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辣味是怎么来的
    ,!

    杨怀仁疑惑的抬头看看台上的评判们,除了蔡京是个外行之外,剩下的九人,包括美女李师师在内,按说都是开封府有名的美食家。

    那一丝丝苦涩之味虽然很难察觉,但是并非就完全吃不出来。而他们对魏老儿的鮓意见一致的赞不绝口,难道?

    杨怀仁不敢想,也想不出原因来。

    嘉王赵頵不可能坑他,这一点杨怀仁可以肯定,对于赵頵王爷的身份来说,想要对付他一个小小厨子,根本不用绕这么一个大圈,而且他们俩的利益是联系在一起的。

    那么还有谁呢?

    杨怀仁疑惑的看着魏财的鮓,忽然想起一件事,他从新把鮓叉碎了混合了米饭再吃了一口。

    这一次他便尝不出那丝丝的苦涩了。杨怀仁心中大定,他弄懂了其中的奥秘。

    魏财祖传的调味酱料,使用了一种口味上类似于辣味的特殊材料,但是因为它不是辣椒,所以还带着一些神秘食材原有的苦涩之味。

    如果单单去尝调味的酱料,像评判们这种对于味觉很敏感的人,自然会尝出那点苦涩,不过调味酱中又加入了其他几味香辛料,当酱料添加到鮓上,然后和鮓的那种酵的特殊味道相结合,便中和了那点苦涩的味道。

    所以,杨怀仁只是虚惊一场,并不是评判们作假,而是魏老儿的祖宗们,确实像王爷开场时夸赞的那样,在味道的调和上,有让人佩服的智慧。

    魏老儿今天做的鮓,确实像当初他在万花楼偷听到的那样,在现在这个年代是绝对的美味,只不过……

    杨怀仁心里,对这次比试的结果,开始有了答案。

    侍应们从新上了一碗清水,评判们也从新漱口,准备去尝试杨怀仁的作品。

    同样的菜式,评判们还是同样的吃法,只不过这一次,当十位评判把杨怀仁做的鮓放到嘴里的那一刻,露出了十分难受的表情。

    魏老儿斜眼瞧见了他们的这个表情,长舒一口气,他觉得他赢定了,如果杨怀仁的鮓好吃,评判们不可能一副搞怪的样子。

    所以魏老儿觉得现在生的一切,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杨怀仁还是欠缺些火候,换做别的菜式也许他还有机会,敢跟他比试鮓,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

    评判的表情虽然看上去有些痛苦,但是他们中间却没有一个人放下手中的天青色小瓷盘,而是继续不断的把杨怀仁做的鮓,配合着米饭刨到了嘴里一通大嚼。

    场下的看客们弄不懂了,杨怀仁的鮓到底是好吃还是难吃,怎么评判们都一副痛苦的样子,却吃的停不了口呢?

    一时间众说纷纭,但是凭借他们再怎么有想象力,也不可能想到杨怀仁的辣子红油是个什么东西。

    魏财有祖宗传下来的神秘酱料做为杀手锏,杨怀仁有来自千年之后的辣椒来应对。

    中国传统里对味道的划分,分为五味,分别是酸、甜、苦、辣、咸。

    实际上,从人类味觉可以感受到的味道来说,这五位应该是酸甜苦咸,再加上鲜。

    只不过鲜这种味道,对于每个人的感受上来说,有很大的不同,甚至用已知的语言都无法准确的把鲜这种味道描述出来。

    所以有人曾经赞叹说鲜这种味道,出自五味之中,却脱于五味之外。

    而辣椒在传入中国之前,辣味并不是指的辣椒的辣,而是指的中国古代的“辛”这种味道。

    现代科学研究证明,辣,其实并不是一种味道,也并不是靠我们的味觉感知器官舌头能尝到的。

    辣,是一种感觉,准确的说是一种刺痛感,来自于辣椒中含有的辣椒素。

    辣椒素是一种辣椒中特有的,无色无毒的腐蚀性的物质,辣椒这个物种,在进化中,为了防止它的果实和种子被动物吃掉而影响他的繁衍,通过几万年甚至更长久的时间,通过不断的进化和基因变异,自然合称的一种独特的物质。

    对于辣椒来说,它只不过是为了种族繁衍而进化出了产生辣椒素的功能,从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个功能,让辣椒成了如今百姓最喜欢的一种食物调味品。

    人们之所以喜欢食用辣椒,甚至很多人到了对它迷恋的程度,是因为辣椒素在接触到我们的口腔细胞时,会对口腔产生腐蚀作用而让我们感到一种灼烧的痛楚。

    人类的大脑的应对外来刺激的应激机制,让我们的脑垂体产生一种激素类的多肽,这种多肽刺激我们的大脑神经,让我们感到心情愉悦,来抵抗或抵消因为辣椒素灼伤我们的口腔细胞所带来的疼痛感。

    所以,我们便为了不断的感受这种愉悦的感觉,喜欢了上辣椒。

    很多特别钟情于辣椒的人,会在大量食用辣椒之后,感到非常爽,同时也会隐约感到头疼。这正是不断地刺激脑垂体,导致脑垂体分泌多肽过量而造成的。

    台上的王爷和十位评判,都觉得杨怀仁做的这道鮓,简直好吃到颠覆了他们以往对味道的认知。

    火候恰到好处的米饭,本就有丰满的新鲜稻米甜香,又带着淡淡的荷叶清香,还混合了一种特别鲜的味道,加上溶解了从摆在米饭上边蒸熟的鮓中渗出来的鱼肉汁的香味,已经越了他们记忆中好吃的范畴。

    而蒸熟的鮓,肉质细嫩,入口即化,更是美味到让他们的舌头仿佛身处仙境之中,更让他们惊叹的是,当鱼肉咽下之后,唇齿之间还留有香醇的酒香。

    他们都是熟悉各种美酒的行家,对这种酒香迷恋到生怕张开口,它就偷偷跑掉了一般。

    而这种酒香并不是随园春那种浓烈的酒香,更像是蕴含了江南的那种淡淡烟雨里的忧郁和陈年窖藏的浓重之意,重新配合红曲酵之后,更赋予了鮓那种如丝的绵柔。

    最惊人的是鮓上涂抹的一层红油,吃到嘴里的第一时间,仿佛嘴巴里着了火,舌头都似乎要燃烧起来,可是短暂的痛楚之后,是一种激爽的感觉,从头顶顺着后背,直至脚趾尖,整个身体都要跟着燃烧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