都这么优美,无不心生温柔,周身愉悦。

    当杨怀仁看到评判们吃过了魏财的那道鮓露出惊异的表情的时候,他就知道魏财这样杀手锏,虽然闻起来绝对和他的辣椒不同,但是当这样酱料和鮓混合在一起的时候,一定是非常的美味了。

    一位餐饮业商会的白胡子评判似乎很享受这种味道,他边砸吧着嘴边称赞道:“老夫在厨行里混迹多年,自然知道魏家正店的鮓是京城里最好的,平日里也经常去魏老兄家的店里去光顾。

    鮓这种食材,无论是煎还是烤,或者拿来配上时鲜蔬菜炖豆腐,都已经是美味了,而最简单的清蒸,然后配合新鲜收获的新米蒸成的米饭,竟才是鮓最美味最道地的吃法。”

    黄庭坚这边也话了,“确实如这位掌柜所言,魏大厨这道鮓,乃是使用夏末时节的黄河鲤鱼腌制而成。

    夏末黄河中游短短两月的雨季,让黄河流量大增,同时,流量的增加使水流变得猛烈,而河鲤在水流中逆流而上的过程中,使得鱼肉更加强韧而富有质感,吃起来也更有嚼头,口感甚好。”

    连李师师也忍不住赞叹道:“魏大厨这道鮓不仅选材考究,魏家正店独门的腌制方法更是让鱼肉在腌制过程中转变出一种特殊的味道。

    特别是今天魏大厨使用了一种新的调味酱料,略带辛辣之味,却跟鮓的鲜香之味契合的恰到好处,让人胃口大开。”

    另外几位也表达了各自的看法,虽然角度和着眼点不同,但是总结的来说,可以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这是我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鮓”。

    台下面观众们看着台上评判吃的津津有味,说的头头是道,嘴巴里早已是口水横流,可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心中对台上的评判们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魏财方才还有些担心,等评判们一致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之后,他渐渐放心下来,琢磨着他本就该知道他魏家祖宗传下来的绝密,自然就是配合鮓最完美的配料。

    而杨怀仁最后摸上的红油,可能也是一种他自己开的混合调味料,虽然闻起来跟他秘密酱料有些类似的气味,那可能是使用了一些常见的香辛料而已。

    只不过他毕竟刚刚踏入厨行不久,在添加调味料的味道的调制上,正是因为年轻,功夫不到家,所以他配置的红油调料,闻起来略有些呛鼻的意思。

    所以魏老儿认定,即便杨怀仁懂得添加调味料来配合鮓的鲜味,就算他天赋异禀,也不可能比的了他家祖宗几代人精心研制出的调味酱这种群体智慧。

    等评判们品尝完了魏财的鮓,王爷才开始品尝,等他吃到嘴里,也觉得魏财家的这道鮓的盛名,确实名不虚传,心里暗暗为杨怀仁担心,脸上开始露出了些许忧色。

    杨怀仁也可以试吃魏财的鮓了,他最关心的便是涂抹在鮓上那一些深红色的酱料,所以他并不急于去吃他做的鮓,而是直接用舌头舔了舔那点酱料。

    酱料触碰到他舌尖的时候,给了他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这酱料的确有辣味,可这种辣味跟辣椒的那种辣味还有些许不同,虽然酱料里边还加入其它几位香辛料配合,但是闭起眼睛来细细品尝之下,却能尝到它微微带着些难以察觉的苦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